老上海名流聚居地愚园路要改造了,它会变成什么样子

这次改造是为了创造一种全新的社区文化,即试图为一个行人匆匆、陈旧狭窄的历史街区,创造一种多样、轻松、有活力的氛围。

从静安寺一直向西延伸到中山公园附近的上海愚园路,在1920年代,这里私家洋房林立,是文化名流的聚居地。而如今,它已变成新旧交融的一条历史老街:历史住宅、旧工厂、老洋房,与幼儿园、书店、文化宫相间,狭窄的弄堂连接着生活空间与公共空间,保留着历史感与生活气息。

但种种不方便性,让现在的它还并不是理想的样子,至少在建筑领域的内容创业公司AssBook眼里,这条老街还大有改造提升的空间。

成立于2015年的AssBook创立了微信公众号“AssBook设计食堂”,目前已在建筑圈内小有名气。目前其业务仅覆盖三部分:新媒体运营、广告营销策划,以及为建筑公司提供小程序相关的技术服务。

AssBook提出要改造愚园路,这也是其发起的“2017城事设计节”中的一部分。整个“城市设计节”包含了城市更新主题论坛、愚园路街区改造,以及改造后的展览、市集活动。

AssBook在愚园路上选择了900米范围做设计更新。在得到这条街所属的长宁区商务委的认可后,后者帮其对接了愚园路的一体化管理机构——上海愚园文化创意发展有限公司,作为执行支持;同时AssBook通过广告招商以及部分社会人士的无偿支持,凑齐了活动举办资金。原本他们还曾发起众筹,但后来又将众筹金额全数退回,但原因并不明确。

在原本的计划方案里,AssBook打算改造三家老商铺、两处围墙、三处弄堂口,并增加三处空间装置、三个快闪店。他们对外征集了改造方案,而最后的改造将由这些“中标”的公司各自完成。

但最后的方案执行并没有想象中顺利:快闪店因占据行人过道而被取消;最受瞩目的三家商铺改造,虽已征集到了设计方案,最终却因店铺建筑本身存在不合规之处而取消。

“他们说这个房子本身有1/3可能是违章的,所以改不了。”原本作为被改造商铺之一的“山东水饺”的老板娘对《第一财经周刊》说。山东水饺的店长夫妇在去年元宵节期间搬到愚园路上,作为租户,他们也不了解所租房产的改建历史。

而另一家计划被改造的水果商铺曾因“开墙打洞”而被治理,封堵了朝向街道的门面。据店主透露,最终无法动工还是因为“不被批准”,至于更具体原因,他们也不得而知了。

最终AssBook确认的改造点有10个,全部集中在公共区域:两个弄堂口、两处拐角、一处围墙,包括上海银行门口的台阶、历史名人墙、幼儿园,并在弘基创意园的草坪上增加一处装置。街区的更新也要基于居民需求——在最初改造时,他们通过居委会与老居民对谈,走街串巷访问路人。

上海银行门口

住在这条街上的居民大部分是60岁以上的老人。而多数居民期望在愚园路上拥有更多的公共空间,“他们很喜欢草地,希望有个草坪离家不太远,希望出门有地方坐着,也可以看看行人,”AssBook创始人尤扬对《第一财经周刊》说。

在实地调查中,她也发现年轻人与老人对这条街的情感存在落差,“这条街有历史,又是当时华人力量的集中表现区域,你去跟老年人聊,他们都对这条街特别自豪。但是年轻人没有。我们去做调查,在路上问,90%的年轻人都不理你,或者说没空。年轻人走得很匆忙。”

所以,最后的整体更新方案,就是为了让愚园路上的老年人和年轻人“慢下来”,在这条窄窄的街上拥有更多可以休憩的公共场所;同时通过一些新模块、新颜色的添加,为本身就具备包容性的老街添加一些有活力、吸引年轻人的元素。

亨昌里弄堂的再设计可能是最为有趣的改造部分之一。目前,亨昌里弄堂是附近街区中较宽的弄堂。但和多数老弄堂一样,它阴暗、潮湿,墙角贴着电线,墙壁张贴混乱;通道内两个可供居民休憩的长椅成了流浪汉休息、争地盘的场所。

亨昌里

建筑师张翱翔计划重新用涂料修复墙面,并在弄堂顶部刷彩色涂料、安装LED灯,使通道看上去更明亮;值得注意的是,他们将用一个模块化的积木装置取代原本两条简单的长椅。

这个彩色的积木装置有着不同模块,集合了娱乐、生活、休息等功能。有的模块可以通过拉伸、旋转变成桌椅;有的拼合模块则用作公告栏、快递箱甚至信箱;同时这个积木内还嵌有儿童爬廊、滑梯,相当于一个小型游乐设施。这个多功能的设计既节省了空间,又为居民创造了一个自然的休息、社交场所,也是一个颇为实用的设计。

亨昌里的积木装置效果图-建筑师张翱翔

愚园路1050弄也将被改造。目前这个弄堂缺乏一个像亨昌里、岐山村这样的里弄名。而据AssBook考证,这一弄堂所通往的久安公寓其实是著名华裔建筑师贝聿铭家族人士所建,1050弄的历史名是“久安坊”。所以,在翻新弄堂时,设计团队将把“久安坊”这个名字还原到弄堂外部的门面。这一看似微小的更新,其实也将改变居民在日常生活中对里弄的情感,唤醒街区的历史。

愚园路1050弄

另一个增加休憩、停留空间的公共区域是愚园路999号上海银行的门口。目前上海银行门口有着宽阔的台阶,而台阶一侧为加盖,已经大幅超出银行门面。设计团队将重新设计空白的台阶区域,布置椅子和公共书报阅读亭——原本藏于弄堂深处的免费阅读亭将被搬到这个更醒目的地方。

而愚园路上长期开放的“历史名人墙”也将重新做室内设计,用木质地面做一些室内地面的抬高,为原本平坦、空荡的展示大厅赋予空间层次,让整个空间更生动。门边观看资料片的区域将加设座椅,“现在街区有做百岁老人口述史,其实那是个很好的片子,但你需要让大家有停下来的空间,去看完它。”尤扬说。

重新被设计的还有愚园路江一幼儿园的大门与门前空地。现在幼儿园门前4米宽、10米深的狭长空地是家长接送小孩下课时的等待区域。璞作建筑的建筑师窦义年计划在这个区域的地面添加一些醒目、防滑的警示张贴,增加活动座椅、活动遮雨装置、液晶显示屏,同时将幼儿园大门改造成一个有多种打开方式、具备互动特性的彩色穿孔大门,希望将等待、接送的过程变得更人性化和有趣。

幼儿园改造-璞作建筑建筑师窦义年

让行人慢下来的另一个办法是增加互动装置。在一个相对宽阔的街边,建筑师相南将在围墙上增加一个“微型美术馆”装置。这个立体装置将以折现形式突出一条3厘米宽的缝隙——这条缝隙其实是一个观察口,当行人从缝隙向内探视,就可以看到预先被放在装置内部的艺术作品,而艺术作品可以从装置两侧作更换。

微型美术馆装置-建筑师相南

而另一个有趣的“宽紧带”装置,则和“久安坊”的牌匾相似,都是为了影响行人对街区历史的感知。在愚园路1032弄的岐山村,坐落着始建于1924年的上海宽紧带厂。“这个宽紧带厂的发展,就跟新中国的发展是一条脉络,承载了很多人的记忆。”尤扬说,“这个工厂在90年里经历了不断改制,现在没有太多生产自己的产品了,但它还是应该被人们记住。”设计团队从上海宽紧带厂的库存中,取了一些宽紧带,结合电子设置做成一个会移动的艺术装置,放在弘基·创邑国际园的开放式草坪上。

无论是公共休息区域的重塑、色彩的添加还是装置的布置,这些改造都试图让愚园路有更多可玩、可停留的公共空间;而在这背后,其实是为了创造一种全新的社区文化,即试图为一个行人匆匆、陈旧狭窄的历史街区,创造一种多样、轻松、有活力的氛围,为行人创造休息、交流与互动的机会。

城市更新的本质仍在于人。美国、荷兰都曾爆发过反对城市更新计划的民众运动,原因是他们反对建筑师、地产商与政客无视居民的城市改造方案。

“愚园路的整个街道规划是很适合人行的,是为行人设计的。”尤扬说,“比如业内一直诟病的北京的城市规划,它的尺度是为机动车做的尺度,而不是为人。”愚园路改造之后,如果你在夜晚经过工人文化宫的草坪,或许还能碰见灯光艺术家用灯打在草坪上的艺术秀。

不过900米范围的改造毕竟有限。而商户作为整条街的“门面”,却被停止改造,也使这个街区更新缺乏令人眼前一亮的改革核心。而对于公共空间那些看似有趣、年轻的改造是否能和谐地融入历史街区,以及是否能被居民接受,还是要看改造之后的效果。

所有的改造将在10月26日前完成。“2017城事设计节”也将在10月26日开幕,为期一个月,论坛与活动将同步展开。“我们主要还是想让大家来注意在城市发展过程中,城市更新这个大话题里的一些小问题。我们做的还是一些比较微小的事情,但这些事情也能够真实影响到住在这片街区的人。”尤扬说。

他们把在这场活动中招来的志愿者称作“城市唤醒者”:唤醒城市街区的活力,也唤醒城市人对城市更新议题的关注。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