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年来,你的生活被iPhone改变了多少

10周年,让今年的iPhone发布会有了些特别的意义。

上周在苹果发布会现场,我和遇到的人聊的最多的问题是:“这10年来生活有哪些改变?”

iPhone 10周年是大部分媒体的命题作文。你可能已经读了很多文章,对iPhone X 的Face ID功能也熟悉了。其实从发布会前好久我就开始发愁,无论是杂志的商业报道还是这个专栏,周刊都希望提供内独一无二的内容,碰到命题作文就更有挑战。我一直在想什么才是特别的,思来想去还是人的故事最有趣,因为每个人都不一样。

大多数人的相似之处在于,我们都是iPhone的用户,都关注苹果,都了解乔布斯的生平轶事。不同的是,苹果对我们的影响各不相同。

仅从记者这个职业来说,每个人都是不一样的。我在去苹果发布会的路上和一个记者聊天,周围是来自全球各地的媒体,他们在大巴上调试机器,准备下车就开始拍,似乎都担心漏掉些什么。我问旁边的记者怎么看10岁的iPhone和这次的发布会。她说,编辑部里年轻记者的喜好更多元,各式各样的新设备很快可以上手,苹果只是其中之一,而早些年报道苹果和硅谷公司的记者,近些年也习惯了年复一年的苹果发布会,当年那种充满期待的状态已经渐渐没有了。

听到她说这句话,我突然意识到,2008年创刊的《第一财经周刊》,以及后来在《第一财经周刊》北京办公室和硅谷参与报道的我,可以说职业经历就是跟iPhone一起走到现在的。上周发布会后,甚至有读者在后台留言说,他是因为乔布斯才知道《第一财经周刊》的。我去采访别人的时候下意识地想到,问别人的生活发生了什么变化,我自己不就是其中一员吗?

我第一次见到iPhone,是在2008年,朋友刚买的手机。当时只觉得这个手机怎么和以前见过的所有手机都不一样。后来因为iPhone的巨大影响力加上Google推广Android,于是出现了采用“机海战术”的HTC手机、摩托罗拉。移动互联网的序幕至此拉开。

刚刚加入《第一财经周刊》时,我参与过一个选题,叫《极客眼中的世界》。移动互联网兴起,一批App流行起来:产品都还没有就融了一大笔钱的Color,一夜成名的Instagram,社交名片Bump,签到应用街旁……那时我意识到,原来这块黑色的屏幕里蕴藏着这么多的可能性。

也是那一年,乔布斯去世了。《第一财经周刊》做了一本关于乔布斯的特别报道,我们叫它特刊,我到今天都还珍藏着一份。当时不少报道提到,很多人跑去苹果店里送花送苹果,甚至有人在店里伤心痛哭。

《第一财经周刊》特刊

创始人去世是苹果公司的一个分水岭,对于苹果的新产品,特别是为苹果贡献了超过一半以上收入的iPhone,“iPhone 还有哪些想象空间”,“失去了乔布斯的苹果是否还有魔力”成了大家每年都会拿出来谈的话题。

接着,硅谷的聚光灯转移到了其他人身上。你在这些人身上多多少少都能看到苹果的影响甚至影子。2012 年,当时团队只有6个人的Instagram以10亿美元卖给Facebook,在亚马逊云服务AWS的帮助下,一个小团队用精益创业的方式获得巨大的财务回报。硅谷出现了一批明星公司,它们的故事和背后的方法论吸引了全球各地的人,前所未有的聚光灯打在101公路两旁的这些城市,越来越多的媒体派记者前往硅谷,想要探寻这个狭长湾区所富含的创新能力以及背后的秘密——我也是其中一员。

Dave Morin是我在还没有来硅谷就想采访的一位创业者。他在2003年加入了苹果做市场推广,与乔布斯也有些私交。2006年加入Facebook,是Facebook平台和Facebook Connect的创造者之一。 2010年,他离开Facebook创办了私密社交应用Path。

Path曾经是硅谷的明星公司。据称,Google在Path刚刚发布3个月就曾出价1 亿美元收购,但Dave Morin没有同意。它的投资人中不乏硅谷最出名的那些人,后来却在2015年5月出售给了韩国的应用Daum Kakao,收购价格没有公布。事后Dave Morin成立了自己的风险投资公司Slow Ventures。

我两次在苹果的发布会上见到Dave Morin,改行做投资的Dave Morin现在看起来状态很轻松。这次苹果邀请了一些硅谷的创业者来参加发布会,他应该坐在这些人中间。发布会后,我看到他背着一个皮质单肩相机包,在产品演示区里拍摄iPhone X的照片,看上去和一个摄影记者没什么区别。

Dave Morin

我和他聊起当年在苹果工作的经历。他说以前不少同事如今还在苹果,而离开苹果去了Facebook又创业了的自己,产品开发的方法论都是苹果启发的。“你甚至可以说,我后来所做的一切,产品开发和设计的理念全部都是受到苹果的影响。包括后来的Facebook平台和Path,没有iPhone,这一切都不可能发生。”人们可以走在路上就分享自己的位置和状态,这是那个社交网络黄金年代的开始。

我当然也很好奇他和乔布斯的私交以及乔布斯对他个人的影响。但Dave Morin说他更希望不要在媒体上谈乔布斯,然后又强调了一遍乔布斯本人不是新闻里写的那样挑剔刻薄。

而你也许会和我一样觉得意外,Dave Morin,一个曾经参与创造Facebook Platform、Facebook Connect,又创办私密社交应用Path的创业者,说他现在把手机上的社交应用都删掉了。

理由是,大部分的手机应用仍在想办法吸引你的注意力,而实际生活中还有很多需要解决的问题。所以他认为用Face ID解锁手机,或许这种新的交互方式可以让用户把注意力放在实际生活中。未来也一定会有基于这个交互方式出现的新应用。

他戴着一块苹果手表,说他很看好苹果手表的潜力。简单的交谈结束,他又去拍照了。

在苹果的发布会快要结束的时候,我遇到了一个在发布会上(至少我认为是)最特别的人。不好意思,我连他的名字都不知道。

当时大家都在抢着拍iPhone X,而每张展示新品的长桌只有2部iPhone X,所有记者都在排队,等终于快要到我的时候,手拿 iPhone X的苹果员工安慰我说再等一会就到你了。

他在给我前面的记者展示手机,其实说是展示,主要是帮他们拿着方便拍摄,穿插着介绍功能。于是我开了个玩笑,“你今天是不是要把同一句话说一百遍?”

他哈哈大笑说,“没关系,这个事儿我已经做了10年了。”

我有点意外,“10年?”

他说,“对,我在苹果工作了15年,从10年前第一场发布会开始,每一年我都会来给记者介绍产品的新功能。”

听完这句话,我在想,这恐怕是讲述 iPhone 10年产品变化最好的人选了吧,于是赶紧问他叫什么,每年发布会前他们怎么准备,第一场发布会是什么样子的。

他只说了自己的名(first name),却不愿意讲姓(last name)。说苹果希望消费者理解产品,员工并不愿意受到太多关注(如果你看到我之前拍的产品演示视频,里面做演示的苹果员工也是只演示不说话)。

我尊重他的意愿没有再往下问。但说到乔布斯,他的眼睛又亮了一下。说他还记得第一次发布会前,乔布斯特意跟他们做了一场Q&A(问答),以确保所有人理解产品、理解苹果想通过发布会传达给消费者的信息。

“他在乎一切细节。”这位苹果员工说。10年来,他的工作内容没有变,只是设备和环境变了。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bluemoonpi
9月22日
原来一财周刊是08年创刊的,看来我也算第一批读者了。明年十周年,你们要搞个大庆吗?
chenyoucy@163.com
9月21日
除了床上的事情,智能手机不能做。现在智能手机可以做到你想你想象的一切。下一步,智能手机是向健康方面发展,这也是最难的。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