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做版权生意的阿里体育打算怎么玩

从某种意义上讲,阿里体育在做的并不是最吸引目光的事,但却是离钱最近的事情。

“阿里体育要做的就是奥运与全民健身。”阿里体育CEO张大钟对《第一财经周刊》说,成立两年的阿里体育对于自己的定位更加明确了。

在成立阿里体育之初,张大钟曾到体育总局拜访,寻求建议,最初得到的构想便是“以IP为核心构建体育基础平台”。

基础平台是这一阶段的阿里巴巴进入一个新领域最大的企图,最明显的代表便是大文娱集团提出的做内容领域的新基础设施平台,而具体到体育,延续这样的构想也顺理成章。

但不同的是,中国体育产业还非常初级、分散、缺乏标准化,想要做成一家聚集型的平台公司难度可想而知。

在阿里体育成立的2015年,正是体育产业处于风口上的一年,最典型的例子便是乐视体育在短时间内估值迅速过百亿。

现在来看,中国体育产业狂飙的3年,本质上是体育媒体版权的狂飙。无论是腾讯体育拿下NBA版权还是中超卖出80亿元人民币,这些都发生在体育媒体领域,而在职业体育领域以下的部分,并没有本质的变化。

但是在产业构成上,媒体业务占据的部分并没有想象中那么高。根据国家统计局披露的2015年数据,体育产业一年1.7万亿元,其中体育传媒与信息服务只占了100亿元。

这样的后果便是,塔尖的资本泡沫过于严重,塔基的受众消费能力却不足以支撑。事实上,大众体育、培训、青少年体育这些作为体育产业塔基的部分也的确没有得到资本的关注,整个产业处于失衡状态。

一个国家的体育产业构成基本可以分为两大板块:职业体育与大众体育。职业体育可以延伸出体育媒体、职业赛事、衍生品等等板块,而大众体育的形式更多,培训、场馆使用、健身等等,这些受众人数更多,自然也与消费密切相关。阿里体育瞄准的便是后者。

“大众体育别人不屑于做,都去做竞技体育。”张大钟说。一定程度上,在这个领域,并没有大公司进入,阿里巴巴的对手几乎没有。

在具体做法上,阿里体育的策略是与地方体育局与国际体育协会合作,毕竟在场馆资源、赛事IP上,这些组织占据着最核心的资源。

上游是赛事场馆资源,下游是体育消费者,阿里体育想做的就是连接者的角色。目前,阿里体育的服务平台已在支付宝上线。普通用户每天行走的步数会变成支付宝的“卡路里币”,存入“运动银行”,而这些“卡路里币”可以换取产品优惠。

据阿里体育提供的数据显示,“运动账号”的开户数高达518.2万,活动访问用户数1039万,开启运动账户数518万,参与消费用户数469万,月活量更是高达5000万,体育平台的活跃一定程度上也为支付宝带来了活跃度。

可以说,体育在阿里巴巴的生态中是连接消费者的工具与形式,大众体育比如健身、培训等领域尤为明显。例如阿里体育与国际泳联、一兆韦德健身房合作,制定了一套标准的游泳培训方案,对教练、泳池、场馆配置做了详细配套,而用户则可以以支付宝入口报名参与。与场馆结合之后,泳衣、毛巾、等与游泳相关的消费品则可以进一步介入,为用户提供更多服务的同时也提升了平台价值。

虽然张大钟将奥运单独定位,但是从逻辑上看,奥运会其实是大众体育的最高表现形式,与国际奥委会的合作也是与协会合作的极致体现,本质上并无不同。

“从有想法到建立联系、商务谈判,到有结果,直到巴赫主席到杭州,整个过程持续两年。”张大钟在介绍阿里巴巴成为国际奥委会顶级赞助商时说。

从目前看,阿里巴巴成为顶级赞助商的品牌需求更强,接下来,双方在票务、云计算都可能产生新的合作形式。

作为此次合作的中间机构,盛开体育CEO李红曾表示,阿里巴巴将为奥运会带来技术上的提升。她曾任职国际奥委会驻北京奥组委首席代表,在她看来,奥运会的票务、汽车系统已经全面落后了。

从某种意义上讲,阿里体育在做的并不是最吸引目光的事,但却是离钱最近的事情。在职业体育还未形成气候的当下,这样的路径不失为一种聪明的策略,这与腾讯的体育媒体平台策略正好相反,两者几乎不存在竞争。

按照这样的思路,阿里体育对于版权已经不会考虑太多,今年最大的体育媒体版权CBA也不会在阿里体育设想中了,腾讯体育极有可能成为潜在买家。

曾经的“新贵豪门”乐视体育CEO雷振剑在几天前曾别有意味地感慨:玩版权始终还是巨头的事。但是现在看来,不仅职业体育,中国体育产业的另一块重要板块此刻也已被巨头注意到了。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蔡小灭
9月11日
所以阿里抢占的是普通体育的板块,平常人都能参与。而腾讯购买版权,抢占的是职业领域,是一个让普通人仰望的世界?以前不明白阿里收购这个收购那个是在干嘛,现在好像有一点点明白了……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蔡小灭
9月11日
所以阿里抢占的是普通体育的板块,平常人都能参与。而腾讯购买版权,抢占的是职业领域,是一个让普通人仰望的世界?以前不明白阿里收购这个收购那个是在干嘛,现在好像有一点点明白了……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