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Uber的新CEO会是他

这个新CEO将要面对的问题至少包括:改变Uber的企业文化、扭转丑闻对员工士气的打击,在业务上提高营收和利润。

这一周,硅谷的目光都在一个叫Dara Khosrowshahi的人身上。

你此前可能都没听说过这个人,但以后恐怕再也不可能忽略他了。曾经在旅游服务网站Expedia担任了12年CEO的Dara Khosrowshahi本周宣布接受Uber CEO一职。将在美国西部时间的9月5日,也就是下周二正式上任。

这件事情发生的背景是:从去年年底开始的删除Uber运动,到今年年初的性骚扰丑闻推倒了第一张多米诺骨牌,Uber的企业文化遭到质疑和调查,高管离职,涉及窃取Google无人驾驶汽车核心技术遭到起诉。到今年6月,Uber创始人、时任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宣布辞职,后又与公司最大的投资人Benchmark互相起诉,Uber董事会称,要为Uber寻找一位新的CEO。不过也有报道表示,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和部分Uber员工希望他能像当年乔布斯回归苹果那样重返Uber。

特拉维斯·卡兰尼克

一直到上周,大部分人都以为CEO会在惠普前CEO梅格·惠特曼或通用电气前董事长杰夫·伊梅尔特中选择其一。让人意外的是,此前几乎没有人关注的Dara Khosrowshahi获得Uber董事会表决通过,将成为Uber新任CEO。

梅格·惠特曼
杰夫·伊梅尔

美国西部时间8月30日,Uber总部举行全员大会,Dara Khosrowshahi和部分董事会成员,Uber联合创始人、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一起出现在会议上宣布了这个消息。

Uber董事Arianna Huffington还在Facebook上发了一张照片,里面有一个细节: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穿着一件纯黑色的T恤,而Dara Khosrowshahi穿着一件印着Uber San Francisco字样的T恤。寓意一目了然。

Dara Khosrowshahi

于是,关于Dara Khosrowshahi是谁,为什么选他,他和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的关系,以及他能否胜任这份工作成了所有人关注的问题。

Dara Khosrowshahi出生于伊朗,9岁时与家人逃难来到美国,定居在华盛顿州西雅图郊区Bellevue,这也是他后来加入的Expedia总部所在地。他毕业于布朗大学电气工程专业,先后在投资银行Allen&Co、美国电视频道和内容制作公司USA Networks工作,在USA Networks时,他已经做到了执行副总裁。他在2005年加入旅游服务网站Expedia至今。与曾是难民的经历有关,Dara Khosrowshahi公开反对特朗普的旅行禁令。

根据公开信息,Dara Khosrowshahi对Uber CEO一职有意,但从未像其他候选人那样过于受到关注,他还在犹豫的时候,Spotify CEO Daniel Ek在与他喝酒时问他“你是想快乐地生活,还是想改变世界?”(是不是很熟悉?),这句话激发了Dara Khosrowshahi与猎头公司联系,开始争取Uber CEO一职。

至于为什么选择了Dara Khosrowshahi而不是其他两位,根据《纽约时报》的报道,惠特曼曾公开表示过无意加入Uber,但被游说后,在董事会表决前提出了一些限制Uber前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仍占有董事会席位)权力的条款,据称她提出的要求也可能对董事会造成更多的影响;另一位候选人、通用电气前董事长伊梅尔特在董事会表决前退出。这些变化让Dara Khosrowshahi成了Uber董事会最后的选择。

如今,Dara Khosrowshahi和特拉维斯·卡兰尼克一起出现在Uber的全员工大会上,加上卡兰尼克的积极回应——他在一份声明中称欢迎Dara Khosrowshahi成为Uber的新任CEO,“Dara Khosrowshahi让Expedia成长为全球最成功的旅行技术平台,Uber的新任CEO亮相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非常开心将手中的火把传递给这个鼓舞人心的领导者”。这份声明证明,至少Dara Khosrowshahi与特拉维斯·卡兰尼克的关系还不错。

好了,看完这些关系错综复杂、几个月来持续不断占据硅谷新闻头条的人事故事后,最重要的问题来了——Dara Khosrowshahi能否胜任Uber CEO一职。

要想胜任,Dara Khosrowshahi要解决的问题至少包括:改变Uber的企业文化、扭转丑闻对员工士气的打击,在业务上提高营收和利润。

根据公开信息,第二季度Uber净销售收入为17.5亿美元,第一季度是15亿美元,环比增长17%,与去年同期相比增长一倍多;净亏损6.45亿美元,比上个季度下降9%,与去年同期相比下降14%。看上去收入增长、亏损减少,不过这些是第二季度的数据,像Uber这样一个已经成立超过8年的公司来说,失去高管团队在业务和财务的负面影响不会立刻反映在财务数据上,而且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在第二季度末才辞去CEO一职。

关于Dara Khosrowshahi能否胜任这个职位,可以参考他在Expedia时的业绩。这是一份漂亮的成绩单。根据公开的信息,Dara Khosrowshahi在Expedia期间,Expedia的年收入从2005年的21亿美元(总订单量150亿美元)上涨到2016年的87亿美元(总订单量724亿美元)。

再结合Uber的业务模式,硅谷知名的独立博客作者Ben Thompson就认为Dara Khosrowshahi对Uber来说是个不错的人选。Thompson分析了Expedia的成长轨迹,认为Dara Khosrowshahi担任Expedia CEO后在业务模式上的调整,即在Expedia原有的净价模式(Expedia以批发价购买大量客房,然后在成本价基础上加价再卖出去,消费者预订酒店时就需要付款)基础上增加代理商模式,是他为Expedia所做的关键且正确的决定。Thompson认为Dara Khosrowshahi当年探索新的业务模式的经验会在担任Uber CEO后派上用场。即便Uber经历了一个创业公司所能经历的最糟糕的几个月,但消费者与打车服务之间的紧密关系和以低成本获客的能力是这家公司最有价值的地方之一,它们帮助Uber在经历了如此多的负面新闻后仍然能保持业绩增长。

《第一财经周刊》之前写过与Uber相关的普通人怎么看Uber的负面新闻:Uber负面新闻出了这么久,与它相关的普通人在想什么,当时一个司机谈到Uber时说,这家公司所有的负面新闻他都听说过,但他不会因此放弃开Uber这份工作,原因是时间灵活、派单频繁。他当时评价Uber时用的词是,“an necessary evil”(一个必要的恶人)”。

不过对Uber的业务来说,保持多年的行业领导者地位(除了中国市场)正在多面受敌——中国市场的故事告一段落,在东南亚市场面临本地强劲对手的竞争,滴滴出行通过投资的方式在欧洲、亚洲推广其他打车应用,当然还有老对手Lyft的增长——Lyft产品负责人Taggart Matthieson曾经对媒体说,在删除Uber运动中,Lyft的乘客增加了60%。

在改变公司文化的可能性上,你可以去看看Dara Khosrowshahi在职场信息网站GlassDoor上的评分。Dara Khosrowshahi在2017年的员工评选最佳CEO中排名第39,2015年和2016年分别排名第11和第21。Expedia也在2016年的员工评选最佳工作场所中排名第16。

8月30日的全员工大会上,Dara Khosrowshahi在介绍自己的时候提到他将做3件事情:

第一,公开透明。“我在职业生涯中学到的是你在组织里的职位越高,就对公司真正发生的事情了解得越少,因为人们开始对你有所保留了。”

第二,共同奋斗。“我并不喜欢战争的比喻,我们这里是有一场战斗,我希望所有人知道我已经all in了,做了决定,用我全身的每一丝力气来奋斗。希望你们与我并肩作战。”

第三,人人参与。“每个人都为Uber作出自己的贡献。”

Uber员工对新任CEO也有期待。至少在现阶段——由董事会和公司中层决策的现状会因为新CEO到来而有所改变。而Dara Khosrowshahi还在这次大会上表示,Uber会在18至36个月内IPO(首次公开募股)。当然,Uber接下来会发生什么,以及这位新任CEO到底干得如何,还要看他怎么做。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德永
9月1日
这哥们的名字怎么读
derekliu210
9月1日
乔帮主那句话大家都学会了哈哈哈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