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上去很火的短视频终究只是平台间的一场游戏

短视频可以拿走部分图文的商业收入,但它自己能否成为一个新的商业板块还是未知。

他为《第一财经周刊》2017年8月7日刊采写了封面文章《短视频:争夺注意力》 

我先表个态:整个采访下来,我对短视频领域的创业公司是不看好的,无论内容还是平台。说这句话也许未来会被打脸,但我想先说说我的逻辑。

这个选题被我拖了大半年时间,选题操作时,梨视频、北京时间这样的平台以及内容公司正站在短视频的风口,大多数人只知道“短视频很火”,但身处风口是很难作出理智判断的。

拉长时间线也许是看一个互联网行业的好办法——注意到这些后起之秀的同时,微博、今日头条、陌陌都已经迅速视频化,在2016年时,这个战场上的平台玩家全部亮相,决战已经开始。

但是,要看这场短视频大战需要先理清的一个问题是:短视频这种介质来自哪里?

视频网站的长视频形态是电视媒体的变种,它是电视的替代与升级,所以,电影、剧集、综艺成为它最重要的流量来源。短视频呢?一个采访对象普遍认同的观点是:短视频是图文的升级。

在很多年轻人心里,视频网站已经替代了电视媒体,但是短视频并不能替代图文。从这个层面上讲,它可以拿走部分图文的商业收入,但它自己能否成为一个新的商业板块还是未知。

理解短视频是什么就可以理解平台之间竞争的是什么。今日头条的本质还是新闻客户端,新浪微博是社交信息,而后期成立的梨视频与北京时间这样的媒体形态过于单一,前期的图文积累完全不存在,掉队在所难免。

至少在信息方面,短视频与直播的属性一样,只是平台的工具,而无法独立成为平台。你也许会说快手、美拍就是独立平台,但是不要忘记,快手、美拍所对应的人群极为细分,虽然用户数量也很可观,但并非大众产品。

况且,快手现在的定位已经不是短视频平台,而是想象力更丰富的“生活分享平台”,而美图公司CEO吴欣鸿也告诉我,美图正在试图让自己的工具更具媒体功能。也许哪一天,你打开美图秀秀时,既可以看新闻,也可以看视频。

在写这篇手记时,得知了一个新的消息:以短视频为主要内容的北京时间已经在大规模裁员了。

平台如此,内容也是一个道理。短视频内容公司的产品是更有组织性的PGC(专业生产内容),它们消化的是广告主的图文预算,而且,头部的内容公司开始向MCN(帮助视频制作者创造内容和变现的组织)进化,它们纷纷收编所处垂直领域的内容公司。后者之所以接受收编,最核心的原因是,这个市场的钱太少了,只有联合才有可能拿到广告主更大的预算。

最终,还是回到了平台间的游戏,短视频只是它们新的流量来源。在这些平台上,充斥着各类盗版短视频,真正的原创内容屈指可数,而谁又在乎呢?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Teddy Chen
8月31日
东北输送了大量主播
fxss
8月30日
快手全是东北人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