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怕有《海贼王》与《银魂》,日本最负盛名的漫画杂志也老了

它的黄金年代早已不再。

刊登《灌篮高手(Slam Dunk,也有译作“篮球飞人”)》《龙珠》《海贼王》《银魂》等漫画作品、兜售友情和梦想、伴随少年们成长《周刊少年 JUMP》就要 50 岁了。

这位 50 岁的“大叔”想了一系列点子庆祝自己的生日。最大盛事当属持续近一年的“50 周年原画展”――按时间分成三个部分,持续到 2018 年 9 月;在第一期的展览“从创刊到 1980 年代:传说的开始”上,除展出约 60 部历代人气作品的原稿之外,《周刊少年 JUMP》还一口气发售了约 220 款周边产品。

△  虽说 50 周年展的主要对象是原画手稿,但通过光影、视频、音响等效果,让观者仿佛回到为那些情节激动的年少时光。过刊封面制成小卡片,随机送给观展观众;展出作品的手稿也制作了各种周边:文件夹(600 日元一枚,约合人民币 35 元),手稿复印件(2000 元两枚,约合人民 120 元) 图片来源 | 周刊少年 JUMP 官方 Twitter(上)、T-Site(下)
△  为吸引更多人观展,《周刊少年 JUMP》用跨界合作给原画展带来新鲜感。和“四十周年展”时的集章活动一样,这次是和东京地下铁合作――各站点集章:专门的集章本集满一定的章数,可以兑换限定 JUMP 原画展贴纸和文件夹。除此之外,东京地下铁还推出《周刊少年 JUMP》漫画作品主题的一日乘车券,限量 1000 套、一套 10 张、售价 6000 日元(约合 360 元人民币)。图片来源 | Tokyometro

它还与东京地下铁合作,在日本东京约 139 个地铁站点,贴上了各具风格的海报――用的是刊登在自家杂志上的经典漫画场景,再加上典型的日式吐槽。

△  日本最高学府――东京大学的学生在日本人心中留下了“高智商”的标签,于是东大附近地下铁站点的海报文案是“偏差值竟然 1307?”(注:偏差值是相对平均值的偏差数值。偏差值反映了每个人在所有考生中的水准顺位。在日本,偏差值被看做评价学习能力的标准)。而在早稻田大学附近,社团活动散会后的学生们常常聚集在站前小广场,舍不得离去,乘兴去第三家甚至第四家酒馆喝酒,于是早稻田站的文案则是“什么?去第三家小酒馆继续喝?!” 图片来源 | Tokyo Metro

但这些庆典都有一个共同特色――比起新作品,《周刊少年 JUMP》倾向于用多年前的老作品去勾起人们的怀念感。

它的黄金年代早已不再。1997 年是个分水岭,此后平均发行量就呈现下降趋势。这种颓势并不仅限于《周刊少年 JUMP》,整个少年漫画杂志销量持续走低。《少年 Magazine》,还有连载《名侦探柯南》的《少年 Sunday》形势则更是岌岌可危。这三本杂志在日本少年漫画界三足鼎立,在《周刊少年 JUMP》还未创刊的 9 年间,这两本杂志奠定了日本少年漫画市场。

作为创刊于 1968 年、面向青少年的杂志,《周刊少年 JUMP》最初是双周刊,第二年改为周刊。一经推出就颇受欢迎――1971 年最高一期发行量就突破了 100 万册。1973 年,一举超过创刊于1959 年、当时业界销量第一的《周刊少年 Magazine》,跃居少年漫画杂志发行量榜首。

在它最能打动人心的 1990 年代,一批迄今仍耳熟能详的作品开始在《周刊少年 JUMP》连载,包括《灌篮高手》(1990)、《浪客剑心》(1994),加上1980年代就开始连载的《龙珠》等作品积攒的人气,1995 年的三四月合刊创下单月 653 万册的最高发行量。

那些被称为“经典”的作品,经历过《周刊少年 JUMP》地狱般的竞争模式。这本杂志与漫画作者签订专属条约,保证他们的作品只在自家刊登。同时,对连载中的漫画实行优胜劣汰的“读者调查问卷制度”――统计每期寄回的读者问卷,根据回答给作品排位,淘汰人气末位漫画。

作品人气度直接决定了杂志的销量。1995 年创下最高单期发行量 653 万册之后,伴随着《龙珠》结束连载,杂志发行量出现显著下滑。加上这一年《灌篮高手》也迎来结局,1997 年当年的最大单册发行量仅有 405 万册。

1990 年代,不断涌出的多样主题,让《周刊少年JUMP》拥有作品的选择权。在 1997 年之前,除了《乌龙派出所》这种从 1976 年连载到 2016 年的超级大长篇,连载期超过 10 年的只有《JoJo 的奇妙冒险》与《龙珠》,《灌篮高手》仅仅载了 7 年。但是此后,一个明显趋势是,杂志对明星作品的依赖度增强,连载期超过 10 年的就有包括《死神 BLEACH》《海贼王》《银魂》《火影忍者》等在内的 7 部作品。

正因如此,网络上也出现了一种声音,“大概海贼王完结的时候也是《周刊少年 JUMP》的死期吧。”

那些在电车里举着漫画书看的人也慢慢消失了。人们都在划手机。电子化与少子化,这两个日本出版业的大敌,也同样在触痛《周刊少年 JUMP》的神经。

它也不得顺应阅读习惯的改变,为读者提供新的阅读渠道。但等到它正式将漫画内容搬到手机网页端,已是在 2006 年。2012 年,它推出了 App“JUMP book store”,读者们可以在手机终端购买阅读包括《周刊少年 JUMP》在内的漫画内容。2014 年,针对杂志本身,一款名为“少年 JUMP+”的 App 发布,只要付款,即可购买增值服务,阅读大量的新刊内容和过刊内容,《周刊少年 JUMP》为推广这款 App 注力颇多,2017 年1 月,漫画《宇宙警探 élDLIVE》的剧场版上映时,还随片播出了一系列主打漫画家职业精神的“少年 JUMP+”广告。

△  2012 年,安卓版和 IOS 版“JUMP BOOK STORE”上线,它的最大卖点是让读者能随时阅读人气连载漫画(例如:《海贼王》和《JoJo 的奇妙冒险》)和老作品(例如:《龙珠》和《浪客剑心》),每本漫画的价格也在 350 日元到 400 日元(折合人民币约 21 到 24 元)不等,和纸质漫画相比,这个价格也是相当便宜了。 图片来源 | iTunes Store(上)、Tokyo Otaku Mode News(下)

截至 2017 年 8 月 4 日,“少年 JUMP+”的下载量已突破 700 万,“App 内购买项目”费用设置从 200 日元到 1000 日元不等,你也可以在 App 里购买杂志――960 日元即可购买一个月的 《周刊少年 JUMP》电子版。

但最重要的受众群――年轻人在哪儿?日本市场远远不够。它最早的海外版尝试其实是在台湾,1992 年,它发行了台湾版杂志《宝岛少年》。再往外走,则是 2001 年的德语版《BANZAI!》,2002 年的美国版《SHONEN JUMP》,以及 2014 年中国内地版的《漫画行》。各个杂志除了转载日版《少年 JUMP》作品之外,还会加入一些本地元素:比如德语版《BANZAI!》还会接受一些德国漫画家的投稿。到了 2012 年,它干脆在美国创立了每月发行两次的网络漫画杂志“WEEKLY SHONEN JUMP ALPHA”。

网络对《周刊少年 JUMP》或许是个新机会。如今,《周刊少年 JUMP》正在面向全球募集优秀漫画作品,这也是它 50 周年系列庆典活动之一。包括中文、英语、法语等八种语言在内的作品均可网上应征。入选作品不仅可获 100 万日元奖金,还可能获得在《周刊少年 JUMP》上刊登的机会。

所有投稿作品会在《周刊少年 JUMP》旗下的漫画创作投稿网站“Jumpruuki”上公开。这个创办于 2014 年的网站会定期向“JUMP 系”媒体输送作品,迄今已有近 20 位漫画家的作品在 App “少年 JUMP+”上连载。

黄金年代的老作品对《周刊少年 JUMP》还是太重要了。它不仅在各次展览上不断使用这些老元素,配合今年的 50 周年展,它甚至计划连续三个月推出“复刻版”――这是出版界以怀旧情怀带动销量的老招数。2017 年 7 月,发售的是创刊号和迄今保持最高销量记录的 1995 年三四月合刊,8 月是《JoJo的奇妙冒险》首次连载的 1987 年一二月合刊与 1997 年《海贼王》的首发号;9月计划复刻刊登过《北斗神拳》和《龙珠》经典台词的两期。

好故事也终要散场。2016 年,连载了 40 年的漫画《乌龙派出所》与人气漫画《死神 BLEACH》迎来终结。至此,在《周刊少年 JUMP》上刊载、单行本销量可以匹敌黄金年代人气作品的连载漫画,只剩《海贼王》与《银魂》。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鬼启
8月24日
作为常年混迹二次圈的中二少年,近年来明显感觉到日本动漫质量的下降,特别是情节、人物设置上的雷同,甚至也有了审美疲劳之感。近年国产动漫异军突起,但确实相比日本还有较大差距
蔡小灭
8月29日
互联网时代,传统经营模式得寻求突破。除了用老作品勾起人们的热情,还得有创新作品吸引新客户,现在的消费者对好作品可从来都不会吝啬。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鬼启
8月24日
作为常年混迹二次圈的中二少年,近年来明显感觉到日本动漫质量的下降,特别是情节、人物设置上的雷同,甚至也有了审美疲劳之感。近年国产动漫异军突起,但确实相比日本还有较大差距
蔡小灭
8月29日
互联网时代,传统经营模式得寻求突破。除了用老作品勾起人们的热情,还得有创新作品吸引新客户,现在的消费者对好作品可从来都不会吝啬。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