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鱼逛出微博既视感,它的野心不止做个二手电商

在传统的“商家-个人”的交易模式之外,闲鱼做的是“个人-个人”的交易,这给了闲鱼平台极大的延展性。

她为《第一财经周刊》2017年7月24日刊采写了大公司特写《如何让闲置物品流转起来》

3岁的闲鱼是阿里巴巴旗下很特别一个产品,特别的地方在于,它脱胎于电商,成长于电商,最终要做的却是社交。

我很早开始用闲鱼,从一个用户的角度看,这个过程是这样的:在闲鱼上,最初可以买卖闲置物品,后来出现了不知道干什么用的“鱼塘”,然后经常看到一些以恶搞或者单纯的“晒”为目的的物品,下面的留言达几十上百条,再后来你可以关注其他用户,在他的个人页面看他的动态……

闲鱼给人的感觉是,你来了不仅是买卖东西,最好还能到处逛逛,随便聊聊。在采访闲鱼负责人谌伟业的过程中,他多次强调闲鱼的“社区”定位,表示闲鱼内部的考核指标不是交易量,而是用户数和互动量。

既然是社区,一个关键词是多元——只有不同的人、不同的声音参与进来,社区才能保持活力。所以,我们看到了闲鱼有各种奇怪的东西乱入,比如——

售价9.98元的“搭讪砖头”——“我用搭讪砖头成功暗算了梦中女神,现在我要为她的一辈子负责,成功率100%的搭讪砖头,需要吗?卖给你!”

售价25元的“感冒病毒”——“我要转卖一颗轻微感冒病毒,合情合理的请假借口,程度安全,无副作用,转卖给请假借口漏洞百出的你。”

售价20元的“拍照渣男友”——“我有一位拍照技术特别渣的男友,宝宝心好累!现将其结束出租,吓跑相亲对象、朋友圈自黑,不丑不要钱!”

这样的闲鱼好比微博,供人看段子、猎奇,看谁获得的留言和赞多,比谁粉丝多。

闲鱼在第二年做了“鱼塘”,刚开始是以小区、学校、写字楼等为单位的地理位置鱼塘,后来又上线了兴趣鱼塘。在闲置物品之外,闲鱼纳入了技能服务。这些举措为闲鱼创造了更多可能性。

不妨想象一下,在小区鱼塘,你可以看到邻居的闲置物品,或许还可以看到某位热爱烘焙的邻居在出售新鲜出炉的面包,某位工程师邻居可以上门维修电脑手机,甚至楼下小卖铺也把食品饮料挂了上去,还提供上门送货服务。这样的闲鱼是不是像O2O服务或者小区电商?

兴趣鱼塘的种类就更多了,可能是母婴用品、可能是航模爱好者、或者是多肉养殖、软陶艺术,鱼塘里面可以交易,也可以交流,有点像百度贴吧或者豆瓣小组,也像各种垂直兴趣论坛。

闲鱼上还可以租房、卖房、卖车,又有点像58赶集做的事情。

在传统的“商家-个人”的交易模式之外,闲鱼做的是“个人-个人”的交易,这给了闲鱼平台极大的延展性,毕竟这里什么人都有,你怎么知道一块搭讪砖头没人买呢?

但是,相应的,这样复杂凌乱的社区应该怎么管理,是考验闲鱼团队最大的难题。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