别太苛求综艺节目有文化意义,它只是个娱乐方式

对一个综艺节目奢求太多文化的意义,对于生产者和受众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她为《第一财经周刊》2017年7月17日刊采写了炫公司文章《文化消费升级,也是城市人的怀旧和逃离》

我一直信奉一句话,“你喜欢,和你一样的,和你想成为的”,这是我在思考我的“追星”行为时想到的一句话。后来,我觉得,这在很多场景都适用。

在立题要写一写《见字如面》《中国诗词大会》这些新综艺的时候,我们编辑部有点一厢情愿地给它们冠上了“消费升级”这一有点“玄幻”色彩的概念。这件事曾一度让我迷惑,实际上,诗词、成语、信件……没有一件称得上是新事物,与其说升级,还不如说复古来得合宜。

后来,我想人们对于“复古”的消费也是一种前进,落到传统文化上,其实是大众开始意识到社会的很多层面狂飙猛进,是以丢失了某些东西为代价的,那么,我们去找回来。而有些人看到了这个需求,并且抓住了。

当然,我们无法否认其中的功利性,与这些传统文化的内容生产相比,这些综艺节目,本质上还是功利性创作的产物,因为我们不能忽略综艺节目自身的诉求——收视率和经济收益,在这个前提之下再去谈所谓的“责任感”才是不脱离语境的。

没有人会去当圣人,也不需要。说得俗气一点,最好的状态不就是“站着把钱挣了”。以我个人的价值判断来说,至少《见字如面》我觉得是做到了的:传递了价值观,并且不让人反感。

而从需求的层面,又回到了开头那句话,你要么产生了共鸣——这种共鸣可以是一起傻笑、一起哭、一起探讨,或者是你希望获得的,比如对传统文化的更多了解(不谈目的);要么就像文章里提到的《向往的生活》那样,去满足你对于逃离城市生活回归简单的一点幻想。我们对于这些节目的移情,多少有点像那句歌词,“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

“娱乐至死”也是一个老话题了,从当年念书读到波兹曼这本书开始,我就一直觉得它给我最大的启发是不应该要求电视这个媒介有教育功能,它本身就是娱乐工具,所谓的“教化”不过是一种包装的说辞罢了。

能有越来越多新形式的节目出来肯定是好的,人生已经那么艰难,要感谢那些愿意来娱乐我们的人,但对一个综艺节目奢求太多文化的意义,对于生产者和受众来说,都是不公平的。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0
chenyoucy@163.com
8月4日
内地的电视台很难认真地兢兢业业的打造一个文化节目,大都是跟风,内地哪个节目像快本这样20年了,1000期。花儿与少年可以做到第三季,星光大道,锵锵三人行,鲁豫有约都现在还在**,我们太急于发展求收视率了。也就新闻联播,焦点访谈还在**了。
汪添辉
8月6日
撇开文化内涵,那综艺节目是一个怎样的娱乐方式呢???
ppy
8月4日
中国电视台还是有“教育”功能的,别忘了咱们国情。。
yang
8月3日
对人的行为产生广泛影响的观念都是文化,想把娱乐和文化剥离开是不成立的,当下的娱乐文化**着一套短视幼稚的行为模式,摧残青少年的思维能力和**没什么两样。
易欣
8月11日
主要取决于哪种好赚钱
矜青D蛙
8月7日
娱乐节目的文化不代表单一的刻板说教。大众希望看到一些有趣味又有营养的节目,这算苛求吗?
糖糖糖
8月4日
觉得最强大脑也只是智商高点,本质还是综艺啊。
张三先生
8月3日
所以说中国是“娱乐至死”嘛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