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新软件、为新相机预热,主打硬件的GoPro想做些改变

软件功能和体验有待改善、缺少有吸引力的新产品是这两年一直围绕在GoPro身上的问题。

上周末,GoPro宣布更新旗下的编辑软件Quik,与此同时,过去名为Capture的软件改名为GoPro。

Quik的新功能叫作QuikStories。根据官方说法,“当用户启动了它,GoPro会自动将最近两小时内拍摄的视频和照片传输到手机,并使用Quik编辑,整个过程会在后台自动完成,不影响用户使用其他应用。”

现在打开Quik,授权使用手机相册后会看到它已经像iPhone自带的相册应用那样,把手机里的照片按照时间和地点分类,Quik提供了一些相框模版和音乐让用户选择。编辑好的视频可以被分享到Facebook、Instagram等社交媒体上。

原来叫作Capture的应用正式改名为GoPro,用户可以在这个App上与Quik切换。

QuikStories看起来不算是重大的更新,反而改名为GoPro让人看出GoPro对软件编辑的重视。

软件一直是GoPro受到批评的地方。彭博社评论认为,GoPro需要让用户编辑和分享视频的体验更流畅,毕竟愿意花几个小时时间坐在电脑前编辑视频的主要是忠实用户,特别是GoPro早期用户中那些热爱极限运动的运动员。如果想让还没购买相机的人购买GoPro,GoPro就要把相机操作和软件编辑做得更简单。

GoPro正在调整自己,把公司的重点从硬件制造转移到兼顾软件开发。前者帮GoPro获得了阶段性的成功,但恰好也是近两年GoPro业务表现一路下滑的原因之一。

如果说2014年是GoPro的巅峰时刻一点也不夸张。那一年的电子消费展上,GoPro的展台水泄不通,参会者排队注册以体验GoPro相机和获得折扣码。2014年上市时GoPro的发行价是24美元,当年股价最高曾经达到94美元。

但2015年——事后GoPro CEO Nick Woodman也对媒体承认,定价399美元的GoPro Hero4 Session相机(后降价为199美元)以及当年的其他产品存在定价过高和产品线混乱的问题。后来Nick Woodman对媒体说,给消费者太多选择,导致他们很迷惑,最后什么都没有买。

做硬件出身的GoPro也曾经尝试通过发布新产品来寻找新的增长点。包括Omni,由6个Hero相机组成360度全景拍摄的虚拟现实摄像设备;以及无人机Karma。2016年GoPro发布无人机Karma,但因电池问题在2016年年底召回,三个月后重新开卖。

这些新产品没有帮GoPro扭转局面。到目前为止,GoPro的股价从发行价24美元跌至不足10美元,经历三次裁员,值得一提的是,曾经让GoPro有底气说自己是一家媒体公司的娱乐部门也被裁掉了。

在今年年初的电子消费展上,GoPro组织了一次小型媒体见面会。在那次活动上,GoPro CEO Nick Woodman对媒体表示作为公司的决策人,他对公司的问题负全责。提到接下来的公司战略是:GoPro运动相机作为手机的延伸设备,让消费者在手机上流畅地编辑和分享内容。

根据《第一财经周刊》的了解,GoPro的确在前两年就在内部提出要改善用户在手机上编辑视频的体验,学习苹果用软件更新带动硬件销售的方式来建立自己的生态系统。但在内部推进较慢,直到2016年裁员和重组,公司才更聚焦在软件上。2016年GoPro宣布收购Splice和Relay,并且将两者整合为一个平台,也是今天Quik的前身。

另一件重要的事情是,2014年就从电子艺界(Electronic Arts)加入GoPro负责软件业务的CJ Prober在2017年1月就任GoPro首席运营官。他担任首席运营官之后接受媒体采访时提到要先控制成本、让相机更好用,以及更积极主动地在全球其他市场扩张。

我在今年的GoPro Mountain Game上见到了CJ Prober。在GoPro内部,员工直接称呼他为“CJ”。从他和GoPro其他员工的互动可以看出,他在内部的威望颇高。他看上去像是一位成熟的管理者,也许他的任命有助于中和Nick Woodman的管理风格,后者更像是一个年轻气盛、对公司充满热情,也在媒体面前将公司的决策失误怪罪在自己头上的创业者。

在谈到他对GoPro的看法时,Prober称,GoPro从成立到2015年的13年间运营顺利,2016年则是困难的一年,他们希望在2017年重新调整方向。

“我的工作就是让GoPro重新回到盈利的状态,在不影响公司长期计划的前提下削减成本,减少在娱乐方面的投资,建立一个扁平的组织结构,提高执行力,让公司更专注。QuikStories是一个开始。”Prober说。

如果想要足够简单,为什么还需要两个软件?回答这个问题时,Prober称,现在编辑软件Quik和GoPro还是相互独立的状态,将来会继续整合。“现在的问题是很多人不知道GoPro自己的编辑软件,特别是两年前买相机的用户。所以我们现在在推广产品的时候已经从以相机为核心转移到以体验为核心了。让消费者更容易上手使用很重要。”Prober说。

GoPro曾经被拿来与苹果相比较。同样的硬件制造,高端定位,已经形成自己的生态系统——GoPro在运动员和极限运动爱好者中依然有强大的影响力,从每年Mountain Game里参与的运动员和他们与GoPro这家公司的亲密程度也可以看出。但还是那句话,GoPro在过去这些年里并没有将软件作为核心业务,也就没有像苹果那样形成软件升级带动硬件销售的效应。GoPro的相机性能越强,消费者就越难回答一个问题:如果已经有了GoPro,为什么还要去买一个新的?

做软件并非易事。一个小创业公司可以把自己的全部人力和资源投入到做一款视频编辑软件上。对GoPro来说,硬件才是它过去的核心业务和收入来源。Nick Woodman自己也对媒体说过他低估了开发所需要的软件和体验所需要的团队人数以及领导层的经验,而这与硬件所需要的技能和采取的方式完全不同。

根据了解,现在软件、产品等团队都在Prober的管理之下。他的团队的进展直接关系着GoPro今后的表现。

GoPro也在继续研发新产品。在接受采访时,他们没有透露Hero 6相机的新功能和上市时间。只是强调会继续改善硬件。实际上今年最受关注的新产品是一个360度相机Fusion。它是正方形的机身,不像Hero相机需要保护盖,正面的开关和背面的LCD屏幕与正常的GoPro Hero相机的使用与设计没有太大差别。

这一次GoPro谨慎了许多。它已经为Fusion做了不少“预热”——邀请媒体和个别机构先试用Fusion,并提出改进建议。有公开消息称,GoPro已经为金州勇士队、福克斯体育台和个别直播媒体提供Fusion试用。官方称正式面向消费者的Fusion计划在2017年年底推出。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用户昵称_464444
8月2日
这么讲gopro呢,他毕竟不像手机这类大家出一代就立马换一代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