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不再代表物质神话,却有值得信赖自由秩序

你会感觉香港的楼更旧了,地铁站也相对狭小,但是就如同它街边的便利店——经过多年形成的秩序感仍然让你感到便捷。

他为《第一财经周刊》2017年7月3日刊采写了封面文章《下一站,香港》

为了更好地操作一次体验式采访,我从深圳湾过关,一路坐大巴前往香港,沿途醒目的红色计程车总会让我联想起港片中的镜头。

是的,我对香港的了解,几乎全部来自于它的娱乐产品以及他人的描述,港片里的中环、旺角、红磡或者轩尼诗道都曾发生着各色故事。这种感觉就好像,我一直在窥探观察着别人的生活,但是难以感受与理解。

在香港采访的几天,闷热的天气与狭窄拥挤的街道让我这个习惯北方大马路的人变得有些烦躁,但是街边随处可以找到的便利店又让我多了些安全感。这种矛盾一直贯穿于我对香港的加深了解中——

它是著名的财富之城,可又受政治之困;它曾是东方明珠,可现在又处于被遗忘之地;在中国内地日益强大的时候,它开始显露出一丝落日余晖的样子。最明显的便是,你会感觉香港的楼更旧了,地铁站也相对狭小,但是就如同它街边的便利店——经过多年形成的秩序感仍然让你感到便捷。

这20年里,内地的公司会把香港作为国际化的前沿,更多的公司登陆港股,进入一个规范的金融资本市场以谋求更大发展,而更多的普通人在这里经历的则是买买买,我的一位在香港做销售的采访对象告诉我,她时常会看到“内地游客”提着一箱现金前来购物。

但是最近5年,香港——至少是新闻里的香港,已经不再是购物天堂,“内地游客”开始去日本、欧洲、美国,内地人无论是去香港读书、看病还是购买保险,或者只是买一罐奶粉、一本便利店里黑色封面的杂志都开始变得普遍,与之伴随的是一个现实——香港不再代表物质神话,却仍有值得信赖的公共系统与自由秩序。

反过来,香港又是如何看待内地的?很多香港人的父辈其实都是从内地来到香港的,从最普通的货车司机、码头工人做起,或者像《甜蜜蜜》里那样成为普通职员。在这些人的故事里,追求财富仅仅只是一个侧面,财富不只是金钱,更多的是安稳与尊严——通过努力劳动,获得食物与居住地,这种朴素的愿望,在中国内地是过了多年后经历了市场化改革后才得以实现的。

也许,一旦习惯了某种稳定就很难再次打破它。七八十年代的香港社会有着大家都认同的创业心态,这种开创精神延伸而来的便是一种开放,特别是在1990年代,无论是台湾的罗大佑,还是内地的王菲都来到这里,不仅仅是音乐,电影、电视等一系列文化产品,都从这里向整个华人世界输出。而同时,像Beyond这样的当时还很年轻的乐队就会关注非洲曼德拉的抗争,这种华人社会里难得的世界主义也在香港这片土地上生长。

现在不同了,伴随着内地的开放,香港的地缘优势不在,香港也已经不再像往常一样充满活力。

在截稿日之前,我一直在深圳机场附近的一家酒店写稿。烦闷时候,我就站在路边看周围的人,他们大多是所谓“血汗工厂”的职工。下班之后就会纷纷去各自家乡的菜馆,我住的那片地方,分布着湘菜、川菜、陕西面馆、潮汕餐馆,这个移民城市的那种野蛮又昂扬的向上感多么像历史记录里的香港啊。

在深圳的餐厅里,服务员都会喊你“老板”,在香港,这个称呼则变成了“先生”,这个微妙的变化也许就是进阶与迭代的过程。

同样是追求财富,同样背后有着自由安定的寄望,我确定的是,再过10年或者20年,人们对自由与安定的诉求会越加强烈, 无论是在哪里。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用户昵称_442097
8月3日
不知所云
用户昵称_476216
8月1日
香港!香港!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