办公习惯在变,78岁的惠普想让打印年轻化

使用打印机更多还是在工作场所,而移动办公、共享办公室的流行正在改变企业的办公习惯,打印这个传统将如何适应新的变化?

上一次去惠普总部参加活动,还是2016年年底。当时是惠普宣布拆分之后第一次对媒体开放实验室和惠普车库参观,人们关注的话题依然是拆分后的惠普企业和惠普公司能否继续稳健发展。

最近惠普又在旧金山和位于帕罗奥图的总部举办活动。相比半年前,这次明显要轻松活泼许多,无论是在旧金山的活动现场还是惠普公司总部,最受关注的是一款名为Sprocket的掌上打印机和它拍出来的照片,惠普想借它的销售数据来告诉大众,这家公司正在变年轻。 

Sprocket并不是一款新产品,它在2016年9月就已经发布了。配合2017年第二季度良好的财报数据,惠普展示了它的新配色以及对未来新功能的想法。根据惠普在2017年5月底公布的第二季度财报数据,其个人电脑业务的销售额增长10%,打印机业务营收增长2%。 

作为主要面向年轻人的Sprocket,惠普表示,这款便携式打印机在2016年推出第一个月内打印了100万张照片。在这次的发布会上,惠普在过去配色的基础上增加了红色。面对中国记者,他们也承认,红色也是为了吸引中国用户。

这款打印机特别在哪儿?如果至今你还没有用过,可以参考下面的数据:它的外形比iPhone 7小,不过略厚一点,售价为129.99美元,在惠普的官方网站和亚马逊都可以买到。它与拍立得用法类似——把相纸放进机器里,当然相纸是有限的,相纸的背面可以粘贴。根据惠普提供的信息,这款相机使用了Zero Ink技术,不需要打印机墨盒就可以直接打印。

与拍立得不同的地方在于,既然是便携式打印机,Sprocket自然没有拍照功能。用户需要下载一个同名软件,用蓝牙将手机和Sprocket相连。用户可以选择打印自己的Instagram、Facebook、Google或者手机相册里的照片,如果需要编辑,Sprocket里也提供了相框、滤镜、贴纸等功能。惠普官方表示,未来还会给Sprocket里增加更多丰富的贴纸和功能,例如增强现实等。 

实际上,拍照+滤镜的鼻祖宝丽来也有类似的相机Snap Touch即拍即得相机,同样使用Zero Ink无魔盒打印,类似款宝丽来的价格为99美元(另一款179美元的相机有LCD屏幕)。 

正如扎克伯格在今年的F8上所描述的,相机是数字世界与物理世界连接的一个入口。Facebook旗下的社交应用、即时通信软件和照片社区都强化了拍照的功能;Google在今年的Google I/O上推出基于人工智能的搜索工具Google Lens,花大量的时间介绍Google Photos以及提供打印照片的服务,Snapchat正在研发第二代眼镜Snap Spectacles。 

Google I/O上对Googel Lens功能的介绍

大公司都把目光瞄向了相机,Sprocket将这个趋势与自己的打印业务结合。在我试用的时候,Sprocket打印出来的照片质量自然比不上数码照片被冲洗出来的效果,但就像惠普图像及打印事业部总裁Enrique Lores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所说,年轻人更看重的是便携性。它也更容易与消费者产生情感关联,惠普给这个产品定下的市场推广策略是“Click what you like,print what you love”,换句话说,相机拍下的是用户想记住的时刻,但打印的时候需要挑选,能被挑选出来打印的,一定是有更深层的情感联结在其中的。 

今年已经有78年历史的惠普正在努力走近年轻人。惠普表示,16至24岁的这群年轻人使用智能手机长大,并没有太多与打印相关的经历。 

使用打印机更多还是在工作场所,而移动办公、共享办公室的流行正在改变越来越多的企业办公习惯,打印这个传统将如何适应新的变化? 

Enrique Lores对此的答案是,打印应该无处不在,更强调按需服务。“以后的打印应该是,你走到哪儿,需要的时候就可以立即打印。比如在机场、出门路上,不一定是办公室里。”在国内的一些的机场里,惠普已经有类似的打印站点。

与此同时,惠普还在这次活动上宣布了两项合作——Google Assistant和Microsoft Cortana将被植入进惠普打印机,意味着将来在使用打印机的时候,用户可以通过语音操作打印过程,取代现在的通过按钮完成。对此Enrique Lores表示,让人工智能助手来执行打印过程,是未来的趋势之一,惠普现在正在通过与Google、微软的合作,开始研究人工智能助手将如何改变有关打印的体验。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Yishan
7月20日
适合用来打印原型,PM有福了。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