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宫崎骏东京工作室附近,有间不卖任何东西的书店

店主松江健介称,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店铺,最大的困难还是在于资金的周转――虽然他曾多次想过要关了它,“但人们需要它。”

店如其名,位于东京JR中央线东小金井站高架下的Only Free Paper是一家不卖东西的店。往前走几分钟,就是吉卜力工作室。似乎是与宫崎骏达成了某种协定,附近的居民们并不会刻意去叨绕工作室。这个社区,也因为最近的高架下开发项目而变得更有活力。

Only Free Paper这间店就在高架下的店铺群中。它专门收集各种免费报纸和杂志――在日本,这种印刷品被称为Free Paper。迄今为止,店内已收集并陈列了3000多种Free Paper。

△ Only Free Paper店铺外观。如今它只有这一家店面。图片来源 | asahi/Only Free Paper

部分较早发行的Free Paper在店内是收藏品,你可以在店内阅读,但不能带走。除此以外,这间店铺书架上大约120至130多种出版物均可自由取阅。

目的地:Only Free Paper

店主松江健介是个音乐爱好者。大学毕业后,他选择继续去美国进修音乐。回日本后,他以造型师身份为杂志模特或电影角色做服饰搭配。因为喜爱纸质书,7年前,他和两位同事决定开一家书店。

△ 如果你去店里,应该能经常看见店主松江健介的身影。图片来源 | shipsmag

“那时,市面上已经有了很多很酷、很专业的书店,我们想做些和他们不同的事情。”松江健介说,“我的合作伙伴有收集Free Paper的习惯,其中有很多很棒的报刊。我们觉得,可以把它们集中起来。”

Only free paper店铺最初选在涩谷的宫下公园附近,8个月后,它搬到不远处的日本流行文化发源地――涩谷PARCO商场。3年前,在Nonowa城市再开发项目中,又在东小金井站的高架下开了第二间店铺。

由于目前涩谷PARCO正在整修,Only Free Paper现在只剩小金井一家店铺。那些光顾的顾客们,原先是年轻人居多,现在由于选在高架下项目店铺群内,店铺之间相互打通,也给这间店带来了各个年龄层的客流。“我们并没有对这个店设定受众群体,希望有更多人来关注这些有趣的免费报刊。” 松江健介说。

△ 架子上经常放一些收藏版Free Paper,你可以在店内阅览。图片来源 | Only Free Paper

但是说实话,即便在日本,纸质出版物的销售也在遭受电子化冲击。近10年间,纸质出版物的销售额下降了约3成。与之相对,在这个喜爱传单的国度,Free Paper倒是在势如破竹般增长。根据日本生活信息纸协会(Japan Free Newspapers Association)的调查,进入1980年代,Free Paper还仅仅发行540种,1990年代大约发行990种,进入2000年,已经上升到1600种。

从内容上来说,日本的Free Paper更多趋向于介绍街区文化,或者呈现个人兴趣。“相对于欧美,我觉得日本的Free Paper,缺少了社会性。在欧美,常常能看到对国家、政党和社会问题表达自己意见的Free Paper,可日本不会有这些。确切来说,日本年轻人中真正有自己意见的人很少。”松江健介说。

另一方面,Free Paper的制作方法也比一般印刷物自由许多。有了Photoshop软件就可以完成所有的设计,有些甚至仅仅用了Word软件,或者干脆手写后直接印刷。所以在日本,制作免费报刊的人群非常广泛――从专业媒体到学生、普通公司人,也会有专门制作Free Paper的创业公司。部分人是为了个人品牌的宣传和发展,比如一部分学生为了将来就职有利,在校期间做了Free Paper,还有一部分人会有明确的内容表达目的,比如提高某个产品或内容的认知。

低门槛和自由创作属性虽然让制作Free Paper的人越来越多,但想真正受欢迎却并不容易。“受欢迎的免费报刊首先要有一眼就能吸引读者的设计――特别是封面的设计。除此以外,使用的纸张、折叠方法、内设的图片都需要细细考量。内容上来说,则要做到主题鲜明。”松江健介说。

为了不偏向特定的人群,Only Free Paper并没有严格的挑选基准,除了纯粹的广告、刊载优惠券的小册子和宣传政治、宗教为目的的杂志,其他出版物都可以放在店铺展示。

收集Free Paper也并不容易。Only Free Paper成立初期,松江健介通过网络找到Free Paper制作人的信息,一家一家打电话,说服对方把报刊放在这个前所未有的小店里。如今小店收藏已有几千种,松江健介的店铺也成为了一个有效的展示空间与平台,Free Paper制作方反而会找他咨询,是否可以把做好的Free Paper放在店里,松江健介则会根据自己的经验决定订货量――以保证没有库存。

△ 店内摆放的Free Paper常常有着不输专业出版物的设计。图片来源 | Only Free Paper

正因为不卖任何东西,Only Free Paper如何运营下去也是个问题。成立初期,松江健介和合作伙伴们曾想过把店铺的一部分作为展览馆出租,但运营并不成功。现在,他们更多通过为Free Paper的制作方和想要设置Free Paper的店铺提供咨询服务――他们会告诉制作方,怎么让Free Paper更吸引人;或者告诉那些想在店内设置Free Paper的零售商,如何在店内设置这么一个区域。2016年,无印良品在日本冈山县冈山市曾经筹备过一个Free Paper展览活动,当时无印良品就曾是Only Free Paper的客户。

为宣传店铺,Only Free Paper也会组织一些活动,以增加曝光率,比如近期和太阳乐队合作的LIVE表演。松江健介告诉我,这是一个前所未有的店铺,最大的困难还是在于资金的周转――虽然他曾多次想过要关了它,“但人们需要它。”

“未来,Free Paper更多会成为个人宣传渠道。”松江健介相信,Free Paper文化会越来越盛行。

松江健介眼中的Free Paper TOP 5

●绳文ZINE

作者是设计师兼绳文文化爱好者。这本杂志设计感很强,大多数人并不那么有兴趣的绳文文化,它却能用轻松有趣的方式呈现。

●NICEGUY

一本有性格的杂志。不含广告,里面的内容完全为虚构,会给读者产生一种“为什么作者要做这本杂志”的疑问。“看似无用,但是无用的东西里却又有它的价值。这正是我认为Free Paper有趣的地方。”

●Scripta

纪伊国屋书店出版的Free Paper,包含部分作家的随笔,主要用来宣传新书。

●WE

化妆品公司Pola出版的文化杂志。有设计感,不含产品宣传。“在看似无用的地方投入时间和金钱的企业反而让我更可以信任。”

●屋上とそら(屋顶与天空)

图片来源 | news.mynavi/Line Blog@こんだあき/Niceguy/Scriputa/Facebook@SalamUnagamifan/Pola/Des-bonbons/okujo

以屋顶上的风景和故事为主题,小众却有趣。作者热爱拍各种屋顶和天空的风景照,即便持续赤字,这本Free Paper却也做了7年。

未来预想图 × 松江健介

Q: Only Free Paper这个店你做多久了?

A: 7年。

Q: 你想过关了这家店吗?

A: 想了很多次,但是我知道有人需要它,便坚持了下来。

Q: 在店里是你最喜欢做什么?

A: 与喜欢Free Paper和做Free Paper的人聊天。

Q: 休假时你会做什么?

A: 我基本上没有休假。

Q: 到现在为止印象最深的一个顾客是?

A: 曾一度想要关了这个店的时候,一个顾客拿来了自己做的以Only Free Paper为主题的Free Paper。

Q: 你会跟人推荐喜欢的Free Paper吗?

A: 只有被问起时,我才会推荐。

Q: 遇到喜欢的Free Paper你会怎么办?

A: 我会联系制作方看看,可不可以放在我们的店里。

Q: 会想自己也出版Free Paper吗?

A: 将来想做。

Q: 喜欢的书和音乐是什么?

A: 喜欢三岛由纪夫的小说。音乐喜欢金属乐和爵士乐。

Q: 儿时梦想实现了吗?接下来的目标是什么?

A: 儿时没有什么特别了不起的梦想,现在已经忘记了。下面的目标是做自己的Free Paper和音乐,也在考虑做一些其他生意。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西西
6月29日
感觉free paper是很好的宣传方式啊,有几个的设计已经超过杂志水准了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西西
6月29日
感觉free paper是很好的宣传方式啊,有几个的设计已经超过杂志水准了
吴遐
6月29日
难道真的没有营业收入。。。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