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负面新闻出了这么久,与它相关的普通人在想什么

就像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沉默的大多数才具有决定性意义。

我最近一次在旧金山用Uber,司机是一个移民。开Uber快一年了,以前开餐厅,成为Uber司机之后,这份工作成了他在这个城市最重要的收入来源。说到Uber的好处,他像大多数Uber司机那样,强调Uber的自由和灵活,想工作就工作。

我问,你有听说最近的新闻吗,作为司机,有和Uber团队接触过吗?

他回答,住在这里的人恐怕很难忽视这个公司的新闻。“最近跟Uber联系是因为App里把我的车的颜色搞错了,导致有时候乘客很困惑。除此之外,我跟他们的交流并不多。”

他也会频繁地收到来自Lyft(Uber的竞争对手)的邀请。注册成为Lyft的司机会得到几百美元的奖励。

“我知道Uber现在名声不好,但是他们的产品确实更好用一些。”这位司机说。

这是在旧金山最常见的Uber司机。他们大多数是移民,开黑色的丰田普锐斯(丰田普锐斯以经济省油出名,是Uber最常见的车型,如果有数据可以证明Uber帮普锐斯多卖了多少辆车也是个有趣的话题),虽然Uber号称司机可以随时“上下班”,但其实这些人大多数都是全职司机。每次提到Uber,他们总是能说上几句最近发生的新闻,且态度明确:新闻归新闻,Uber的乘车请求更多,更赚钱,所以他们选择Uber。

这些司机,既包括对分成比例不满意大骂Uber的人,也有感谢Uber给他带来经济收入的弱势群体。还有一位司机让我印象很深刻:他说以前在旧金山做了几十年出租车司机,脑子里已经有一个“数据图”,对上下班高峰时段哪个区的乘客多、该朝哪个方向去都了然于心。几年前当他听说Uber时他很快就去注册,原因是他认为Uber把他的经验数据化了。后来他用积蓄又买了几辆车,再聘请司机为他开Uber,就像运营起了一个小型出租车公司。

我有一个朋友,住在旧金山,所在的行业与技术无关。最近这个在加州长大的女生主动问我怎么看Uber CEO要暂时离开的消息。我有些意外,她平时几乎不怎么关注这个行业的新闻。

她告诉我,从年初的“删除Uber运动”开始,她每次打车都要做一番心理斗争:“用Uber就有些负罪感,用Lyft会好受很多,就像自己在做一件对的事情。但说实话,我最关心的只是价格而已。”

说完她反问我,“为什么我觉得好像周围的朋友都不太喜欢Uber,但又每天都在用它,为什么谴责它好像是旧金山的一种政治正确?”

作为一个记者,我回答她,也许是因为从来没有哪一家公司像Uber这样,业务高速增长但公司文化备受争议,而且它是硅谷历史上上市前估值最高的公司;从来没有哪一家公司像Uber这样,所提供的服务实实在在地影响着大多数普通人的生活;也从来没有哪一家公司像Uber这样被媒体牢牢盯住,从性骚扰到被怀疑以不正当手段获取资料再到高管离职,在过去半年里,几乎每周都有新消息,且都能轻而易举抢走各大媒体的头条。

美国媒体对Uber紧盯到什么程度?对于上周日号称将决定CEO何去何从的董事会,《纽约时报》的记者在Twitter上做了一场文字直播(记者本人并不在现场):现在是某某在发言、某某说了什么。也正是这场“直播”披露出董事会成员David Bonderman说了一句不尊重女性的话,他在会后宣布辞去董事席位。Bonderman发推文说,“我们还没走出会议室,《纽约时报》的报道已经发表了。”

在这样的环境下,过去半年里Uber CEO特拉维斯·卡兰尼克取消了原本要去参加的行业活动,他很少接受媒体采访,只在《福布斯》最近的一篇封面报道中正面回应了对他的指责。

还有一个细节——卡兰尼克把自己的Twitter头像换掉了。过去5年,他一直用一张美国开国元勋之一、第一任财政部长亚历山大·汉密尔顿的照片做头像,他也会对媒体讲述自己推崇汉密尔顿不屈不挠的战斗性格。5月,一张他在微笑的照片取代了汉密尔顿。

3月时我曾在Uber办公室附近遇见过卡兰尼克一次。当时Uber已经处于风口浪尖。我看到卡兰尼克和另一个人一边走一边似乎在讨论什么,脚步很快,看上去比此前在媒体面前出现时清瘦了许多。

Uber员工向来被要求严格遵守保密协议、不准对媒体泄露公司信息(硅谷所有技术公司都与员工签署了保密协议)。在关于Uber的新闻不断被报道的这段时间里,有时候和一些在Uber工作的朋友聊起近况,他们依然遵守着自己对公司的承诺。不过言谈中我也发现,这些在媒体报道中正处于风暴中心的年轻人,其实像这个城市里的所有普通人一样,正常地工作和生活着。当然,他们也关注和讨论公司新闻,担心接连不断的丑闻会打击公司形象,以及可能对手中期权未来的价值造成影响。

所以每次看到Uber的新闻,我总是会想起2016年的美国总统大选。在某种程度上,Uber之于硅谷,有些像特朗普之于美国社会。同样是连篇累牍、态度鲜明的媒体报道;同样是硅谷政治正确的表现;也同样的,沉默的大多数决定了其存在的意义和价值。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长腿五花肉
6月21日
这文章也就是说实际除了竞争对手和有关当局 用户的关注点只有用户体验和价格而已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