硅谷技术公司年度大会在哪开也是门学问

从2016年的Google I/O开始,硅谷大公司像是约好了似的,把一年中最重要的开发者大会都搬回总部附近,离开它们曾经扎堆办活动的旧金山。这个微妙的变化背后有什么原因?

6月5日,苹果CEO蒂姆·库克走上美国加州圣何塞会展中心的舞台,他的开场白是,“这是15年来苹果首次在圣何塞举办开发者大会。这里是硅谷的核心,苹果公司总部也在附近。” 

几分钟之前,我和旁边的一位记者聊到活动会场这件事。“为什么搬到圣何塞呢,是因为旧金山的Moscone会展中心在施工吗?”我问他。这位记者说,他从1994年就开始报道苹果公司,至今对十年前乔布斯拿出iPhone的画面记忆犹新。此时此刻,他感慨2017年的WWDC是他见过人数最多的一次苹果开发者大会。 

“旧金山的Moscone西厅哪里能坐得下这么多人,不管是交通、餐饮、酒店,这里都比旧金山合适。旧金山已经太贵了。”他说。 

接着蒂姆·库克提到了几个数字:今年有超过5300人参加苹果开发者大会,为历届人数之最。 

你可能需要一些背景信息来理解那位老记者的话。圣何塞是硅谷南边的城市,与空间、人口密集的纽约、旧金山不同,这里更像是城郊,旧金山在车程一小时远的地方。大家熟悉的硅谷是从旧金山到圣何塞的这一段。硅谷老牌公司英特尔的总部在圣何塞,苹果总部在圣何塞北部的Cupertino,再往北依次是Google总部所在城市山景城、Facebook总部所在城市Menlo Park。 

从前几年开始,“硅谷”这个概念变得有些迷糊了,它既包括传统意义上的硅谷,也包括新一批技术公司扎堆的旧金山。从Instagram、Twitter、Airbnb等公司开始,更年轻的硅谷技术公司都在旧金山市内建立办公室。一个常见的解释是,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并不喜欢住在安静的城郊,而更愿意待在热闹的旧金山。加上旧金山政府的减税政策——得益于减税,Twitter在2013年将新总部搬到当时还有些破败的市场街中部,后来Square、Uber等公司也在那里建立总部,带动了整个市场街中部的改造和繁荣。 

就像蒂姆·库克所说的,苹果从2003年开始就在旧金山举办开发者大会了。其中Moscone会展中心和它隔壁的芳草地中心可能是国内读者最熟悉的地名——旧金山的Moscone会展中心西厅是Google I/O、苹果开发者大会、微软Build大会的举办场地(总部位于西雅图的微软也在旧金山举办开发者大会)。Facebook的F8大会则在旧金山北部的Fort Mason。

但从2016年开始,这股潮流调转了方向。去年Google宣布将在山景城的Shoreline Amphitheatre举办——这是一个露天的剧场,周围更像是一个公园,距离Google总部步行不到10分钟。今年Google的开发者大会还是在这里举办,其CEO桑达尔·皮查伊在主题演讲一开始还说:“听说去年很多人抱怨太晒了,今年我们给每个参会者准备了防晒霜。”按照Google的说法,去年要演示Project Loon热气球网络计划,在露天环境下效果更好。 

Google开发者大会Google I/O
微软开发者大会build
Facebook 开发者大会F8

Facebook给出的原因是参会人数的增加,Fort Mason已经无法容纳这么多开发者了。根据公开数字,2016年有2600人参加F8,2017年预计超过4000人。 

以前技术公司的大会更像是行业里的“社区活动”,如今却吸引了越来越多的普通人。大公司的影响力不用多说,普通人也想从这里看出未来可能有什么改变。 

加强生态圈的凝聚力也是几大技术公司举办开发者大会的目的之一。从技术公司的角度来看,举办开发者大会像是一场聚会,每个“生态系统”都想体现和强调社区感和给开发者的归属感。所以大公司更好地展现自己,强化这种归属感,比做旧金山Moscone会展中心的一个“主办方”,意义要深刻许多。 

这可能就是为什么,今年我去参加这些开发者大会时和每个公司的员工都聊到了会场搬回老硅谷的问题,他们的回答竟然不约而同,“我们想离自己公司更近”。 

把大会干脆搬回西雅图的微软可能是最好的例子。今年的微软开发者大会开始之前播放了一段视频,最后镜头聚焦在西雅图地标太空针上,并配上“Cloud City”的文字——常年多雨的西雅图正好配合微软如今的重点业务云服务。微软还组织部分参会者参观了微软最早的办公室(Google也安排了员工带媒体参观办公室)。 

还有更老牌的英特尔。在前不久举办的无人驾驶汽车实验室开幕活动上,除了在总部圣何塞的办公室举办活动,英特尔还把活动现场布置得像一个车库。另外英特尔宣布不再举办IDF开发者大会了,此前这个活动共持续了近20年,地点自然是在旧金山。 

另一方面,大公司也考虑到了参会者的体验,硅谷地区几个城市的交通、住宿甚至经济环境变化都对这些行业大会的举办地产生了影响。 

苹果全球市场副总裁Phil Schiller被记者问到了为什么会把开发者大会搬回圣何塞。他解释这里面有两点原因,第一是离苹果现在的总部和即将搬入的新总部都更近,在开发者大会上将有超过1000名苹果员工到现场参与活动,这对那些住在硅谷南部的员工来说更合理;第二是考虑到参会者的体验,方便他们参加完活动去别的地方看看。 

这几年,旧金山这座城市同时接受着技术带来的繁荣和负担。你可能听过很多人都说过技术公司催生了旧金山当下的繁荣。在过去几年里,旧金山的房价和物价疯狂上涨,根据美国联邦住房金融局(Federal Housing Finance Agency)的数据,旧金山中位数房价为110万美元,为全美最大的100个城市圈中最高,房租中位数达每月4200美元。在这个面积不到130平方公里——小于北京三环以里(北京三环内面积约159平方公里)的城市,你不会对建筑工程和翻新的楼房陌生,在市中心买一杯咖啡普遍比别的城市贵也不必心中不平。 

相比之下,山景城、圣何塞这些毗邻城市在面积和资源上的优势可以分散大型活动带来的压力。还是以苹果为例,前来的5300个参会者中包括本地和全球各国的开发者,这些人的衣食住行会给会场所在城市的旅游业带来影响。圣何塞会展中心两边紧挨着万豪和希尔顿酒店,我在会场还听到一些人说他们在附近订了Airbnb的房子,车程半小时内的大片居民区,价格自然要比拥挤的旧金山低一些。交通压力也相对较小。 

圣何塞州立大学

这些城市也能获得新的机会。过去这些年,越来越多的参会者、旅游者记住了旧金山,那些因技术公司被全世界记住的城市却显得略有些暗淡——因为Google、Facebook、Apple,山景城、Menlo Park、Cupertino这些城市的名字才被人所熟知。 

圣何塞市的官员对媒体说,每次大型活动举办都会给地区经济带来深刻影响。实际上技术公司和它们所在的这些城市之间的关系更紧密,根据公开信息,Google所占据和拥有的房产是山景城房产总数的1/6,而Google还想在山景城获得更多的土地以便扩张(两年前与LinkedIn在山景城争夺土地就是个例子)。这次苹果开发者大会之前,圣何塞市长Sam Liccardo对媒体称赞了苹果把开发者大会搬回硅谷的做法,称苹果正在像曾经那样,诞生在这里,成长在这里。 

(注:山景城、Cupertino、圣何塞这几个城市距离很近,所以蒂姆·库克会在圣何塞的会展中心说“我们的总部就在附近”。如有疑问,可以参考地图了解这几个城市的距离。)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