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糖果店出过臭豆腐和芥末味的产品,但包装却是另一种画风

好的包装也需要体现出自家糖果所特有的气质。

奶盒式包装、低饱和度的颜色,加上天猫店客服的名字“若叶”“小泽”“北川”“优子”“千代”——这个看上去走日系小清新路线的糖果品牌“甜牙齿”由一个创业团队在2014创立。负责包装设计的徐琛是创始人之一,虽然她并没有设计师头衔,只是一个美食爱好者。

外包装大概最能代表糖果的气质。想想Candy Lab的透明罐式包装——五颜六色的硬糖躺在透明罐中,摇动时敲击瓶壁,发出微钝的响声——给人以精致、时尚、活泼的印象。但颜色饱和度过高的糖果,也免不了让人产生“色素添加剂”的联想。

包装设计公司Marx Design就曾经设计过一款礼物糖,将糖果放在不同类型的实验瓶中,“Uppers”“Middler”“Downers”3种类型分别对应不同的瓶型、口味、颜色,代表人一天中可能有的情绪。“Middler”代表你度过了平淡无奇的一天——50片薄荷糖放在狭长的试管中,包装是非常清淡的绿色。

甜牙齿的包装看上去也很简单:就像放在便利店冰柜里的一瓶鲜奶。在采用现在的奶盒包装前,甜牙齿曾尝试使用平板式的礼盒包装。最终决定改为奶盒包装,是因为奶盒包装与产品原料及概念更贴近:甜牙齿主打牛奶糖,其自主研发的糖果,是用某种原材料加上牛奶和糖浆,以焦糖作为基底调出的新口味。

牛奶本身就是产品构成的一部分。奶盒包装能让人产生“鲜奶”的联想,配上饱和度较低的颜色、简洁的包装,能给人留下无有害添加剂的自然印象,也能对应包装上“Always 100% Natural”(总是100%自然)的广告语。包装内还附有一个小夹子,便于拆封后封口保存。

倘若不附带这个包装夹,每件产品能省下几分钱的成本,但体验就不同了。徐琛唯一的遗憾是,目前包装内的糖果是真空封装的,还无法实现“像倒牛奶一样把糖果倒出来”。这个动作能加强品牌与“牛奶”这一概念的联结。

一个有趣的细节是,甜牙齿的糖果包装上没有任何关于口味的说明。拿到产品后,你能在奶盒底部看到一个印有原料、生产日期的标签贴,上面印着“xx味牛奶糖”;但在其原本的外包装设计中,并不包含任何口味提示。两位创始人的想法是,让消费者通过包装的颜色、图形,来识别口味。

这在一开始或许有些困难,尽管这些颜色是根据口味选定的——比如,咖啡牛奶糖是咖啡色、草莓牛奶糖是粉红色、抹茶牛奶糖是淡绿色,而海盐牛奶糖是海蓝色。建立颜色识别记忆需要花些时间,而每个人对颜色产生的联想也不同——例如焦糖、伯爵茶、咖啡这几类牛奶糖,似乎都可以与咖啡色建立联系。如果无法靠颜色来辨别,就要借助另一面的图形来分辨。

在产品品类相对较少时,这种方法对品牌来说或许不是坏事;一旦产品品类增多到一定程度,包装识别或许就需要更系统化的视觉设计。

现在,甜牙齿的包装设计还依赖于徐琛的“直觉”,这些直觉源于她自己的生活经验。两位从公司走出来创业的35岁女性,也在琢磨怎么做出年轻人喜欢的产品,“我们其实还是有焦虑感的,要面对年轻人的冲击;年轻人有更开放的心态、思路更开阔,也更猎奇。”她们曾经研发的“冬阴功”“臭豆腐”“芥末”等一系列限量奇葩口味的糖果,已全部售出。而甜牙齿也在去年达到微盈利。

如果想想POLO糖、大白兔奶糖——它们的包装其实未必称得上高颜值,不过POLO糖的圆形包装,以及两个O型字母的高亮设计,已令消费者将“POLO”与“圆圈糖”紧密联结在一起;而大白兔奶糖的包装由于几十年不变的一只显眼“大白兔”而成为经典的怀旧标识;二者在包装上的共性是:都拥有与品牌或产品相结合的、特点突出的稳定标识。而无论Candy Lab的彩色糖与透明罐,还是“甜牙齿”的牛奶盒与牛奶糖,它们也各自体现出自家糖果所特有的气质。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用户昵称_471795
6月20日
您好,我想转载一下贵公众号6月1日发布的文章《这家糖果店出过臭豆腐和芥末味的产品,但包装却是另一种画风》,望能设置白名单,授权转载权限,我们的公众ID是:cand*-news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