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代鞋王百丽,难道真要低价被鼎辉投资收买?

它的经历,可能也是传统鞋企的一个缩影。

老鞋企百丽可能要被“贱卖”了。 

4月18日,彭博社援引消息人士称,中国最大的女鞋零售商百丽或被鼎晖投资以57亿美元的价格收购,相关决定最快在本周内公布。一旦交易达成,这将是规模最大的港股消费类企业的收购案例。 

同日上午,百丽国际发布停牌公告,停牌前一日的收盘价为5.27港元(约合4.67元人民币),这个价钱与百丽IPO时的价格相比,下跌了15%。目前,百丽的市值约为444亿港元(约合393亿元人民币),这与鼎晖提出的收购价格接近,但和其巅峰时期近1500亿港元(约合1328亿元人民币)的市值相比已大大缩水。 

创立于1991年的百丽目前拥有Belle(百丽)、Teenmix(天美意)、Tata(他她)、Staccato(思加图)等多个自有品牌,还代理了Cat、Clarks、耐克、阿迪达斯等多个鞋类和运动品牌在中国的销售。 

2007年赴港上市后,百丽加速了扩张,收购和开店不断。Senda(森达)、Millie’s(妙丽),包括后来因亏损严重卖给安踏的运动品牌Fila(斐乐)都是在那时被百丽收入囊中。2006年后的5年间,百丽的营收由53亿元增长到290亿元,净利润从9亿元增长到42亿元。从2010年到2012年,百丽在中国内地增加了5340个销售点,平均每天开店四至五家。在电商还未兴盛之时,开在街边和百货商场里的百丽笼络了大多数消费者。 

但改变就在百丽疯狂扩张时发生。 

自2011年起,百丽的营收持续下滑,净利增长没有再超过两位数。此前,它的营收同比增长基本上都在20%以上。6年过去,颓势依然没有改变。自今年以来,百丽的同店销售均出现双位数的下滑,第一二季度分别下跌16%和10%。上个月,百丽发布盈利预警,截至2月28日的财年收入预期下降15%至25%。与上市之初店面数快速增加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业绩不佳的百丽正在加速关店。2016年6月至8月,百丽在内地关闭了276家门店,平均每天关店3家。 

外界也流露出对百丽的看空态度。去年11月,摩根大通将百丽的目标价由4.42港元(约合3.91元人民币)降至4港元(约合3.54元人民币),评级由“中性”降至“减持”。 

电商的冲击是百丽衰落的一大原因。无论是商业街、百货商场还是购物中心,整体吸客能力都在下降,而这些原本都是百丽的优势渠道。消费者在电商平台上可选购到款式更丰富、价格更便宜的鞋款时,百丽在传统渠道的巨额投入,很难转换成对等的收入。 

与电商平台一同成长的,还有消费者的喜好。年轻消费者喜爱的,可能是某个快时尚品牌、明星的街拍同款,或者运动品牌新出的限量款。在设计上中规中矩的百丽,被许多消费者看作“妈妈鞋”,它已经落伍了。连百丽国际首席执行官盛柏椒也在去年5月的业绩报告会上主动提及,他在上海分公司搭电梯,20个人里只有两个人穿着正装鞋,其中一个还是他自己。 

与快时尚品牌相比,百丽在研发和生产供应链机制上反应缓慢。即使公司内部已经意识到这个问题,但大公司的工作流程、长期合作的工厂、供应商等都牵扯着老鞋企的改革脚步。体量庞大的百丽要想转型,没那么容易。 

百丽的经历不是个例,它是传统鞋企的一个缩影。近年来,国内女鞋市场持续低迷。据咨询公司欧睿的数据,从2011年到2014年,女鞋的线下销售商铺增长了52%,但市场需求只增加了13%。市值曾超过170亿港元(约合150.5亿元人民币)的达芙妮,去年的营业额下跌了22.4%,亏损从上一年度的3.79亿港元(约合3.36亿元人民币)扩大至8.19亿港元(约合7.25亿元人民币)。现在,达芙妮的市值不到13亿港元(约合11.5亿元人民币)。女鞋品牌“星期六”的业绩同样增长乏力,去年上半年关闭了131家店铺。 

此次可能的收购方鼎晖投资,4年前就作为百丽的大股东,与其一起收购了拥有Moussy、Sly等多个潮流服饰品牌的日本Baroque时尚集团多数股权。去年3月,百丽还收购了意大利牛仔品牌Replay母公司29%的股权,这显示出服饰业务或许会成为百丽的一个转型方向。 

但无论如何,困境中的百丽都摆脱不了被“贱卖”的命运。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2
用户昵称_456322
4月20日
百丽的鞋子真的不符合年轻人的审美,好一点的思加图也难得有几双能入眼的设计
用户昵称_436189
4月20日
百丽旗下拥有那么多不同品牌线,按说应该是要照顾到不同消费者类别的需求。但很可惜并没有,思加图和百丽在鞋子的款式上并没有很大区别。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