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里巴巴确实在认真打假 可人们为什么还不满意

一边是阿里巴巴倒的苦水,一边是消费者和品牌方的将信将疑,两者之间差了什么?

她为《第一财经周刊》2017年3月20日刊采写了大公司特写《阿里巴巴打假“猫鼠游戏”再升级》

阿里巴巴打假是认真的吗?几乎所有人都带着疑惑的眼神。

从小范围的调查结果来看,大家并不相信阿里巴巴真的在下力气打假。而在阿里巴巴方面看来,他们几乎已经做了能做到的所有事情。一面是阿里巴巴倒的苦水,一面是消费者和品牌方的将信将疑,两者之间差了什么?

今年是叶智飞在阿里巴巴从事知识产权保护的第十年,2007年,叶智飞从刑事侦查专业毕业,来到阿里巴巴安全部当起了“小二”。他从实习生开始做起,负责网络反欺诈和反盗窃。2015年年底,平台治理部成立后,叶智飞从安全部来到新部门,目前他的职位是平台治理部知识产权保护总监。

也是在去年年初,平台治理部成立了一支22人的线下打假团队“打假特战队”,这支由前公安、资深法务、法学研究生、计算机工程师等组成的队伍,去年协助公安机关破获了469起案件,捣毁了1419个涉假窝点。

成立专职部门,把打假成果写进财报,不断强化系统自动识别假货的技术,组建线下打假队伍,参与跨境打假……这些都是近两年阿里巴巴打假升级的做法。

不过这些动作和公布的数字,距离消费者太远了。

我身边有一个特别“会买”的闺蜜,她的“会买”表现在她总能花在商场一半的钱,买到质量不错的剪标原单产品。她购买的途径无外乎淘宝、微信、微博团购博主,像文章中采访的元栗一样,很多消费者比起是不是正品,更在乎的是质量到底好不好。她在淘宝上收藏了青岛、杭州、辽宁等地的几十个原单店铺,并追随着不少店主到了微信。

淘宝加大了打击力度,但并不妨碍她找到自己想买的东西,只不过花费的时间比之前多了许多,这意味着店铺在越来越严厉的打击下隐藏得更深了。

另一个现象是,与品牌方的合作也并不像阿里巴巴一贯宣传的那样顺畅。

被纳入阿里巴巴“诚信维权机制”的品牌超过1000个,这些品牌的投诉能在3天内得到处理。换言之,其他品牌并不在3天处理的范围内。此前一个运动品牌在接受采访时曾表示,他们投诉、举证需要两周,而在两周内,卖假货的商家能卖出几千件产品,早就赚回了成本。

另一个例证是,“两会”前唯美陶瓷有限公司董事长黄建平与马云的隔空对话,这场辩论以后者的压倒性胜利告终。声势明显较弱的一方的陈述理由为,淘宝有多家售卖该品牌瓷砖、卫浴的店铺,但实际有品牌授权的只有两家。淘宝回应道,2014年来,“马可波罗”没有在阿里平台上投诉过一次,而阿里巴巴主动删除的链接有2300多条——由于种种原因,很多品牌并没有利用好淘宝现有的打假路径。

此外,除了文章中提到的,作为中间方的知识产权代理公司会歪曲事实,不同品牌对假货也有不同的态度。

一些不太知名的品牌,对假货往往持默许态度。叶智飞曾打掉过一款假冒香烟的案子,假货打着正牌的名义销售假烟,一度炒到几十元一包。事实上该品牌方并没有生产过这款香烟,假烟则起到了品牌宣传的作用。假货打掉之后,该品牌正式进入了这块已经比较有知名度的市场。

线上是假货的流通渠道之一,线下则是假货的源头,阿里巴巴在线下没有执法权,只能把数据提供给给公安、工商部门,然后等待他们的处理结果。在这中间,还有诸如买卖身份证、黑物流等黑灰产业链。而作为整个假货生态中的一部分,阿里巴巴成了众矢之的。

不过,对比国内甚至是国际电商,在打假的数量方面,阿里巴巴可以称得上数一数二。然而消费者对阿里巴巴的期待更高,造成了阿里巴巴、品牌方、消费者之间的信息不对称,如今,增加宣传力度也是阿里巴巴弥补差距的方法之一。

回到一开始的问题,尽管宣传略带夸大的成分,但阿里巴巴确实开始重视、下血本对待打假这件事了。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5
胡侃侃
4月15日
最近这几周,“找相似”这个功能变得不太好用了,背后的矛盾纠结估计很复杂
嘿嘿嘿
4月12日
因为假货真的是随眼就能看到 数量太多
Hccrabbit
4月11日
阿里的申诉系统有待提高
用户昵称_439378
4月11日
既然系互联网…就肯定有漏网之鱼啦
MinICAt
4月11日
假货打光了谁*淘宝的排名?但是很多消费者就是喜欢假货,所以阿里应该将计就计,开辟一个假货区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