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比北京不堵一些?不开玩笑,也挺堵的了

这些时常陷入拥堵的道路,如同上海的动脉,将无数在这座城市生活、工作的人输送至城市的每个角落——以一种时快时慢的韵律。

打开车门,坐上副驾,扣紧安全带,点亮手机屏幕——已是凌晨2点16分。出租车开上延安高架,两旁的路灯不断延伸,在远处汇成一点星芒。 

司机对着最近憋大招已经连续几晚加班的新一酱抱怨了一句,“这条路也就三更半夜不堵!” 

在新一酱看来,每个出租车司机都是一个敏感而可靠的道路信息收集器,他们一天有十几个小时跑在路上,常年累月的经验几乎可以准确地判断道路在某个时点的拥堵情况。而在大数据爱好者新一酱的眼里,还有更精准的道路数据分析可以来验证司机师傅们的判断。 

比如从高德地图的拥堵数据来精确看待延安高架。高德有一个城市实时交通详情数据平台,每隔10分钟,它就会记录上海当前拥堵程度最高的10条道路。它用“城市居民平均一次出行实际旅行时间与自由流状态下旅行时间的比值”定义了一个“拥堵延时指数”,简单点说这个指数可以衡量在当前情况下你的实际出行时间与理想出行时间的比值,数值越大说明道路越堵。

新一酱凭自己的感受,定义了拥堵延时指数≥1.5时是会让人觉得拥堵的。然后发现延安高架由东向西是上海每天拥堵时间最长的道路,一天的拥堵时间能达到14小时30分钟——如果算上每天0点到6点之间高架养护封闭道路带来的拥堵延时,最长拥堵时间可以达到15小时50分钟。

除了这条“堵王”,纵向贯穿上海中心的南北高架路一天双向拥堵的区间在9至12个小时。此外,上海的内环高架路和S20外环高速一天也能堵上10小时。 

这些时常陷入拥堵的道路,如同上海的动脉,将无数在这座城市生活、工作的人输送至城市的每个角落——以一种时快时慢的韵律。上海外围的居民要经过高速和高架进到市中心工作,市区的居民也需要通过这些路网在不同地点间穿梭。微观上每一个城市居民的个体行为,都在宏观上涌现为可被观测的规律——例如工作日的早晚高峰。

新一酱将上海2017年3月15日至2017年3月21日这一周内,曾登上拥堵排行Top 10的道路找了出来,针对它们每个时刻和拥堵延时指数的关系,进行了回归分析,试图确定哪些时刻更堵,借此找到拥堵的高峰期。 

在这里,“零点基准-拥堵延时指数”指的就是每个时刻的拥堵延时指数与0点相比平均高/低了多少。你可以从下面的这张图上看到分析的结果:

工作日的时候上海明显形成了拥堵高峰期。从精确计算的结果看,工作日早晨7点10分至9点10分可以被定义为早高峰,下午5点至7点则是晚高峰。而周末的高峰期集中在早晨10点到下午6点——它们的拥堵延时指数比工作日高分期的指数要低很多,整体来说比工作日要畅通得多。 

而如果我们将工作日和周末的零点基准-拥堵延时指数相减,就可以得出上下班的车流为拥堵做出了多少“贡献”。 

让我们通过两个gif图来直观地感受一下工作日的早晚高峰拥堵状况吧。

早晨7点10分,上海的早高峰正式开始,外围的道路先堵起来,逐渐向市区趋近,S20外环高速也随着高峰逐渐变堵,而此时市区的道路还很畅通;7点30分左右,市区内部的道路也越来越堵,市区内外的人们都驾车上路,整体的拥堵延时指数非常高。直到上班高峰期接近尾声,进入市区工作的车流渐少之后,S20外环高速和市区内部道路的拥堵情况才得以缓解。

下班晚高峰会在下午5点整开始。市区内的道路拥堵最为严重,随后S20外环高速慢慢堵起来,之后稍远一些、通向外围区域的普通道路短暂拥堵,最后通向更远郊的道路也陷入拥堵状态——城市道路将下班的人潮和车流从城内送向城外。由于加班、聚餐等因素的存在,晚高峰的拥堵形态并不像早高峰那样一叠浪地从周边扑向中心,而是从中心向外围时断时续地波动。 

这些路到底是怎么堵起来的? 

新一酱挑出了几条典型的“上班专属路线”,它们是那些在工作日的早晚高峰期比其他时刻都要堵很多的道路。

你可以很明显地看到这些路线至少在以下三个特征中具备其中一项: 

首先是路线周围遍布居民区。以闵行区水清路为例,它的周围分布着13个居民区,这些居民区如同蓄水池,积蓄了大量工作族。上班时刻,沿线居民驾车上路,如同蓄水池打开阀门,车流远超道路的运输能力,直接导致道路拥堵。下班的时候,居民又驾车汇集到这条路上,致使道路再次陷入拥堵。 

另一种是路线附近有企业聚集地,它们是早高峰目的地的必经之路。虽然松江区的民益路只在路的两端有居民区,但是沿线有上海漕河泾开发区新经济园及上海核威集团新桥工业园区,上班族驾车汇集至此,下班时又再次涌入道路,使得民益路在早晚高峰期的拥堵延时指数远高于一般时刻。 

还有一些位于市中心的道路,它在工作日的拥堵是中小学校聚集带来的。比如徐汇区的番禺路,它沿途集中了徐汇中学、上海交通大学附属小学、虹桥路小学、复旦小学、华东政法大学附属中学等学校。父母驾车上下班会顺路接送学生,由于需要停车让学生上下车,道路很容易因为一辆车的暂停而陷入全线停滞。 

那这些路到底能堵到什么程度?新一酱将它们在早晚高峰期的平均通行速度与步行和骑行速度进行了比较。正常情况下,人步行的速度大约为5公里/小时,骑自行车的速度为15公里/小时。早晚高峰时刻,上图提到的6条“上班专属路线”的通行速度经常赶不上自行车,只能比步行快一点——拥堵最严重时,在这些路上走路的速度都能超过开车。

周末的出行方式和工作日截然不同。新一酱发现了一些周末比工作日更堵的道路,它们算是“周末专属路线”。

其中一些道路沿线分布着商业设施和文化休闲场所。内环高架路(龙阳路立交桥至罗山路立交桥)周边分布着世纪公园、上海新国际博览中心、龙美术馆和汤臣浦东上海高尔夫球场,它们都是周末的热门目的地;而连接徐汇区和闵行区的沪闵高架路沿线则分布着莲花国际广场、友谊商城、锦江乐园和上海体育馆。这些场所几乎涵盖了一个普通人周末所有可能的行程,因此在周末堵起来也就不足为奇了。 

另一些周末专属道路靠近火车站、机场等交通枢纽。闵行区的宁虹路和申昆路都靠近虹桥火车站和虹桥机场。短途出游的居民驾车汇集此处,造成道路的拥挤。

还有一种更为特殊的道路,它们通向房价更低的地方,例如嘉兴和苏州昆山。

G2京沪高速起自上海市区的武宁路,途径嘉定区、青浦区,到达苏州昆山,再继续向北。沿着G2京沪高速越开越远,周边的房价最终会在昆山下降到上海市区的1/4左右。 

除了短途出游的车流,新一酱猜测其中还有很多是上海工作,却又无力承担高房价的人。对他们来说,在上海的远郊供一套买得起的房子,工作日在上海租房蜗居,周末回家修整。直到在上海磨砺足够,在另一个城市的工作和生活逐步稳定,也许就是沿着这条路离开上海的时候了。 

又有谁能数清,在这些常常拥堵的道路上,有多少“是留是走”的徘徊呢。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庭推影业
6月5日
莫名想笑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