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视已出局 资本对体育还剩多少耐心

其中的欣喜、无奈、妥协、绝望其实也都将成为中国体育产业的注脚。

他为《第一财经周刊》2017年3月27日刊采写了快公司特写《核心版权丢失,乐视体育要出局了》

我一直觉得,乐视体育是一个非常好的观察报道范本。

我还记得第一次参加乐视体育的发布会,名字叫“要红”,那是为了迎接它的首席内容官刘建宏而准备的。那时,乐视体育还没像现在这样受关注。

直到2015年10月28日,可以说那是中国体育媒体领域一个重要的日子。那一天,体奥动力完成了与中超公司五年80亿元的签约,乐视体育入股亚足联版权代理公司拉加代尔集团,并拿下了2017至2020周期的全媒体版权,似乎,新的时代要到来了。

在盘古大观的采访室,我问乐视和拉加代尔如何看待央视,将来会不会把版权分销。拉加代尔的高管并没有回答这个问题,乐视体育CEO雷振剑也只是恭维着央视老大哥的位置。

正如我们在报道中所说,所谓“全媒体”版权的合同里还有央视播出的条款。我相信在这个条款上,双方会有不少分歧,后来拿下亚足联版权的体奥动力董事长李义东也多少有些无奈,感叹国外版权方的精明。

这样的条款显示着中国体育媒体,甚至可以说中国职业体育的历史进程,当签字时刻,我不知道雷振剑或者出身央视的刘建宏有没有过不甘。

在中国的语境里,说一件事情有前途,往往会拿国外的产品比对,比如英超、NBA,体育媒体平台在其中占有多少权重不必赘言。

乐视体育的副董事长、央视体育频道曾经的创办者马国力就一直强调,中国一定会出现新的体育媒体平台。乐视体育、苏宁体育、腾讯体育都在做这件事,只是前路漫漫,身处其中的每一个参与者都是绝望伴随着希望。

当亚冠首轮结束,乐视体育显示付费收入750万元,一个非常值得纪念的付费数字,而就在第二天,亚足联发出了合同终止函,乐视体育的高管们又是一种什么心情。

体育最近几年成为资本关注的热点,但是到底资本对于体育有多少耐心呢?一位先后就职于体制内外两家体育媒体平台的高管前几天对我说,体育现在已经过于资本化,离产业初衷越来越远,资本大鳄们对体育产业的摧毁多于建设。

体育不像互联网产业,可以在短期内成长为独角兽行业,体育观念的渗透甚至需要一代人的成长,但是资本等不了。

具体到乐视体育而言,当刚刚到账的80亿元就被划走大部分后,雷振剑与刘建宏又如何面对这样的时刻,当明知道需要按时支付版权费用但又不得不照顾集团利益时,他们内心又面对着什么。

签约“全媒体”、收到“终止函”、资金被挪用,这些可以说是乐视体育极为重要的时刻,高管们当时的欣喜、无奈、妥协、绝望都将成为中国体育产业的注脚。

与其说这是一篇手记,不如说更像一个约访,我很想跟雷振剑、刘建宏聊聊这些时刻。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