秀场音乐、政治和裸照…时尚业在想尽办法吸引眼球

行业整体增速放缓、抄袭纠纷等,也给时尚业带来不少烦心事。

《花花公子》杂志重拾裸照,还能吸引那些离开的读者么?

美国男性成人杂志《花花公子》在去年宣布停止刊登裸女照片后,最近品牌的新创意总监Cooper Hefner(创始人Hugh Hefner的儿子)在推特上发文称,停止刊登裸照完全是个错误。“今天我们将回归我们的传统。”Hefner写道。在能够轻易搜到裸照的网络时代,《花花公子》这么做真的还有吸引力吗?

坎爷发布了第五季,秀场音乐比服装更出彩

跟上次在罗德岛或者麦迪逊广场举办的疯狂相比,KanyeWest在纽约曼哈顿Pier 59举办的这场Yeezy season 5时装秀显得异常低调。West先通过场中屏幕直播了后台模特360度展示时装的画面,再进行了正常的走秀。据悉,West备受争议的合作者,参与了之前所有秀场设计的艺术家Vanessa Beecroft这次缺席合作。West这次的灵感来自美国加州风,具体来说是卡戴珊的老家加州的Calabasas。体现在服装上,则是外套的背后都印着“Calabasas”这个单词,再配上牛仔裤,破套头衫及驼色短靴。并不出人意料,秀场音乐挺好听,服装看上去没什么突破。

尽管人人都在线上购物,电商并没干掉实体店

未来几年实体店看上去还很有戏。根据评级公司FitchRatings的统计,虽然电商占到零售总额的20%(除去汽车、汽油、食物),实体店不应该觉得它们完全被忽略了。Fitch Ratings的高级总监David Silverman认为,到2020年,电商占比会达到30%,并保持这个比例一段时间。“就算电商增速超过预期,上游供应链也承受不了这种增速。” Silverman说道。另外,Silverman称大部分的电商增长与沃尔玛等大型实体连锁店挂钩。

AlexanderWang公开指责Philipp Plein抄袭,对方否认

Alexander Wang在Instagram发布了秀场对比图,并指责Philipp Plein抄袭其2014年H&M合作系列的设计元素后,后者公开表示“抄袭毫无可能”。在时装产业,除了几年前Christian Louboutin告状YSL抄袭的案件在法庭获得了说法(Louboutin输了这场红鞋大战),在时装界,大部分情况下很难界定某个设计是抄袭还是启发。

充满政治色彩的纽约时装周

一切皆政治。在快结束的今年纽约时装周的秀场上,你会看到许多通过T恤衫喊话的“设计”。Public School的秀场上出现了“Make America New York”(让美国变成纽约)的红帽子,明显是在恶搞特朗普的“Make America Great Again”(重新让美国变得伟大)同款帽子。还有比较低调的如The Row,在衬衫袖口刺上了“hope”(希望)的手写体。在街拍领域,你会看到Allure杂志的Rachael Wang每天身上都有“标语连载”,比如昨天的军装外套上,就写着“Women’s Rights are Human Rights”(女权就是人权)。政治就是时尚,时尚就是政治。

快时尚放缓,H&M这样的大公司也很难无忧了

H&M宣布其1月销售增长8%,不敌预期的11%增长率。而在12月它的销量增长6%。包括旗舰品牌H&M、COS、Cheap Monday、Weekday、& Other Stories、Monki在内,H&M集团目前在全球拥有4380家店面,去年同期仅有3958家。集团将1月的结果归结为汇率及高街快时尚整体的不景气。但H&M表示集团将在今年进一步投资约15亿美元用于新店扩张,更好地开发销售全渠道,还可能推出一两个新品牌。快时尚品牌在面对整个行业增长放缓的情况下,H&M这样的大公司还要更快做出调整。

那个爆款羽绒服品牌要上市了

加拿大羽绒服品牌加拿大鹅(Canada Goose)周三正式提交上市申请,加拿大鹅将以 GOOS 的代码在纽约及多伦多上市,募资达到3亿美元。据悉,公司估值达 20亿美元。在其IPO申请中可以看到,截至2016年3月底的财年,加拿大鹅收益超过2.9亿美元。而加拿大鹅的上市很可能是继2007年瑜伽服饰品牌lululemon上市后,零售服装领域在纽约的最大一次IPO。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1
西南大学金融街
2月17日
特朗普才是赢家哈哈哈,不过说实在的,真的知道花花公子还就是果照,时尚这东西搞不清楚,但和政治沾边保准下场不好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