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再被叫做“西单”,东京银座有个变身计划

在日本东京,那个你熟悉的观光客聚集地银座,有了一个“变身计划”。它们不想再被叫做“西单”了。

“这不就是北京西单/上海南京路吗?”

我和朋友们去过挺多次东京传统百货店聚集地——银座,然而这样的评论却越来越多。

它是个有趣的概括——即便从全球视野看,很多商圈也越来越像。对于那些想来这里寻找异国惊喜的人来说,“银座”,这个东京百货店激战区正在失去魅力。

Case 1:一间做了88年生意的百货店

与你在日本爆买时看到的热闹景象不同,日本老牌百货店的生意正变得越来越差。

日本百货店协会的数据已经显示出这种紧张情绪。截至2016年12月,日本全国百货店营业额已持续10个月下跌,比2007年同期下降了20%。百货业巨头当中,三越百货2016财年上半年利润与去年同期相比减少了61亿日元(约合人民币3.63亿元),大丸松坂屋下滑了12.5%。

即便是那些在银座拥有地皮的大百货公司,也不得不想些新点子,将以往人们印象中的“百货店”变个样。

GINZASIX(简称GSIX)改造项目就是这类计划中的一个。它原本是位于日本东京银座六丁目街区的一座百货大楼——松坂屋。

它于1924年开业,是东京银座地区第一家百货公司,生意做了88年,销售额却从2006年开始一路下滑。2012财年,其营业总额甚至不足1990年代全盛时期的五分之一,最终于2013年7月关店改造。

松坂屋给百货业留下了一个泡沫经济时期的典型产物——电梯小姐。这种由它在1929年首创的做法曾经闻名全球百货业,可如今,你只能在为数不多的几个日本老牌百货店看到这个职位。

1990年代全盛时期,松坂屋的销售额曾居银座地区榜首。它也是银座第一家提供中文服务的百货店。

但从2006年开始,它的业绩不断下滑。这类店铺受到冲击的理由一点也不让人意外。“电子商务改变了人们的购物方式,百货店卖出的商品越来越少,百货行业处境也更艰难。”GSIX的新地主、日本最大综合商社住友商事的社长中村邦晴解释说。

作为东京百货公司的典型代表,松坂屋主要吸引了大约30岁至50岁的女性,除了ISSEYMIYAKE(三宅一生)这类日本本土设计师品牌,它也更倾向于选择从Tory Burch、Jimmy Choo,到Saint Laurent、Chloé这种定位更高一些的国际设计师品牌。

但东京百货业早已是饱和状态,仅在银座地区,就有超过10家像松坂屋这样定位的百货店,包括松屋百货、银座三越在内,日本排名前十的百货公司都在那里占有一席之地。各家百货店都在想一样的事、抓同样的顾客,商品趋同,松坂屋吸引力大不如前。

专门店——一种从1980年代兴起的产品专一、款式多样的小型商场,逐步打破了百货店这种以商品齐全为特点的经营方式。在日本,电器店BicCamera、服装店洋服の青山,甚至优衣库,都是这种类型店铺的典型代表。

“JR(日本铁路)电车站周边的三大复合品牌店——BEAMS、UNITEDARROWS、SHIPS的不断扩张,也给百货经营带来了更大的压力。”三越伊势丹百货公司社长大西洋说。

他说的所谓“复合品牌店”,指的是那种聚集销售自己旗下多个子品牌的商店。这些商店中,有的店铺也以买手店的方式引入聚合了一批国际设计师品牌,比起百货店,它们对顾客需求反应更快,也更加轻量灵活。

松坂屋的控股母公司——J.F.Retailing集团终于想要做点改变,它从2009年开始寻求一种“新百货店模式”。

“50年来不曾改变的成功体验和商业模式已不再适用如今的局面。”J.F.Retailing集团社长山本良一说,“我们必须与过去的方式告别,所以GINZASIX将不再是原来的百货店模式。”

它盯准的也是如今在银座被多家业主列为改造目标的“复合商业设施形态”。原先它只有地上8层、地下2层,只单纯经营百货,引入的商品既有招租来的品牌,也有百货店的原创品牌与买手商品。新的GSIX大楼共有19层——地上13层、地下6层,引进的241家商店全部都是它的招租品牌,还将囊括可容纳3000名员工的写字楼——这既能为他们带来固定租金收入,也能刺激新的消费。除此以外,还有艺术博物馆、观看“能乐”这种日本传统艺术演出的观世能乐堂、茑屋书店等文化区域。

(建成的GSIX将是一个复合商业空间。除了增加的休闲设施,看起来还是有些像我们熟悉的购物中心,但是对日本传统百货店来说,这已是一次了不起的大投资。图片来源| GSIX)

新大楼计划于2017年春天开业。就GINZASIX这个英文名,其控股母公司——J.F.RETAILING集团社长山本良一解释说,新设施会提供“六星级”产品和服务。

日本百货店们曾经对访日观光客——尤其是中国游客寄予厚望。但是,根据日本观光厅对外国人消费动向趋势的统计,2016年第三季度访日观光客消费总额比上年同期减少2.9%,自2011年第四季度以来首次出现降低趋势。人均消费额也开始下降。

这也让日本百货店们开始意识到,观光客固然能提振业绩,但这类收入可能也会有大幅波动。而且,并非第一次访问日本的客流正在增多,一旦店铺与商圈失去吸引力,他们很可能连观光客的钱包都留不住。它们将2020年奥运会看做改造自己与街区的最大机会。

带有文化与休闲设施的复合建筑正在成为继购物中心之后、百货店们关注的新趋势——目前中国也正在经历同样的变化。住友商事社长中村邦晴认为,新百货店模式的成功关键在于融合日本特色,“人们来到银座是为了体验日本式的体贴、热情和传统文化,不仅仅是购物。”能乐堂的功能就像是电影院,与公园一样,它们都能让顾客在GSIX驻足更久。

在城市规划上,这种复合设施因包含公共空间,在功能上不仅起着疏导和聚散人流的作用,还满足开展各种举办活动、表演、展览的需要,相比独栋百货店大楼,它在节省空间的同时,还能给银座这样百货店毗连的商业街区带去活力,因而在近年受到追捧。

设计纽约现代艺术博物馆(MOMA)的建筑师谷口吉生接下了GSIX项目。他在建筑外观融入了日本传统的“屋檐”和“暖帘”元素。“未来,如果流行趋势变化,建筑外观也容易改成别的模样。”谷口吉生说。

(暖帘通常用在日本的传统店铺和居酒屋门前,如同中国的老字号牌匾一样,除了展示店名,还彰显店铺的信誉。图片来源 | ちゅらPhoto日記)

(在GSIX,一至四楼奢侈品店的LOGO都用暖帘形态呈现。图片来源| GSIX)

以一系列《海景》作品为人熟知的摄影师杉本博司,为这幢建筑设计了一个针对VIP客户的休息室LOUNGESIX,那里提供一对一多语言服务,也有高级料理和文化沙龙——这也可以看出,松坂屋更想抓住那些能够带来高额收入的高端人群。

(杉本博司设计的接待室采用了一些有历史感的素材。墙上装饰着日本大正时期的建筑中曾使用的马口铁片(上图),地面材料用的是1912年至1978年间铺在京都电车轨道下的石板(下图)。图片来源| GSIX)

银座是东京最早闻名海外的购物街区。“与后起之秀新宿、六本木的鱼龙混杂不同,银座一直保持着自己的经典。”GSIX的LOGO设计者、设计师原研哉说。

他常常用“Empty(空)”这个词来阐释现在的日本——尽管有层出不穷的新设施,但并没有一处能完整彰显日本特色的价值。银座曾经是东京时尚的轴心,但如今这地位也渐渐消失。原研哉想让GINZASIX未来在新银座承担“心脏”角色。

Case2:一幢老化的地标大楼

(建成于1966年的索尼大楼是银座五丁目最有历史的地标性建筑,也是建筑师芦原义信的代表作。图片来源| SONY)

建于1966年的的索尼大楼是银座五丁目的地标性建筑,索尼一直在它内部设立展示同时期最尖端的电子产品的展厅,平均每年接待400万观光客。

如今,和很多日本建筑物一样,它正面临建筑老化的问题。地震频发,加之建筑物用材多为木材,日本建筑物寿命都不太长。为提升建筑物稳定性,每隔40至60年,建筑物都需要修整或改建。

2017年3月,这幢索尼大楼将停业拆除。建筑拆除后,那块地皮会在2018年至2020年之间,临时成为为东京奥运会准备的“银座索尼公园”,之后将于2022年建成新购物中心。在此之前,索尼专营店将暂时进驻2016年9月于银座开业的购物中心GinzaPlace。

就城市空间而言,东京人均绿地面积仅11平方米,对东京人来说,想坐下来休息会,往往只能找咖啡馆和餐厅。在银座这种核心商圈,比起公园和绿地,地产商更想把所有地皮都用于商业运营,建造更多实用至上的建筑物。

但索尼还是希望借助奥运会机会提升公司知名度,它将在这个公园空间内承办各种音乐会与露天电影等活动。“赞助奥运会是建公园的初衷之一,”索尼公司新闻发言人铃木美聪说,“奥运期间,来银座的观光客一定会感慨,在拥挤的购物商业区,索尼提供了一片可以参加公共活动、歇歇脚的绿洲。”

(为了纪念索尼大楼走过的这50年,索尼于2016年11月12日至2017年3月31日期间在索尼大楼举办了“It'sa Sony展”,既陈列展示了多年来的索尼产品,也展出了索尼大楼的新计划。这是在展览上展出的索尼公园计划模型——虽然不大,却有其公共价值。 图片来源 | ultra-l)

(2016年恰逢索尼创业70周年,在和索尼大楼说再见之前,“It’sa sony”展带着一代人回顾过去50年间索尼每一阶段的发展。看着Walkman、HandyCam(袖珍摄像机)、特丽珑电视等展品,比起看展,人们也在感慨自己与各个时代的索尼产品连接起的回忆。摄影 | 李思嫣)

但是,索尼大楼本身也是个带有历史意义的建筑,它是建筑师师芦原义信的代表作之一。芦原义信采用螺旋式楼层设计,用27层阶梯将一至五楼连接在一起,这个设计被称为“花瓣构造”。很多人认为,它体现了东京在1964年奥运会之后试图塑造的强大自信的城市形象,它的拆除意味着又一个东京建筑杰作的消失。

(在“It’sa Sony”上展出的芦原义信设计的索尼大楼内部结构模型,“花瓣构造”实现了空间利用的最大化,也在视觉上让内部显得更宽阔美观。摄影 | 李思嫣)

这些创新也有可能改变未来东京城市的样子。“银座索尼公园的试验能让政府开始考虑建设公共空间。”早稻田大学城市规划学教授ChristianDimmer说,“其实不仅是银座的消费者,东京市民们都想要享受公共绿地带来的好处。”

精选评论
racy
1月前
中国一线的购物中心文化业已成熟,也区隔了不同的消费阶层。
tom9994@163.com
1月前
希望中国的服务业 多笑一笑 就可以了 很简单的事情 却如此之难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3
racy
1月前
中国一线的购物中心文化业已成熟,也区隔了不同的消费阶层。
tom9994@163.com
1月前
希望中国的服务业 多笑一笑 就可以了 很简单的事情 却如此之难
百利甜
1月前
东京电梯小姐 😂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