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政8年,奥巴马给美国带来改变了么

奥巴马当年的获胜,已经显示出这个国家习惯于以超乎预见的方式发生改变。

“你觉得奥巴马给这个国家带来改变了吗?”1月10日,在奥巴马发表离职演说的这一天,作为一个局外人,我向一些美国人提了这个问题。

至少有两个人的回答截然相反。一个是《纽约时报》记者、CNBC主播Andrew Ross Sorkin。奥巴马上任那一年,他创作的《大而不倒》出版,随即被改为电影,令他声名渐起。“他带来的最大改变,就是让美国乃至世界上的少数派产生一种感觉,任何来自少数群体的人都可能攀升到这个高度。”在回复我的邮件中他这样说。

Andrew Ross Sorkin的确比很多人幸运,他的职业让他有过非常近距离接触奥巴马的机会,这是他的“奥巴马时刻”——离职演说之前,白宫网站征集了很多人分享的“奥巴马时刻”。Sorkin已经两次向我描述过他在空军一号和奥巴马的对谈,“奥巴马对我表达了对于技术和自动化影响未来劳动力市场的担忧,非常有说服力。他显然花了很多时间思考这件事。尽管在他任期内,不过刚刚感受到技术变化对于就业的初步影响,但听他能如此深入思考未来可能的样子,很有趣。”

(年轻时的奥巴马,穿了一件写着“美国梦”的Marc Jacobs的T恤)

另一个人则显得情绪复杂。来自布鲁克林的Dave欣赏奥巴马,但不认为他带来了什么改变,“特别在这个时刻,我想恐怕奥巴马没能有效地让这个国家改变。也许他的确激励了一些个体,但对整个国家来说,他并没做到。”Dave来自布鲁克林的布什维克区,那里很长时间居住的都是艺术家和设计师们,近年来也在到处施工,房价走高,变得“士绅化”。大选结果诞生之前,他会因为想到特朗普会成为美国总统而接连做噩梦。“每次奥巴马演讲的时候,就是我的‘奥巴马时刻’。他总是讲话很谨慎,小心翼翼,用词准确,知识丰富,显得充满智慧。作为如何很好地表达自己,他是个好榜样。当然这个国家的很多人不一定赞成我这种说法,这也是为何我们现在面对一个处处截然相反的人,要很快成为我们的总统。”

这一次,奥巴马并没有像很多总统一样,选择华盛顿作为离职演说地,而是回刦都/weNi巴nMae显,是我6花而绌他仌>(年兾夙徧通管渭是管在绍䪀歇尔亲兄弟副多拜登讲的时爆发「很长旔讲价说。

›我是信仰髯亹劂作重先贤E连他岻统〰过仙后迚䚄明提达臾示讲马漬他未抓屶花了徑溛美囸仌尻’ 财非地衻徑一个国臾同是资任那一处最琴囥巴鋴鋍㎎＀琴帕尔替Itzhas PerlmanT恰钢琴蒙罗Gabriella Mle-croT恀号簧6手花吉尔Anthony McGillT恀屶芜 Air and Simple Gifts⋻”‚,迌他制芜星球最⋛众很题曼音乐囸翰·威廉姆斯John WilliamsT专门作和奥巴马资E他创作篴。
臥,在奥巖这畀下励了一么改剂”

喜欢么反倒蒌硅谷始终保持亲关系绬玜不前有月20161”次,奥还东皌线es">杌菢座缀运递「但于技朥新/w强烈崈有趯这沎国测运,不生来进风做,领埀绬

>臎预见前,这乔近幔乎并沎闻讐为美国总!-- 隚,每。临:票镀次拉那到特支持断旗8年,奥巴见持大断能攮题。

奥巴马当年的获胜,已经显示出这个国家习惯于以超乎预见的方式发生改变。

<
未46">癯g)">
ary are 癟揍评论...peg)ary are /div> inpucript t"hidden"meta name="artTpt " valu nas%2Fno"/div>inpucript t"hidden"meta name="articlevalu nate="15546">inpucript t"hidden"meta nass6#comiclevalu naent
全部评论3
uthor-avata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https://files.cbnweek.hor-avs/8D046975-630E-4556-9F00-E428F8A40405jpeg)">
uteta ">ohyeahg)">
uthor-avata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https://files.cbnweek.hor-avs/83414EA0-E151-4E93-A0EE-9CF53025753Ajpeg)">
uteta ">熊熊g)">
uthor-avatar" style="background-image:url(https://files.cbnweek.h36d0b46bcc0f32dda03ec72c449d108_264x264jpeg)">
uteta ">用昵称_445042g)">
vPPAPP
vPPAPP
an> A vds; (functi,s,o,g,r,a,m){i['GoogleAnaly3 asObject']=r;i[r]=i[r]||s; (function(i[r].q=i[r].q||[])_vds.pavg docus)},i[r].l=1*new Date();a=sment.createElemo), m=sment.getElementsByTagNoipt')a vds.a=1)a ipt g;m s.parentNode.insertBefa,m))(); [];wi,s = docu,ame('scr,l ? 'httpwww.google-analy3 asweek.hnaly3 aswjsr,lgariptga('ent.crntIdUA-66946541-8ntIdise.riptga('senuntIdpd-iview'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