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要弄清楚这4件事 票务网站就能轻松打败黄牛党

搭建了一个可供买卖双方自由交易的现场演出票务平台,让票务信息流动起来——甚至把“黄牛”也纳入进自己的体系中。

授课人:西十区创始人李明伟

在中国,票务市场的机会还有多大?

中国飞速增长的文化演出市场,正让更多公司看到演出票务的价值。西十区创始人李明伟在2009年意识到了这一点,当时他担任《中欧商业评论》的主编,研究了美国票务公司StubHub的案例,后者在2006年被eBay以3.1亿美元收购,当年的交易收入达到了50亿美元,毛利率在25%左右。

李明伟发现只有两三亿人的美国文化市场,现场演出产业的规模却是中国市场的100倍左右。由此,他判断国内的文化消费升级也会催生一批想做中国版Stub Hub的创业公司。“我们已日益被信息包围,生存状态离真实越来越远,这反过来会促进我们对真实生活的消费体验,这和工业化时代旅游业的发达是一个道理。”

西十区与其他购票网站相比,有什么差别?

2011年12月,西十区搭建了一个可供买卖双方自由交易的票务平台。在这一模式下,各方可以在平台上自行转让门票,主办方、各级代理商、场馆都能大规模售票,此外,小经销商和个人卖家也可以单张出售,出售价格由卖方决定。作为平台,西十区则负责门票验证、保真等服务。

西十区有一套基于竞价系统的售票排列方式,卖方提供的门票按照价格、成交单数、卖家信用等权重维度排列后推送给用户,对比“黄牛”的一口价,竞价排列让用户看到更透明的价格。张学友演唱会快要开演的时候,一张原价380元的票在“黄牛”手里卖到了1000元以上。但在西十区平台上,200多家卖方挂票比价,价钱并没有涨得那么离谱,2016年11月18日至21日的张学友上海演唱会因此在3天内卖出1万多张门票。

自由买卖,是西十区的主要推销策略。在现场演出市场中,一级票务市场包括了主办方、总代、场馆等机构。受制于代理模式,这些机构会将门票全部分包给各级代理商,层层消化票源,提前结算。代理商再将门票分散到各个零售渠道,比如淘宝、赶集等平台上出售给用户,由二级市场去比价操作。二级市场指的是一些小经销商或个人的转让,根据供需变化,流通在二级市场的门票会涨价或打折。

平台在创立初期如何对接上游供应商和下游用户?

交易平台最大的问题在于怎样对接上游供应商和下游用户,在西十区上线的最初阶段,李明伟认为票务是上游代理商和下游大众用户都会接触到的资源,只有抓住产业里最强势的资源型“黄牛”才能解决问题。

当票源进入二级市场,首先会流到资源型大“黄牛”手里。长期以来,资源型“黄牛”就像批发商,他们从经纪公司、主办方、赞助方手里拿票,然后交给中小型销售“黄牛”分发。在整个产业链上,资源型“黄牛”相对集中,比如上海徐家汇万体馆旁边的裕德路,一条街上有上千家票务公司扎堆,西十区的地推团队每天找四五家包括“黄牛”在内的票务公司,让它们入驻交易平台。

到了2013年3月,西十区积累了十几万用户,公司开始向平台转型。

如何保证票源的真实性,以及平台价格合理性?

为了保障票源的真实性,西十区要求卖家的每张票需缴纳20元保证金,或缴纳几千元的固额保证金。除了保证金制度,平台还通过身份认证制度、无票赔付制度、卖家等级管理制度及买家评价诚信体系,来保证交易信息的完整性,这也让西十区在此后4年的交易中违约率下降到0.2%。

在过去两年中,西十区平台上有3万多卖家入驻。随着代理商入驻越来越多,西十区在后端建立了类似证券交易系统的竞价系统,在这套交易系统里,票价由卖方发起,但平台在类比所有报价后,会自动筛选出最优方案推送给用户,所有流量会向报最低价的公司倾斜。

西十区坚持平台模式,未来不考虑自己拿票定价,“既做裁判员又做运动员,是破坏平台的规则,通过市场化竞争使票价平抑下来,是更长远的一种做法。”李明伟说。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