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侠盗一号》和姜文为什么会选择彼此?

以前的好莱坞大片中中国人的角色都在打酱油,而这次姜文和甄子丹是小分队中的重要成员。

迪士尼重启星战系列之后推出的第二部电影《星战外传:侠盗一号》在上周五上映了——这个档期,与去年的《星球大战:原力觉醒》时间相近。

《侠盗一号》是星战的第一部外传,剧情来源于1977年《星战4:新希望》片头那个标志性的梯形字幕里的一句话:义军成功窃取了帝国终极武器“死星”的机密蓝图。

与《原力觉醒》相比,这部电影又是一个新的尝试,其特别之处在于片中——至少这一部里——没有绝地武士,更没有从天而降的救世主来拯救世界,所以这部电影的重点是星战世界中普通人之间复杂的关系。导演加里斯·爱德华斯在导演特辑中说:“我们正在拍摄的,正是我最爱的电影系列,然而如果太过敬畏,不敢做新的尝试,不敢去改动或冒险,那你能为观众呈现什么呢?”

与去年粉丝想要什么,就给他们看什么的策略不同,《侠盗一号》在平衡前作影迷和新观众上显得更自信了些。《原力觉醒》中,第一次掌镜星战系列的导演J·J·艾布拉姆斯,选择了一条最安全的路,那是一个完全复刻《新希望》的故事——老角色、老战机、老机器人重现银幕,每一个像老星战致敬的桥段都引发了星战迷们一拨又一拨的欢呼。

这对于已经把星战当作美国文化一部分的北美市场而言,当然没什么问题,上映之后,它也迅速打破了各项纪录,取得了20亿美元的全球票房成绩。但对非星战粉的观众而言,这种做法不可避免地给其造成了一定的观看障碍。

尤其是已成为全球第二大票仓的中国市场,大多数中国人的成长记忆中没有“星战”的印迹,《原力觉醒》作为第一部“星战”进口片在这里最终取得8亿多元人民币的票房,这个成绩,放在去年那个势头强劲的市场大盘中,并没有达到迪士尼的预期。

好莱坞已越来越依赖海外市场,在制作每部大片的时候,这些电影公司也都会考虑影片在全球范围内的推广方案。对于星战系列而言,中国是个充满挑战的市场,而这回,迪士尼把希望寄托在了两位中国演员的票房号召力上。

尽管在影片中植入国产品牌,为电影增加中国演员的戏份已经成为了好莱坞的惯用做法——迪士尼旗下的漫威就是其中代表,但在大部分观众看来,这种植入过于生硬和谄媚,而这回在《侠盗一号》电影中,姜文和甄子丹终于不再是“打酱油”的存在了,他们是小分队中的重要成员。

在指导这部电影之前,爱德华斯就看了很多有关中国的项目,比如两人的代表作《让子弹飞》和《叶问》。在选角期间他花了将近8个月的时间加深对演员的了解,也都分别和甄子丹与姜文通过Skype沟通过。

被问及在影片中对中国演员的选择问题时,爱德华斯对《第一财经周刊》说:“长久以来绝地武士都是以欧洲面孔而出现的,虽然这部电影中不会有绝地武士的出现,但是原力是一种希望,我想通过不一样的演员来诠释这个星战中的共通的概念,因此我走访了很多外来移民聚居区,感受他们不一样的文化,想用不同的族裔来填充这个内涵。这部电影的这种复杂的关系来自于多样化的人物背景设定,从演员身上观众可以感受到自己文化中的一部分。”

如今,在中国市场宣传,投放电视广告的方式可能并不像在美国那样有效了。《原力觉醒》上映前,迪士尼曾请来广受年轻观众喜欢的偶像鹿晗作为宣传大使,集中推出大量品牌合作和授权,并投入了大笔宣发费。

但在《侠盗一号》上,迪士尼的市场部却选择加强与意见领袖的合作,两位在影响力上分量够重的中国演员的表现也被当成了重要的宣传点。

《侠盗一号》1月6日(周五)在中国内地上映后,就成为当周的首周末票房冠军,截至1月10日,上映5天,其票房已经突破2.5亿元。

2016年,迪士尼以16部电影高达76.05亿美元的全球票房收入稳坐2016年度冠军;2015年,虽然全球票房冠军被环球影业攫取,但迪士尼却创造了“好莱坞六大”在中国内地的最高年度票房纪录——引进的8部电影总票房达到了61亿元,占当年进口片票房前十中的五席。

那么2017年呢?《侠盗一号》至少给迪士尼开了一个好头。

《侠盗一号》和姜文为什么会选择彼此,我们对姜文的这篇采访或许会告诉你答案:

CBNWeekly=C

姜文=J

C:为什么这回想要尝试在好莱坞的电影中扮演一个角色?

J:我不是星战粉,也没怎么看过这个系列,以前的好莱坞大片中中国人的角色都在打酱油,英文剧本我看起来也费劲,开始是不怎么感兴趣的,但我儿子女儿是星战的铁杆粉丝,他们觉得这个角色是个英雄,我想做一件让他们高兴的事情。拍完之后我成了星战迷,现在觉得自己确实该补上这个系列了。

C:导演是怎么解释你这个角色在侠盗一号小分队中的职能的?

J:通过视频我们聊了40分钟,我开始觉得自己是酱油,是个老抽的角色,但后来发现剪辑完还是挺重要的角色,没我不行。葛优说过,有姜文在的电影都是喜剧,我平时看上去很爱发脾气,但你不觉得我发脾气也挺可笑的吗?导演可能也是看到这一点,让我成为了里面的笑点担当。

C:第一次加入好莱坞的工业体系去演大片,怎么适应这个体系的?

J:传说中的好莱坞我也没见过,因为我们主要是在英国拍的。我感觉这回3亿多的电影跟我自己拍电影挺像的,共同点是演员、导演、工作人员都有极大的自主性和自由性,不断把东西往最好的方向做,而不光是一个买卖。我后来弄明白了,要不是投资特别多做到好的极致,要不是投资特别少但找到独特的卖点,中间的那部分才是被误认为的好莱坞模式,当不当正不正,是病态的。

C:你曾经说过能让你开始工作的只有“兴趣”这一件事,这回的工作中你感兴趣的是什么?

J:爱德华斯是一个很可爱的人,特别坚持自己,这跟我有点像,他也很幸运,卢卡斯影业是一个以导演为核心的公司,不是我们常听到的制片人中心制。我在现场的一个乐趣就是在想,天啊,这个哥们还能怎么拍啊,他们不要重复别人拍过的东西,要新的。

C:学习到的最不一样的东西是什么?

J:最大的感悟是,把钱得花到位,不花没有好东西,没有好质量就拿起跟观众忽悠,背后藏的都是怎么对赌怎么挣钱的心思,这有什么意思?真正好的电影公司,钱是投给导演的,给做内容的人,不是投给管理层改善生活的。现在卢卡斯影业的总裁肯尼迪一直跟着斯皮尔伯格做导演助手,他现在都还会在现场盯着电影的拍摄,而我们的人太懒了,太爱穿着西装当大佬了。

C:怎么看待爆米花电影和作者电影的?

J:我是学戏剧出身,是在中国长大,我们的生活和学习背景让我们没有那么轻松,没有那么爆米花,我觉得我拍不了爆米花这种东西,装也装不出来,我的成长背景是有一些深刻性和复杂性的,而电影从来不排斥深刻和复杂。但我并不反感这种电影,我很羡慕我孩子的童年,他们迷恋的东西这么好玩,这么多大人在很认真的为孩子们生产童话,这点我很感动,我小时候谁会替孩子想事儿?

C:会想去尝试一下跟好莱坞合拍电影吗?

J:我会评估一下我自己能不能做,是不是喜欢去做,这是我跟别人的区别,别人很多是觉得自己该做,我不以为然。我手里转过10多个好莱坞给我的剧本,也有打怪兽的,也有科幻的,我都没拍是因为我觉得我得对得起我自己,喜欢才能做。

C:个人比较偏爱什么类型的电影?

J:我喜欢看老电影,不喜欢新电影,就像有个作家说过要看死人的书,不要看活人的,经过时间筛选出来的东西才是靠谱的。我不是影迷,从来不拉片子,谁的片子都不拉。

C:会介意观众对你电影的评价吗?

J:好多人说看不懂我的电影,姜文的电影都看不懂这得多傻啊。他肯定不是真的看不懂,就是想撒这口气,那我就无所谓了,反正吃亏的不是我。

C:身边的朋友是怎么评价你的?

J:有句话糙理不糙的叫“有屁不放,憋坏心脏”这个很重要,还有一种叫“没屁乱挤,锻炼身体”,这就跟你要抒发的东西没关系了。这是一个很聪明的学者,我一个很好的朋友说的,老姜你是前一种,有屁要放的人,我做不了锻炼身体的事情。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14330772@qq.com
1月11日
才看完侠盗一号,说实话叙述的部分太长,中间有一节想睡觉。应该是对人物关系还是不清晰吧!最后就看打斗场景了。评价一般。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6
bang
1月11日
作为一个星战迷,觉得侠盗非常好看!选角选得确实很不错
熊熊
1月11日
我是个星迷,不管哪一部都没有睡点,这里面人物关系很清晰,不清晰的也只是你没看过全部的系列,也没注意过每一部的细节,打斗场景来说就是一直都是星战式的,一直都是这样,老的也是,新的也是,这是向星战系列传统致敬,而且如果没有小人物的衬托怎么会有大人物,你们又有几个人知道维达为什么最后没去追击那个飞船吗?不知道的有在这里瞎说的都是委迷,最后那个女的又是什么人,这个和最后都是有联系的,就说一个人,知道天行者吗
xr000311
1月11日
我覺得俠盗一号廷好看的,增加了星球大戰的戰爭感,樓上不會看的就不要亂說,人物關係多清晰,完全跟星戰4對接
CBN Weekly
1月11日
原力觉醒请鹿晗绝对是一次失败的尝试
14330772@qq.com
1月11日
才看完侠盗一号,说实话叙述的部分太长,中间有一节想睡觉。应该是对人物关系还是不清晰吧!最后就看打斗场景了。评价一般。
qn12star
1月11日
标题还会变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