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星巴克不同 LINE咖啡店里没有形单影只的顾客

年轻人总是成群结队地出现在LINE FRIENDS CAFE。他们从不在这家咖啡店打发零碎的时间,而是至少完整地腾出大半个下午,“耗”在这里。

她为《第一财经周刊》2017年第1期采写了炫公司文章《LINE产品用不了,周边生意却超好》

我有一盏LINEFRIENDS CAFE(下简称LINE FRIENDS)跟荷兰设计工作室Mr. Maria联名推出的布朗熊台灯,一个鸭子莎莉的U型颈枕,一个莎莉的马克杯,一个可以拉伸的可妮兔便携钥匙扣,我还准备入手一个聚集了众多LINE家族角色的电脑包,用来装我的MacBook刚刚好。

坦白说,这些产品对我的生活来说并不是必要的,尤其是它们的售价并不亲民,比如那个MacBook电脑包的定价是268元,而布朗熊台灯目前尚未在中国内地上市,代购价格则在2500元左右。但有意思的是,我发现身边几乎每一个朋友,或多或少都买过LINE的周边产品,或者去过它的咖啡店。

这也正是这篇文章想要解决的问题,LINE是怎么推动我们做出这些消费决策的?

越来越多的公司把注押在中国的年轻消费者身上。它们似乎达成了一种共识,中国的中产阶级正在崛起,并且依托于处在快速成长中的80后至95后这一群体迅速壮大。几乎所有的消费品公司都把目标瞄准了他们,仿佛这个群体身上有攫取不完的利润。

出生在1980年代往后的年轻人几乎是中国近代史上第一批开始对“生活”这个概念产生探索欲望并逐渐形成全新认识的一代人。他们生活在物质最富裕的年代,完整经历了互联网对人类生活方式的革命,因此也对全新事物保持了相当高的接纳度。LINE作为一款在日韩等亚洲地区爆火、在中国被禁用的社交应用,被这群年轻人看作是“潮流”。

大公司对中国年轻消费者的判断当中,唯一的偏差之处在于对未来的预期过分乐观。年轻人通过消费来追求生活方式的同时,也意味着他们在未来难有存款。这代表可掘取商业利益的后劲可能不足。这一代人特有的消费价值观里所存在的不稳定因素,又决定了他们的善变和不念旧。一旦一个品牌的经营之道发生偏差,就很难抵挡被抛弃的命运。

回过头看,LINEFRIENDS在中国的成功显然赢在了时机。

在商业世界的发展进程中,时机起到了相当程度的重要作用。就像如果错过了1998年至1999年,中国的互联网产业格局绝非今天的局面,腾讯不会成为三大巨头之一,网易不会有机会成为今天的网易。

LINEFRIENDS开创了打破边界的新零售形态,持续壮大的IP形象、超大量的周边衍生品和咖啡店三者被紧密融合在了一起,从而绑住了正缺乏探索目标的年轻消费者。这是一群仍旧喜欢夜宵吃烧烤,但不再互灌啤酒的消费者。他们急迫地想要定义一种新的生活方式。

而LINEFRIENDS刚好就在这里。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精选评论
大头葱
1月9日
可能是对Line的风格不感冒,又或者说往往都是形单影只,所以从来没有在Line消费过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9
一颗灯泡一张碟
1月4日
这是个拍照的好地方啊!现在哪里适合拍照哪里就有生意,大家都想萌萌哒
用户昵称_434524
1月4日
作为年轻人的我,我认为这并不是萌的问题,而是年轻总会感觉到内心缺少一些东西,不满足感或获得感引发的尝试心理。
HeatherZhang
1月6日
“这是一群仍旧喜欢夜宵吃烧烤,但不再互灌啤酒的消费者。”我喜欢这个对“80–95后”的评价!
qn12star
1月4日
不得不说设计的东西抓住了年轻群体爱萌的心
AkiLin
1月4日
用户昵称_468371
7月6日
阿狸和兔斯基做咖啡是否还有这样的影响力
大头葱
1月9日
可能是对Line的风格不感冒,又或者说往往都是形单影只,所以从来没有在Line消费过
大头葱
1月9日
成都太古里的Line可能需要更多一些的座位
Chelsea
1月4日
这篇文章分析的不错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