直播火了一整年 接下来该在内容和商业模式上创新了

生活乏味的受众是直播平台的主流客户,这意味着,这些平台要想吸引品牌广告主,通过广告方式变现并没有那么容易。

她为《第一财经周刊》2016年第50期年终特刊采写了年度创业文章《热闹之后,全民直播的这一年》

将直播选为今年的“年度创业”,这件事儿几乎没有什么悬念。

手机性能的提升、4G网络的发展是先决条件——用手机摄像头拍摄并且实时压缩传输,让网络另一端的观众同步收看,这些在两年前是不可想象的。

那个时候“直播”这个词仅仅跟电视节目、体育赛事以及真人秀场联系在一起——它们拥有专业的录制设备,会在固定的时间地点为观众呈现内容。

但手机直播提供了另外一种可能:无论你从事什么行业,正在经历什么有趣的事,你都可以随时随地打开手机摄像头,同其他人分享。这就是所谓的“全民直播”。

数十个直播App在2015年下半年到2016年间陆续诞生,还有更多的电商、教育、媒体等公司推出了自己的直播频道。但在这番热闹的景象背后,我们试图搞清楚的问题是,手机直播到底影响了哪些人群。

然而,在寻找直播的用户上,我遇到了困难。

“你看手机直播吗?”我在我的朋友圈里问了一圈,得到的回答多数是“不”,有几个肯定的答案来自男性朋友,他们告诉我,他们会看游戏比赛的直播。

其中一个出生于1991年的小伙子说:“让我对着手机看一个不那么漂亮的大脸,拿东北话念观众评论,唱流行歌,这有啥好看的?”

好像是没什么好看的。几乎每一个直播App里,上首页的都是美女、帅哥在唱歌聊天,或者在做一些更无聊的事情——吃饭、发呆甚至是睡觉。 

我的朋友圈里也有一些不那么“典型”的主播——科技媒体的记者在直播某场行业大会,两个孩子的妈妈在直播她的育儿经——他们的受众都相对较窄,而且收看的观众基本上是他们从其他渠道带过去的。

新世相联合创始人汪再兴是这样跟我说的:“你会发现你周围没有人看直播,因为直播的受众偏低,在二三线城市最受欢迎。”TalkingData的数据报告支持了他的说法。

不过我还是找到了一个来自一线城市的直播观众。他来自北京,工作是家电销售员,“除了工作没有什么爱好,生活很乏味,看直播是用来打发时间的唯一消遣。”他告诉我。

这个现象至少说明了一个问题:直播平台想吸引品牌广告主,通过广告方式变现,并没有那么容易,毕竟,向生活乏味的人推销有品质的东西,本身就是很有难度的。但直播平台们显然并不愿意承认这一点。

至少目前来看,移动直播平台的收入仍然依赖打赏分成,在PC时代的“真人秀场”中被证明可行的商业模式在移动端依旧是主流。。

“全民直播”是个美好的愿景,就像微信公众平台的slogan,“再小的个体也有自己的品牌”,然而即便人人都可以参与,最终能做出成绩的往往都是全职投入的——这样的话,移动直播的主播跟PC秀场的主播又有什么区别呢?

热闹过后,除去喧嚣的外衣,在内容和商业模式上寻找创新,恐怕是当下直播平台们亟需解决的的问题。

精选评论
deadly1943
2月前
强行向生活乏味的人推荐有品质的产品那就是品牌的问题了吧。开零食店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3
deadly1943
2月前
强行向生活乏味的人推荐有品质的产品那就是品牌的问题了吧。开零食店才是正确的打开方式
英国工作
2月前
同意1943
surpr1es
2月前
肉松饼:???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