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块钱换30万保障 网络互助是否会成为下一个P2P

网络互助是一种有点类似保险的大病保障方式,但目前它从模式到监管都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当然,这也意味着你将成为市场的先行者。

授课人:互联网互助保障平台“水滴互助”创始人沈鹏

网络互助平台和网络众筹求助的区别?

最大的区别在于预付费的设置。按沈鹏的说法,“这种模式可以理解为标准化的预付费众筹”。预付费的目的是在人有困难的时候,能确保有金额支付,而不是张罗筹款,给用户一个安全感。

今年1月,沈鹏还在美团外卖担任全国业务负责人的时候,一名美团外卖配送事业群员工的母亲被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手术费用需要30万元,除了他自己筹集的资金,还需要大约10万元。听到这个消息后,沈鹏在美团内部帮忙张罗捐款,前后4天总共筹措了4万多元。后来,该员工又在众筹平台轻松筹上发布了筹款项目,用近一个月的时间筹够了剩余的6万元——但事实上,这6万元仍然来自同事朋友。

这件事让沈鹏看到,如果有人得了重病,有资金需求,现场发起筹款的方式有很大不确定性,而且效率很低。尤其是对于那些没有保险或者保险额度较低的人群,重病资金来源是极大的难题。

这是沈鹏创立水滴互助的初衷,其做法是,用户支付9元成为会员,180天观察期之后,就能够享受相应的赔付权利,最高赔付金额30万元,该金额由平台的用户平摊,单人单次分摊不超过3元,但如果多次赔付扣款后,账户余额不足时,用户需要充值续费——这是个有点类似众筹也有点类似保险的模式。

国内外还有哪些网络互助平台吗?

国外有一种“相互保险”——风险相似的人结成特定组织,共同缴纳保费形成基金,当组织中有人发生灾害损失时,由该基金赔付。

这种相互保险已诞生上百年了,此前并没有结合互联网,效率因此并不高。互联网出现之后,则帮助这种模式打破了地域限制以及信息不对称的障碍。

比如美国初创公司Lemonade,它当时被称为“P2P”保险,尚未运营的时候便获得红杉美国1300万美元的种子投资,此外还有德国的Friendsurance、英国的Guevara。它们鼓励用户通过社交网络邀请好友共同结成互助关系,用户缴纳的保费资金池用来应对赔付,剩余的则返还给用户。

而在国内,以相互保险为理念的机构也在不断涌现,2014年成立的e互助、夸克联盟,今年上半年成立的17互助等,以及更多不知名的互助平台,总计有十余家。此外,保监会今年批准了3家相互保险组织筹建。

水滴互助的模式以及与商业保险的对比

水滴互助将用户按照年龄分为3个群体,分别对应少儿健康互助计划、中青年抗癌计划、中老年抗癌计划3款产品。由于发病概率不同,最终每个群体的实际发生费用是不同的,以中青年抗癌计划为例,经精算师计算,预计每个用户一年需分摊的总费用在150元左右。

即使是需要续费,水滴互助的费用也远低于传统商业保险的保费。为了区别于传统商业保险公司,水滴互助不会在保费上赚成本,在公司发展初期,所有成本开支由融资支撑,而未来的盈利来源则是增值服务。

沈鹏认为,正处于新事物的网络互助生意第一阶段的竞争是主要应专注两件事:一是低成本、快速地获取用户,把用户规模做起来。其次是赔付,把骗保识别出来拒之门外,并给真正患病的人赔付。

监管是最大的难题与风险

与国外不同的是,国内的相互保险发展缓慢,政策长期处于空白状态。2015年1月,保监会首次对外发布《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此举一定程度上可以视为监管层对保险行业创新的支持。

水滴互助目前还没有发生赔付,但是已经建立好了3层审核机制。第一层由内部员工联合保险公估公司一起调查,第二层交给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调查核实,最后的结果在水滴互助平台上公示。

对于包括水滴互助在内的所有互助平台而言,监管是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按照保监会发布的《相互保险组织监管试行办法》,它们并不符合相互保险组织的规定。今年5月,保监会专门针对互助平台回应称:这些互联网公司不具备保险经营资质或保险中介经营资质,“互助计划”也非保险产品,在财务稳定性和赔偿给付能力方面没有充分保证。

为了获得更多的信任背书,水滴互助已经和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达成资金托管协议。它几个月前发布的互助资金公示显示,已经由招商银行向“中国社会福利基金会”累计打款3次,共计718.6961万元。

总之,网络互助仍然是一个从模式到监管都存在诸多不确定因素的事情。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