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息泛滥的时代 做推送生意必须注意这几件事

在信息泛滥的时代,基于兴趣的个性化信息推送或许会是资讯平台的一个正确打开方式。

授课人:即刻创始人叶锡东

信息泛滥的时代,订阅推送的生意还可以怎么做?

即刻的推送逻辑并不依靠分析“你应该会喜欢”的“头部信息”,而是把那些长尾的兴趣内容做成话题,让用户直接关注,并持续追踪。这些主题内容抓取的不只是新闻资讯,还包括了美妆视频、表情包、知乎问答等基于互联网的所有信息形态。

不同于今日头条这类聚合资讯类应用,创始人叶锡东将即刻定位于“基于兴趣的极简信息推送”。

它更像是一个手机上的超级策展人。比实体展览优越的是,这些主题的“颗粒”能被研磨得非常细碎。你可以找到“又有大公司宣布破产了”、“一觉醒来世界发生了什么”“川普建设美利坚”这些新闻类主题,也可以找到“《西部世界》更新提醒及评价追踪”“法医秦明的刑侦学科普”等偏豆瓣兴趣类的主题,还可以关注“MUJI周边店内地开业提醒”“日本限定美食精选”“ TOPSHOP打折提醒”“女生发型指南”等非常生活化的主题,甚至还有熊本部长的表情包更新。

即刻的9号员工果果就有一个属于自己的萌图主题,这只被捡来的流浪猫获得了近万人的关注。这些基于不同兴趣“颗粒”的长尾主题在即刻目前约有2000多个,诸如“豆瓣8.0以上的电影”这样的主题,目前关注人数已经超过了180万。

“兴趣订阅”的点子如何想出来的?

“航空里程优惠提醒”是即刻的第一个话题,正是一张优惠机票让叶锡东有了创业的想法。2013年,叶锡东还在硅谷的Google工作。他的航空联名信用卡每年都有一次大幅度里程促销优惠,如果抢到,足够兑换美国往返国内的机票。叶锡东已经连续错过了3年——毕竟每天泡在航空论坛中刷优惠信息太浪费时间,他决定自己做一个产品,一有消息就自动提醒。2014年上半年,叶锡东向父母借了150万元“基金”回国,创办即刻。

推送的难点在何处?

叶锡东认为“即刻”应该像手机上的搜索引擎一样界面简单,“哪怕是农村老家的亲戚也能一上手就会使用”。他希望即刻能全面了解每一位用户的各种习惯和兴趣后,用人工智能提供个性化信息。

但这一想法在最初的运营中难以实现。由于每个主题内容不同,这意味着每个内容需要的爬虫抓取技术都不一样。体育类和金融类话题相对简单,可以通过抓取成绩和数字来识别,但娱乐类的主题考虑的因素就多了,一位明星的消息来源可能来自多个渠道,比如微博、Twitter、Facebook、Instagram等多个社交账号,以及多家媒体对这些明星的采访。对于即刻来说,这就需要设置不同账号和新闻的权重,比如日韩和欧美影星的Instagram权重会大一些,国内明星就要把微博的权重设置加大。

另外,去除重复内容也需要考验技术。不同信息源的内容会重复,有些是转载改了标题,有些是正文内容重合度较高。这需要运用到自然语义的技术,对关键字的抓取逻辑是个考验。

过去一年中,即刻用“人工编选主题+机器爬虫搜集”方式在选择主题。应用内的话题每天保持在3至5个左右的增长,可是这些“兴趣颗粒”都需要人工制造,这在长尾需求中显然供不应求。

运营组会通过“小秘书”的功能收集用户的需求,如果累计足够的人数,就为此建立主题。在最新的版本中,用户还可尝试自建主题,设置兴趣点并持续追踪。

没有广告的推送,盈利点在哪?

即刻现在还没有加入广告,关于盈利模式,叶锡东早已想明白。内容和广告在他看来已经越来越难分离,因为特定的信息对于市场是广告收入,对于用户可能就是迫切需要了解的信息。

比如周杰伦在上海演唱会,推送给一个普通的新疆用户是广告,但是对于一个上海的杰伦饭就是有价值的内容,主题页面可以放买票信息和海报。当这些颗粒化话题越来越饱满时,用户也就变得立体。比如可以从他感兴趣的品牌,推测其消费历史,从而去推测其买车时的偏好—ta更倾向于特斯拉、比亚迪还是奔驰,这些都能够通过大数据关联推测。

即刻目前约有300多万订阅用户,每月活跃的用户在100万左右。他们的用户主要以一二线城市的学生和白领为主,男女比例从一开始清一色的男性到了现在接近6:4的比例。随着群体的逐步扩大,最初以技术人员为主的小圈层在向多个小圈层叠加的大众人群渗透。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