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阻止女友买一个拍立得?不妨先了解它为什么卖得好

数字化的浪潮中,总有一些逆流而上的产品。

一位男士在知乎上提了个问题:“如何阻止女友买一个拍立得?”

“我之前以为她只是想要个相机,于是买了个GF6(松下的一个微单型号)。现在才知道她还对拍立得念念不忘。最近她生日到了,我能很强烈地感觉到她希望我送她一个作为生日礼物。我很纳闷,三千元的微单怎么就比不上三百的拍立得了,有了奥迪还要买QQ?”

最终,这位来自火星的男士并没有买给女友拍立得作为礼物,但是这并不影响这款产品销量的快速增长。

根据消费者调研公司NPD在今年10月31日发布的数据显示,从2015年9月到2016年9月,拍立得在全球的销售额上涨了148%。在那一年中,拍立得的相纸销售额超过了350万,翻了一番,而相机的销量上升了166%。其中,富士是卖得最好的拍立得品牌,紧随其后的是宝丽来。

(小巧便捷的拍立得,是许多女孩“愿望清单”中的必备。)

美国公司宝丽来是“即拍即现”照相机的发明者,由于台湾地区把这家公司叫做“拍立得”,因此,这个名词也变成了大家对于“即拍即现”相机的代名词。

2001年,宝丽来破产,4年后,公司被明尼苏达州企业派特斯全球集团买下。但拍立得市场的主导权渐渐地转到了富士公司上。

富士的即拍即现的照相机品牌叫做“趣奇”(Checky)。2008年富士趣奇仅卖出了25万台。2013年开始,它的销量开始以大涨,达到230万台。负责人估计2016财年,富士趣奇的销量将突破 650 万台。去年10月,富士胶片又投资了10亿日元(约合0.52亿元人民币),以增加趣奇30%的产量。

商业世界就是这么有趣,看似一款玩具的照相机却抵抗住了智能手机和数码相机的夹击。

1.因为外形漂亮?不,社交属性才是关键

大四学生程璐已经拥有了一台佳能单反相机,但她还是打算再入手一台富士趣奇。

比起其他相机,拍立得的价位更加容易让年轻人入手。不到500元的购入门槛,1/60秒的快门、0.6米以上的拍摄距离,这样的性能足够用来拍摄纪念性的照片。

“拍立得的畅销并不是由于低价格导致的消费冲动引起的。”NPD的分析师说,“而是通过利用技术驱动达到照片的最原始的社交属性,可以让用户立即分享他们刚拍下的照片。”

(拍立得按下快门后即刻出像,用户可以立即分享拍下的照片。)

在程璐的班级,有三个女生购买了拍立得相机,去年班级集体献血的时候,献血者还没有拔掉手臂上的针头,他们就把拍立得打印的献血照送到每位同学的手里了。

作为一款相机,拍立得有一个令程璐这样的专业摄影者不满意的缺点:成像效果不够出色、对比度有问题、偏色严重,会自动给照片加上滤镜。但这些缺陷在这款产品中并不重要。智能手机拍摄的照片可以满足数字世界的社交功能,拍立得则可以同时满足虚拟和现实世界的社交需求。

按下快门之后马上出像的惊喜感对于大多数女性来讲是很有诱惑力的。她们静静等待空白的相纸显现出画面也是一种非常独特的体验,消费者们会分享、传阅这张独一无二的相片,在相纸空白的部分写写画画,或者在社交网络上发布一条手握照片的状态,然后把它放进钱包。

(你一定在社交网络上见过手握拍立得相纸的照片。)

当然,除了“分享”,“比较”也是社交心理学中不可忽视的一环。在文章开头的那位男士的女友,她想要一个拍立得的原因中的一点是:有人在她的一个女同学生日时,送了一台拍立得——她也希望能收到同样让女同学们引起羡慕之情的礼物。

2.它是相机中的快消品,也是一种生活方式

拍立得经常被消费者抱怨的一点,就是相纸价值不菲。在富士的天猫旗舰店里,普通的白边相纸一张要价4元人民币,而宝丽来的相纸价格更贵,一张要20元——这意味着,程璐买一百张相纸的钱差不多够买一台入门级富士趣奇了——这正是拍立得的生意。

硬件销售量越大,相纸的购买量也会越多。这种高于普通照片打印的成本也带来了微妙的心理变化——程璐甚至觉得,挑选花边、黑白、白边或者纯色的相纸也成了乐趣之一,这种成本也加重了好片带来的惊喜和废片的失落。

(富士推出的带有卡通人物印花的相纸。)

让富士胶片中国的一次成像产品销售部长陈茵担心的则是,中国消费者对相纸的热情并没有欧美和日本那么高:“趣奇相机从在中国上市到现在,卖出了五六百万台,每年消耗相纸的比例是1:3。也就是说,每售出一万台相机对应三万包相纸。在日本和美国,这个数字要高出很多。”陈茵猜测,这是因为中国消费者觉得相纸偏贵。在无法降低相纸价格的情况下,如何让消费者感受到一次成像的乐趣,是富士中国要想办法的地方。

为了促进更多的销售,富士在尝试和年轻人做更多互动。今年9月,它首次推出了黑白相纸,还与香港知名潮牌B.Duck合作,推出“小黄鸭”拍立得。在这之前,拍立得HelloKitty系列就是“爆款萌宠”。

(拍立得的HelloKitty系列相机。)

它也在尝试推荐更多的“场景”玩法。手账、母婴成长手册、照片书……它甚至鼓励顾客把相纸贴在鞋箱上,方便取用鞋子;或者为顾客提供可以插进拍立得相纸的扑克牌。

想要抵抗数字化潮流,将这个产品变成一种生活方式是一个聪明的做法。类似的产品还有手账——这也是一个在数字化产品发明之后还能保持热度的“传统”产品。

3.别以为它就自然火了,公司在背后还是花了很大的力气

过去一年里,百度指数给拍立得的搜索人群画像是,20-29岁人群占48%;19岁及以下约23%。出人意料的是,男性和女性的用户的比例各为一半,这和拍立得的礼物属性有关。

这个基础让富士瞄上了支付能力较强的28-35岁的男性的钱袋。“我们想用设计更中性的WIDE300、instax mini 70、mini 90,吸引更大的用户群体。”陈茵对《第一财经周刊》金字招牌TopBrands说。

“双11”前夕,女子偶像团体SNH48的成员们背着富士趣奇相机——而非包包走了一场秀。对见惯了跨界营销的消费者而言,这种玩法也许并不新潮,但值得注意的是,这些上了T台的相机里,有几款主体颜色是黑色或棕色,线条硬朗,看起来更像单反——这些产品和这场营销活动都是为了吸引男性消费者。

(富士WIDE300系列线条硬朗,可能更吸引男性消费者。)

傻瓜式“一按就出像”的功能已经无法满足消费者越来越多样的需求。富士的Mini70增加了Hi-key美颜功能,并支持自拍;mini 90则增加了双曝光和B门,这让它更受程璐这样追求专业效果的顾客欢迎。

明年5月,富士还将推出正方形的一次成像相机“SQUARE”。这款相机除了采用拍摄人像和风景效果更理想的1:1画幅以外,还将增加一个打印前可预览照片的数字屏。

比起竞争,富士需要担心的是,这个市场的玩家还不够多。今年9月,老牌相机制造商莱卡也推出了一款近2000元的拍立得相机——这是莱卡最便宜的一款相机。

(莱卡第一台拍立得LeicaSofort。)

拍立得的发明者宝丽来的产品价位也在1000元至2000元左右,在这个细分领域中,还需要更多的大众玩家来引导年轻的消费者。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6
incipient
2月前
看完这个我也想要一部相机了!
雄建
2月前
tom9994@163.com
2月前
我觉得没什么卵用 1.相片的效果实在是一般 黑黑的 看着别扭 2.相纸价格太贵 3.应用场景并不多 也就是说 我在什么样的情况下 才能带着这部卡通的相机去拍照 打印出来的照片又有多少几率会经常拿出来看? 不过喜欢的人,买个玩玩儿也不错咯
Flavia
2月前
了解它不也还是不能阻止女朋友买么。。。
farce
2月前
等我有个亲爱的再说。😂😂
用户昵称_436179
2月前
等以后有钱了给亲爱的买一台,等我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