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APP到智能枕头 想让用户睡得好不止一种方式

真正的愿意为助眠创新产品埋单的用户,可能并不是那些晚睡拖延或者偶尔精神不好的人,而是那些有真正睡眠问题甚至精神衰弱的人,这意味着,一款简单的应用或产品很难解决他们的问题。

授课人:蜗牛睡眠的创始人高嵩

人们对睡得好的需求有多大?

两年前,高嵩注意到了一款睡眠记录应用:“梦话录音机”,它的主要功能是录下用户的梦话让人取乐。工具型应用很难拥有高比例的用户留存度,但“梦话录音机”的下载量超过600万,日活跃用户数在百万以上,并在英国、瑞典和挪威付费的应用排行榜上排名第一。

在高嵩看来,这款应用的爆红说明了用户对睡眠仍有基础需求,也许这个概念可以作为较为成熟的商业目标来规划。之后,团队做了一系列市场调研。他们从百万人的统计中看到,统计对象的普遍睡眠时间只有5.82个小时,这说明,解决睡眠问题的产品会面对一个充满需求的市场。

不过需要注意的是,真正的愿意为这种产品埋单的用户可能并不是那些晚睡拖延或者偶尔精神不好的人,而是那些有真正睡眠问题甚至精神衰弱的人。前者缺乏足够的动力去使用,但对于后者而言,一款简单的应用或产品或许很难解决他们的问题。”

如何设计出适合的产品的?

在提高睡眠质量这件事上,一直以来,戴上耳机听一段舒缓的音乐是个助眠的好办法。一开始,蜗牛睡眠也打算从硬件入手,以智能枕头切入睡眠产品市场。但智能硬件研发周期太长,团队决定先开发一款应用。智能枕头要实现的原理、算法和逻辑,都先用这款应用代替。

事实上,涉及到睡眠方面的问题极为复杂,包括了生理、心理乃至情绪等各个方面,如果产品仅从一个维度入手是没有办法完全解决用户问题的。所以蜗牛睡眠的产品设计思路是循序渐进,一个一个添加功能,然后直接与用户沟通,快速迭代。

最初,其产品形态只是睡眠记录的工具,同时提供助眠的舒缓音效。工程师利用手机搭载的传感器和麦克风,记录睡眠者呼吸、翻身、鼾声等数据。应用的软件开发都选择了外包做初步验证,后端数据放在云上,以适应需要不断扩容的用户数据。

互联网式应用的迭代更新让用户可以在第一时间使用,第一时间反馈,用户提出的改善意见可在极短时间内得到评估,比如第一版本上线后,有用户反映有记录午睡的需求,团队认为可行后很快就在下一版上线了。目前,蜗牛睡眠的产品可以帮助用户缩短30%的自然入睡时间。

在高嵩的规划中,未来,在积累足够的用户数据后,他们还会提供个性化的睡眠指导,甚至做出对呼吸暂停的初期排查。蜗牛睡眠目前还在和一家做智能灯泡的公司国立光电合作,提供符合睡眠曲线的光照,睡着后会自动关闭,早起模拟自然灯光把人唤醒,而这些都是与智能枕头联动的。

创新硬件产品的商业化难点

经过一年的软件迭代优化,当注册用户积累到400万后,蜗牛睡眠才再次尝试推出智能枕头。依靠之前的应用,它在售卖智能枕头之前已积累了一批早期购买者,避免了很多硬件创业团队遇到的困境:产品出来了,用户不知道在哪里。

不过,量产涉及到的供应链问题却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期。智能枕头这种创新型硬件,对生产线有着特殊需求,这让蜗牛睡眠很难找到合适的供应商合作。

枕头内部放置了骨传导耳机和控制器,可以通过蓝牙连接应用和云端的曲库,当蜗牛应用监测到用户进入深度睡眠状态后,音乐便会自动停放,这种设计能免去了用户戴耳机的束缚。但类似的细节让这款硬件产品至少有七八十种、四百多个零件,比如芯片问题,蜗牛睡眠当时使用和小米手机一样的单片机芯片,但他们就无法得到大型供应商的供货保障和研发支持。

创新型睡眠产品的盈利模式及未来前景

当用户规模达到400万的时候,蜗牛睡眠拿到了一些广告收入,为一些客户做应用内的开屏广告。此外,蜗牛睡眠也计划尝试场景电商,包括在应用内售卖枕头、枕套、被子等产品。

蜗牛睡眠或许也可参考国内同类智能睡眠产品先行者的路线:RestOn的睡眠检测仪和匙悟科技12sleep的助免系列产品都是智能睡眠领域的创业公司,前者已经被罗莱家纺收购,成为其智能家居战略的一部分,后者则提供了从助眠灯到记忆枕的整套睡眠解决方案。

但需要指出的是,目前在中国,智能睡眠产品仍需要一段时间的打磨,助眠技术和评价体系大都照搬国外现成的体系,技术成熟度仍属早期。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