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睡觉这件事上,哪些城市比较幸福

对于实际上横跨了近4个时区的中国城市们来说,究竟什么时候起床算“早起”并没有时刻上的标准答案。

为了码数据,新一酱挣扎着从床上醒来,然后看了一眼自己今天的睡眠质量报告——睡眠时长6小时,预感早起毁一天。

新一酱相信,有不少人和新一酱一样,是根据每天自己的手环或手机App监测到的睡眠数据来确定新的一天是不是美好的。那么你是否会想知道,与你同在一座城市的其他人睡眠状况如何呢?你的睡眠质量在大多数人中处于什么样的水平呢?

好奇宝宝新一酱从华米科技拿来了31座城市的小米手环用户在6月某一周的睡眠数据。按照华米科技的说法,一代小米手环的出货量大概在2000万个左右。从统计学的角度来看,这些数据未必具有足够的代表性,但鉴于这是新一酱目前能够找到的覆盖量最大的睡眠监测数据,我们就姑且先用它们来看看不同城市之间的睡眠差异吧。

你的起床、入睡时间打败了多少人?

关于这个问题,新一酱本人是拒绝回答的。所以还是来看看大家都是怎么做的。

在新一酱选取的31座城市中,长春、沈阳、北京、天津、济南、上海等城市会更早起床,而成都、广州、贵阳、昆明等城市相对起床时间更晚——细心点的你从这个城市名单上可以看到明显的东西部差异。

对于实际上横跨了近4个时区的中国城市们来说,究竟什么时候起床算“早起”并没有时刻上的标准答案。

我们以夏天的上海和昆明为例。6月22日,上海和昆明的日出时间分别是4点50分和6点20分。清晨5点,已经有12%的上海早鸟们起床了,而昆明人在这个天色还没变亮的时间,起床的人仅有4%。昆明的早鸟比例直到6点时才达到14%,追上一小时前的上海。

从全国范围来看,这种差异在清晨5、6点之间尤为明显。在地理上更往东北面的城市,早鸟用户比例更高。但到了6点以后,经度和时差的影响减弱,城市之间的起床用户比例差异明显缩小,大多数人都集中在6点至7点之间起床。

算到这里,新一酱明白了,原来上班才是多数人起床的动力啊!

入睡时间与起床时间有着相似的规律。新一酱发现,起得越早的城市,睡得也更早。看图!

早睡型城市vs晚睡型城市

如果计算全国的平均入睡时间,能在24点前入睡的人大约在一半左右。以这个数据为标准,我们可以将城市分为两类:

一派是早睡型。典型的城市有沈阳、北京、上海、杭州、南京、天津和南昌,过了24点,这些城市的人们入睡的比例超过60%。

另一派是晚睡型。典型的城市有香港、广州、深圳、重庆、成都、长沙和昆明。这些城市有更多的人晚于7点起床,而有超过50%的用户过了24点还醒着。

那么这些晚睡的人都在干些什么呢?

为了进一步解答内心的疑惑,新一酱又拉来了优酷和滴滴的小伙伴,请他们提供晚间的用户活跃数据瞧瞧人们的夜生活是怎样的多姿多彩。

尽管在优酷上的用户规模相当,工作日的北京和广州看上去却是两座截然不同的城市。从22点起,优酷的北京用户访问量开始减少,广州用户的访问量仍在增加。24点时,北京的优酷访问量相对于22点时减少了32%,而广州仅有9%的用户掉线。到凌晨2点时,广州的优酷访问量仅比22点时减少了一半,同期北京只有30%的用户还在坚持看视频了。

不过大多数城市在周末夜晚更为活跃。即便是早睡型的杭州和南京,在周末的23点至凌晨2点,滴滴出行量也比工作日的对应时段有所提升。活跃度差异最明显的是广州,从21点到凌晨2点,广州市民在所有夜间时段的出行量都比工作日要多。而成都则是周末在外面玩得最high的城市,从0点到1点,它的滴滴出行量几乎没有下降。

考虑到滴滴出行量中可能包含比例不小的加班党(泪目),人们真正在家放松下来看视频的状态也许更能说明工作日和周末之间的差异。从优酷提供的数据来看,各城市周间周末的晚间访问量差异通常都在10倍左右,且活跃高峰也会从21点至22点推迟到22点至23点。

怎样安排睡觉时间才健康?

无论是早睡或晚睡,新一酱更想解答的问题是:多少人可以保证充足的睡眠时长,并保证睡眠质量呢?

根据美国国家睡眠基金会的建议,健康的成年人每天需要7至9小时的睡眠,上学的孩童需要10至11小时。如果以7小时为最低标准来划分,在6月20日至26日的这一周,各城市小米手环用户每日睡眠时长达到标比例介于30%至55%之间。这意味着每座城市几乎都有一半的人睡眠不足。

早睡型城市会比晚睡型城市睡得更好吗?也不完全如此。比如在晚睡型的成都,睡足7小时的比例就要高于早睡型的上海、南京和北京。而在晚睡型的港澳台和广州,深度睡眠比例超过20%的用户比例也高于早睡型城市。

新一酱这里想弱弱地问一句:睡得早也不一定睡得好,早睡的意义何在呢?

或许会有人抱怨,都是加班惹的祸,如果没有工作,我可以睡得更好,睡得更久。会是这样吗?

新一酱比较了工作日与周末的睡眠数据发现,即便到了周末,仍有40%到60%的人是睡不够7小时的。具体到城市来说,只有成都、武汉、重庆和长沙的手环用户在周末睡够7小时的比例高于工作日。剩下的城市都是周末睡得还不如工作日多的。

工作表示,这个锅我不背!

新一酱也来帮工作同学顶一记。用同样的方式计算深度睡眠时长大于20%的用户占比,依然是工作日的质量明显更高一些。

年龄越大的人,工作压力小了,睡眠质量总应该更好吧?

但意外的是,越年轻的用户,深度睡眠占睡眠时长的比例总体更高。单独观察深度睡眠比例低于20%的用户分布,新一酱发现这一用户比例随着年龄的提升也在增加,也就是说,年纪大的人群中睡眠质量较低的用户相对更多。

如果你也用睡眠质量监测的App或智能硬件,可以拿上面这张图看看自己的睡眠质量处于怎样的水平。

谁来拯救我的睡眠?

人们对睡眠质量、生活质量的担忧为商家提供了机会,典型的产品就是香薰灯和香薰炉。新一酱问刚刚忙完双11的天猫拉了一份数据:从去年7月到今年6月,香薰灯/炉的线上销售金额在促销活动较多的11月达到最高。2016年6月的销售金额是2015年7月的1.42倍,人均消费额提升了46%。

如果分城市来看这些订单,你会发现销售额最高的北上广深更容易受到双11和年末促销等活动的影响。但新一线城市的人们更像是出于日常帮助睡眠的需要来购买香薰灯/炉。谁是真诚地想要好好睡觉,谁更多是来囤货的,你们知道了吧?

算完这么多数据,新一酱依然是感到无力的。在提高睡眠质量这件事情上,你付出的努力未必就能换来更好的睡眠——是的,睡眠就是那么让人捉摸不透呐。

Anyway,先祝你好梦吧。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3
用户昵称_434186
2月前
有意思。
研究僧
2月前
想早睡,但是做不到啊。在广州,
incipient
2月前
看到那么漂亮的图表,一定要赞一个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