都说中国人不会欣赏音乐剧 这个女孩凭啥拿下了三千万融资

“中国商业创新50人”评选由《第一财经周刊》主办,是目前中国商业领域规模最大、最具影响力的评选活动,每年从品牌、营销、技术、设计、商业模式、CSR等六个领域中评选出50位最杰出的创新者。

“2016年中国商业创新50人”榜单已于9月19日重磅发布,同步推出获奖人系列专访,由周刊市场部制作。本文为获奖者专访系列第三期。


获奖人:


七幕人生音乐剧创始人兼CEO 杨嘉敏


2016中国创新50人评语:


七幕人生把国外经典的百老汇音乐剧版权引进国内,进行本土化再创作,让这种艺术形态以一种娱乐方式进入大众视野。

同样是演艺产业,当外界的目光都聚焦在影视产业的爆发式发展的时候,很少有人会留意到中国音乐剧市场暗藏的巨大商机。


2015年中国内地市场的电影总票房高达440.69亿元,同期的音乐剧票房收入却仅仅只有2.26亿元。百倍的差距,对于商业嗅觉敏锐的人来说,意味着这个市场充满着挑战和机会。


杨嘉敏就是这个市场的探险者。作为从日本软银、华创资本辞职的“金融精英”,她创立了七幕人生文化产业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七幕人生”)。短短几年时间,已引进包括《我,堂吉诃德》《Q大道》《一步登天》等多部百老汇经典音乐剧版权,并把它们汉化推向国内市场。


2015年1月,杨嘉敏和她的团队拿到了来自华人文化产业基金的3000万元投资,这也是国内音乐剧领域最大额的单笔融资。


为什么选择音乐剧市场?


见到杨嘉敏时,她正在北京方家胡同的一个录音棚里。她本人比照片上看起来要瘦一些,留着干练的短发,身穿黑色一字肩上衣和白色裙子,显得干练又时尚。说话时爱笑,态度真诚,每一个问题都回答得直接而仔细。


“我自身对音乐剧十分感兴趣。在大学虽然主修的是英语,但我也选修了音乐剧课程。平时还会在网上找一些音乐剧资源,培养自己这方面的素养。”当记者问到为何选这个市场创业,杨嘉敏首先谈到的,还是自己的爱好。


从北大毕业后,杨嘉敏进入日本软银工作。她发现在日本,音乐剧产业已然十分成熟,地铁、便利店、大街上有关音乐剧的海报随处可见,民众也有这方面的娱乐需求,看音乐剧是和看电影一样平常的习惯。


于是,她也对国内市场进行了调查,发现国内虽然市场广阔,但是音乐剧行业的发展还处于初级阶段,产品的供给无法满足消费需求,优秀的文化内容并不多。


杨嘉敏还意识到,从长期看,音乐剧的现金流是非常稳定的。电影票房可能几个月之内就积累完毕,比如有20多亿美金票房的《阿凡达》,但是超过50亿美金的音乐剧也有很多,如《狮子王》《歌剧魅影》等。它们累计的票房并不亚于电影,只是需要长期的时间周期。


至此,回中国做音乐剧实业的想法在她的脑海里萌生。


2012年,杨嘉敏靠着自己的积蓄和借来的钱成立了“七幕人生”。她在北大的英美戏剧课老师约瑟夫·格雷夫斯——百老汇的金牌导演之一,在知道她有做音乐剧的想法后,觉得是时候走出校园传播音乐剧了。约瑟夫成为杨嘉敏团队中的第一个核心成员,担任导演和艺术总监。


为什么是《我,堂吉诃德》?


《我,堂吉诃德》是七幕人生推出的第一部音乐剧。




将百老汇经典音乐剧汉化并带入中国,首要问题是要考虑如何选剧和获得版权。“在选择剧幕上,我们一方面看剧幕本身是否是一个成功的作品,是否经过了历史的考验以及在其他国家改编后的反响如何;另一方面我们也会看该剧幕是否符合中国当下的主流思想。双标准的考量之下我们才能定下所要汉化的剧幕。”杨嘉敏说。


创业之前,杨嘉敏从未听说过《我,堂吉诃德》这部剧,但约瑟夫极力向她推荐。“他认为这是西方最好的音乐剧,无论是剧本还是音乐,都是非常优秀的。他叫我先看剧本,再做决定。”杨嘉敏拿到剧本后,连夜看完,合上剧本时,心里全是感动。看完剧本的杨嘉敏找到约瑟夫,觉得可以试着在中国小规模的引入这部音乐剧。


但是,因为中国的版权意识太薄弱,在国际版权公司看来口碑太差,一开始他们联系对方的时候均被拒绝。最后杨嘉敏他们辗转找到作曲家的经纪人,多次沟通说明中国的音乐剧出于起步阶段,有着很大的市场需求,终于打动了该经纪人,帮忙联系到该剧的作曲家、也是版权所有人。八十多岁高龄的作曲家并不在乎这个剧能卖多少钱,更在乎什么人能把这个剧很负责任地带给中国观众。


现在的杨嘉敏回想那时的经历,总结能说服作曲家成功拿到版权的原因有两方面。一是因为做这个项目的诚意;二是因为约瑟夫有非常丰富的音乐剧导演经验,他曾执导《我,堂吉诃德》这部剧1000多场。


有了一个良好的开头,后面的事情就容易多了。一部剧之后,七幕人生又引入了《Q大道》、《一步登天》、《音乐之声》三部经典音乐剧。从成立公司至今,基本保持一年一部新剧的节奏。


这些经典剧目,近几年也持续不断的在各地巡回演出。截至目前,七幕人生已在国内进行了700多场演出,去过近50个城市,观剧总人数超过80万人。



为什么专做“中文版”经典剧?


与一些发达国家相比,中国的音乐剧市场还太小,并且存在生产要素不足、系统性不强、观众度培养不够及专业人才短缺等问题。


经过考量,杨嘉敏把切入点放在了做“中文版”海外音乐剧上。“因为经典音乐剧在市场上已经经过了长期积累和口碑检验,比起做纯原创音乐剧风险低。我们做的中文版不仅是台词的中文翻译,从舞美布景到故事剧情都会根据剧目做调整,也更容易传播。比如《Q大道》这部剧,原版故事是发生在美国纽约,但汉化版我们会把故事搬到北京的胡同或者上海的弄堂,让观众产生共鸣,就更容易被接受和喜欢了。”杨嘉敏解释道。



垂直的剧种,要求对观众更多的注意。为了挖掘潜在的市场机会,杨嘉敏在宣传剧目本身之外,更注重培养观众。首先降低观剧门槛,控制门票价格,尽量将票价控制在普通电影票的两倍到三倍;其次与中小学甚至幼儿园合作开设音乐剧课程;在大学办音乐剧的沙龙讲座、开展校园音乐剧公益巡演等。


找微博大V合作也带来了很好的效果。在做第一部剧《我,堂吉诃德》时,杨嘉敏完全是一个圈外人,没有任何推广资源,刚开始非常被动,第一周演出上座率很低。后来,她想到了一个最朴实的办法,先锁定一些之前看过音乐剧或是可能对音乐剧感兴趣的大V账号,如徐小平、王功权等人,再通过微博私信的方式邀请他们观剧。“最初他们也不理我们,但是后来摸索出这些大佬一般会在早上四五点起床,那时候是他们看私信和刷邮件的密集时段,并且很少人在那么早联系他们。我就抓住这个时间空档邀请他们来观剧。他们看过之后,会在微博上写一些剧评,这样就能吸引更多观众来看我们的音乐剧。”杨嘉敏笑着说。


在实施一系列普及音乐剧的措施之后,七幕人生逐渐打开了业内知名度,并拥有了一帮忠实粉丝。


事业渐渐有了起色,杨嘉敏也开始更多推进幕后的工作。


团队人员“太年轻”和“跨界”的标签曾经让她们饱受业界质疑。但实际上,在内容制作方面,七幕人生用的都是音乐剧专业性人才,如每一个项目的艺术总监就是百老汇的导演,制作团队也都是在海外学习音乐剧/戏剧的专业人士。只是在商业与运营方面,她们更倾向于吸纳如电影业、互联网业人士等,为音乐剧行业注入更多新鲜的血液。


经过四年发展,公司团队从最初七八个人,发展到现在近两百人,仍在不断壮大。


用七幕人生音乐剧打开中国的“百老汇时代”,杨嘉敏觉得没什么不可能,她相信这只是一个小目标而已。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