晚睡的你|听·周围

“我同情所有不想上床睡觉的人,同情所有在夜里需要光亮的人。”




晚睡的危害,听了不少,但我们仍然过不好这一生。


平衡木的两端,一端从脑,理性告诫着你该如何取舍;一端从心,感性不断呼唤着你的自我意识。


就如一个白昼,一个黑夜。


万物于白昼苏醒,理性维护着人与人之间的秩序,人们或主动,或被动,你的身体尽可能在世界上奔波,向外部世界索取,你的心情在红尘中起伏,但到了夜晚,太阳西沉,白昼的疯狂褪去,剩下四周的黑暗和自我外在的物质的那个身躯,此时,你精神的核心,逐渐在宁静中显示出来,它让你成为你奔波的身体和起伏的心情的主人。


“我同情所有不想上床睡觉的人,同情所有在夜里需要光亮的人。”


海明威在其短篇小说《一个干净明亮的地方》中说。


关于晚睡,他们有话说——




小说界的简约主义大师雷蒙德·卡佛(Raymond Carver)在《当我们谈论爱情时,我们在谈论什么》中说:

“夜里不睡的人,白天多多少少总有什么逃避掩饰的吧。白昼解不开的结,黑夜慢慢耗。”

也许吧。



晚睡人 高松


高松,是一位纸媒工作者,贵刊的一枚记者。

曾住在798附近的他,如果晚上睡不着觉会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在798的园区里面闲逛。夜晚所看到的景象与白天不同——

稀疏的人,空旷的园区会让他陷入一种想象:如果人类灭绝以后,这个世界会是什么样子的。


这个城市不会因为人们都睡觉了就休息。

夜晚,他可以听到不一样的声音,比如说电机的声音,管道中水流动的声音,热气从井盖中喷出来的声音……也可以看到一些不一样的人,比如夜里为这个城市的人运送蔬菜水果的卡车,晚上施工的人,醉酒的人,很早就要为早晨做准备的煎饼摊摊主……

当观察到这一切的时候,他对这个城市有了更深的了解。



晚睡人 胡中华



胡中华,是一名电竞馆的总经理,他戏称自己是一名资深网管。他身边有好多晚睡的人,也看到很多在深夜里仍扒在电脑屏幕前的人。

夜太美,到了夜晚,这些夜行者们的精神就开始亢奋,脑中蹦出一些稀奇古怪的想法。也是只有夜晚,才能抛却白日里的浮躁与俗物,把心静下来, 好好想一想接下来该干什么,怎么样干,规划一下未来。


也许,这是大城市的通病吧,城市人生活压力大,每天有很多人都比你勤奋,不仅比你睡得晚,还比你起得更早,比你更努力。所以,晚上的时间,让自己静下来,找准生活的方向显得尤为重要。



晚睡人 禹小暴


禹小暴,是一位媒体工作者,也是一位原创音乐人。白天和夜晚对她来说,前者是生存,后者是生活。

晚上是她留给她所热爱的生活的时间,她会拿起钢笔,一笔一画去书写。看着墨水沿笔尖流于纸上,她获得了内心的宁静。


音乐创作的灵感也总是在夜深人静的时候迸发,那些白日里经历的事,心情的感悟以音乐的形式记录,口中哼着歌词,手中或拿起吉他,或弹起琴键,这种状态让她沉浸其中。

她说,好像每一次只有在晚睡的那么几个小时的时间里,她才觉得自己是在真正的活着。



晚睡人 叶雨辰


叶雨辰,财经记者一枚。

她深谙晚睡对女孩子身体的伤害,比如,会爆痘、会爆肝、整个人会看起来老三岁……她开玩笑说,主编又不给她十万块,她凭什么因为工作而晚睡,弃身体健康而不顾。所以,她正在努力调整这种晚睡的状态,尽量减少因工作拖延而引起的晚睡。逐渐改掉拖延的毛病后,她晚睡的次数少了,工作效率也提高了。


但身为巨蟹座软妹子的她,能战胜的了自己的拖延,却戒不掉对男朋友的关心。熬夜加班可以说是程序猿的标配,为了让身为程序猿的男朋友在熬夜加班这种最苦逼的时候不感到孤独,她也会选择用晚睡这种方式陪伴着男朋友。



晚睡人 王欢


王欢,是一名996的创业者,做儿童产品方向。

所谓的996,是存在于创业公司中的一种作息制度——早上9点上班,晚上9点下班,一周工作6天。

所以,创业是一件非常辛苦、人少活儿多的事儿,比如产品上线前做程序调试,可能因为发现一个很小的bug,就需要和工程师熬一宿来修复它。

所以晚睡对创业者来说,似乎成为了一种常态。熬夜熬得多,他的情绪会有一些变化,比如会精神恍惚,有一些状况出现的时候,稍稍有一点刺激就会暴怒。


虽然如此,晚睡对于他来说,既不陌生,也不痛恨。晚睡成为他一种自然而然的状态。他会享受晚睡的时间,夜晚会让他静下来,坐在自己的书桌前,他会和过去一段时间的自己进行交流,梳理一下这一段时间的工作与生活,看看自己这段时间内的得与失,整理好自己的心绪,再继续出发。

他说,自己曾从事过会计行业,也做过投资行业,这些行业的人都会很晚睡觉,也许自己注定是属于晚睡这个群体的人吧。这个社会越来越多元、越来越包容,晚睡群体和早睡群体其实并不是完全互斥和冲突的。无论你是属于哪个群体,请接纳自己,也接纳别人。



晚睡人 胡榕


胡榕,是一名编导,以前做三维动画。这个行业的人,大都是晚睡者。

作为资深的晚睡者,最崩溃的事莫过于每天早上听到鸟叫声,因为这代表早晨已经来了,每次到这个时候,他会感觉到心里非常不愉快。


他并没有为自己找太多的关于晚睡的理由,但却非常痛恨自己晚睡的习惯。“晚睡最大的原因在于焦虑,焦虑自己一天的事情没有做好,需要晚睡来弥补这种焦虑感。”

但在说到自己父亲总是劝自己早睡的时候,他却幽默地说:“我表个决心就是虚心接受、屡教不改嘛。”



非晚睡者 杨轩


杨轩,是贵刊难得的不晚睡者。她以一个当了多年记者的老记者身份说,晚睡这件事情完全是被高估和误解了。

她在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熬夜狂魔,熬到最夸张的时候,曾把一篇稿子中最有趣的部分全部删掉了。这种疲劳式工作,现在的她非常不认可。当然,现在的她也完全做不到晚睡。一到睡觉的点就犯困,心宽的她,效率才是第一位好吗!


-“你会不会有夜晚情绪?”

-“夜晚情绪?那是什么鬼!”


还醒着的你,不道晚安,enjoy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