梁龙-命运是挺可笑的

允许部分艺术家先富起来。





“命运是挺可笑的,我小时候一直想当个企业家,白手起家那种,长大搞摇滚了却一直没想过存钱,像正常人一样买个房子,过平稳日子。我每天都是自我的行走,没规划过自己,小时候虽爱财,但并未往此方向走。名气上,摇滚圈里我可以小骄傲一下,但公众文化的表达上,我欠缺太多了。”—梁龙


梁龙,二手玫瑰乐队主唱,二手玫瑰是中国近几年崛起的摇滚乐队中以民族性为特色的一支乐队。代表作《仙儿》《允许部分艺术家先富起来》等。


“我落人中然自在,本是天上逍遥的仙,不为俗尘洒一物,只为美酒动心弦”——《仙儿》。


瞧,梁大爷就是这么飒。



恐怕很难再找到一支像二手玫瑰这样极富争议性的乐队了。舞台上,梁龙披着长发、画着妖娆的浓妆,把自己涂抹成风尘嫂子的模样,然后操着奇怪的口音、唱着惊世骇俗的歌词。很多人觉得二手玫瑰的表演内容粗俗,充斥着性、脏话、二人转元素,是摇滚圈里的异类,总有人批评他们“哗众取宠罢了”。



但同时,他们有众多铁粉,被称为现场之王,现场的每个细节都像是被精心安排了一样,动作、眼神、歌词的改编都充分调动着现场的情绪,大家热衷于去分析他们的歌词,认为在反讽、自嘲、幽默、揶揄、玩笑的背后其实蕴藏着沉重的主题。


台下的梁龙彬彬有礼,再正常不过,是个天生的段子手。在与我们的对谈中,他聊到了对金钱的看法:“小时候一直想当个企业家,白手起家的那种,长大之后开始听摇滚一直没想过要存款、像正常人一样存钱买房,过平稳的日子,一直相信着到了1999年大家就都奔小康了,但后来发现并没有”;也聊到了他的创作灵感“我不看书不看报,早些年看国产烂剧比较多,我不知道我的养分是不是在这里面”;他希望“我的音乐能给人以空间感——思考的空间,在这个空间里你得到的是悲伤欢乐还是痛苦,我不能控制”;也想成为“给中国摇滚乐挠痒痒的那个角色,别一摇滚就酷酷的,不哭不笑好没有意思”。



 

关于采访空间:


北京798艺术区Asian Art Works,这里正在展出一个名为“允许部分艺术家先富起来”的多媒介交互展,这是以二手玫瑰乐队的歌词为创作主题,由25位艺术家根据一句歌词进行创作,最终形成一首完整的、被视觉化的“音乐”。



一进门我们就被天花板上那只被割裂重组的猪吸引了,它身上贴满了名牌LOGO的变体,对应的正是“一群猪飞上了天”的歌词,这是二手玫瑰对当下消费文化的戏谑,对人类无节制欲望的悲悯。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