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司# 到成都寻找未来

因为被成都不同的侧面所吸引,大公司蜂拥来到成都。在这里,它们真的能够找到未来的增长点吗?

6月6日下午18时许,位于成都天府新城的成都世纪城洲际大酒店迎来了参加财富全球论坛的嘉宾,当晚,2013成都财富全球论坛在这里举行了开幕晚宴,中国国务院副总理张高丽在这里发表了主题演?讲。

这家酒店于2007年开业,自1997年在成都春熙路商圈开出第一家皇冠假日酒店以来,洲际酒店集团在很大程度上扮演了成都十几年来经济发展的见证者的角色。在刚进入成都时,成都市场还难以支撑起“洲际”这一高端品牌,皇冠假日只是一个准五星品牌;但是到2007年世纪城洲际大酒店开业时,洲际酒店集团已经决意在成都大举扩张。到了2013年,洲际酒店集团在成都已经有9家开业酒店,并有13家在建酒店。等到2014年成都华邑酒店开业,洲际酒店在成都进入全系列全品牌阶段。

“以进入时间和规模以及重要性来看,在洲际中国的战略版图里,我们认为成都地位甚至高于广州和深圳。”洲际酒店集团大中华区首席发展官孙健说。

洲际的这种区域战略的支撑点之一,是大公司蜂拥而来的趋势,以及随之壮大的商务人群和会展市?场。

事实上,近些年来,除了北京、上海,成都似乎已经成为大公司新闻中出现频率最高的中国城市,其中英特尔将上海工厂合并进成都工厂就是标志性的事件之一;瑞典汽车公司沃尔沃在被中国的吉利集团收购之后获批的两家中国工厂中,第一个工厂就位于成?都。

截至2013成都财富全球论坛举办时,已经有248家《财富》全球500强企业落户成都,而在这次财富全球论坛上,这些大公司就签下了74个项目,意向投资共计1120.5亿元。当那些大公司CEO在财富全球论坛上探讨“中国的新未来”时,成都作为中国西部的门户,显然是他们找到的未来之地中分量最重的区域之一。 沃尔沃是这次财富全球论坛的官方合作伙伴,这显然也跟沃尔沃和成都的渊源有关。8月28日,沃尔沃成都工厂生产线正式启动,两个多月以后的11月5日,沃尔沃全新S60L在这间工厂下线,这是沃尔沃在华整体工业布局获批后量产的首款车型。

2011年初,沃尔沃确定在成都建设工厂。在此之前,大众、丰田等汽车公司在此设立的工厂已为成都的汽车产业打下了基础,在人才和原材料供应上提供了支撑。吉利汽车本身也早在2007年就在成都设立了工厂。

除了工厂,各大公司也开始在成都设立华西总部。2011年底,飞利浦照明就决定在这里设立其中国区第二个总部,其意图也是借助成都对西部地区的辐射能力,主要为中国中西部市场服务,同时也将辐射整个中国市场。2012年4月,佳能中国在这里设立了华西区域总部,一年半以后的2013年11月,佳能首次将一年一度的佳能博览会放在成都举行,这也是佳能首次在北京、上海之外的中国城市举办博览会。

“成都是中西部市场中非常重要的一个地区。华西地区覆盖了云、贵、川、渝、藏几个省、市、自治区,我们希望从成都向几个地区进行辐射性的市场开发。”在佳能博览会上,佳能中国区总裁小泽秀树?说。

他们关注到,对于佳能相对高端的复印解决方案,虽然华西市场比东部沿海地区的需求来得稍迟了一些,但是其增长率近年大幅提高,而这就得益于大量外资企业的涌入。

在中国漫长的历史中,成都一直是一个以美食、美女和休闲生活闻名的城市,但是大公司到来以后开始感受到这座城市的另外一面,而它们的到来,也正在赋予这座城市更多的标签。

“成都能文能武,既适合商务又适合休闲。”洲际酒店集团大中华区首席发展官孙健说。

“成都工厂让我充分感受到了速度,从开始的设计到施工,执行的效率非常高。”沃尔沃汽车集团中国业务高级副总裁拉尔斯·邓说。而对于沃尔沃来说,成都GDP每年高达15%的增速,也使得成都这个城市本身成为一个极具潜力的汽车消费市场。

“从区域发展上来讲,成都是中国最佳投资环境的标杆城市,成都的人均GDP已经从1990年代的500美元增长到现在的9000美元,并且成都的消费者从整体消费趋势上来讲符合我们的定位。”华润万家旗下Ole‘精品超市西区总经理赖忠说。从2010年开始,华润万家开始布局西南区域,第一家Ole’店结合华润集团旗下华润置地的华润万象城,在开业首日,这家Ole‘超市的销售额突破了57万元。2012年底,它还在成都开了两家针对相对年轻群体的城市超市blt。

万象城是华润置地投资的一个高端购物中心,这里有Hugo Boss、Canali等奢侈品牌以及一家苹果体验店。就在其对面,是苏宁的大卖场,背后则是华润置地开发的住宅区。整个万象城地处成都市区东门的万年场,紧邻建设路商圈。前往4.9公里以外位于龙泉驿的沃尔沃工厂 ,开车只需要10分钟。

整个东门区域在政府的城市规划中是汽车制造业和电子制造业的聚集地。而成都的行政中心、金融中心以及高新技术研发中心则在成都的南部,这里聚集着这座城市满怀抱负的年轻公司和创业者。

洲际酒店集团的几家酒店就坐落在南部区域,紧邻成都新国际会展中心。“我们不仅看到了集团在成都良好的发展趋势和当地商业的繁荣,还特别关注到了当地在会展方面的巨大发展潜力。同时,成都也是一个着名的旅游城市,在旅游会展方面也有较好的发展趋势。”成都天堂洲际酒店群区域总经理林重盛说。

2007年,洲际酒店集团与会展旅游集团合作开发了这片区域,包括世纪城天堂洲际大饭店以及旗下另外两个品牌假日酒店和智选假日酒店,这让这几栋现代风格的简约玻璃大楼看起来更像是洲际品牌的一个集中展示区。“在会展的支持下,它们将满足市场的不同需求,同时还能更好巩固树立我们旗下的其他品牌。”林重盛说。

在房地产服务和投资管理公司仲量联行成都战略顾问部门总监谢凌的观察中,成都在2009年之后出现了爆发式的增长,“一方面是因为企业自身的积累到一定的阶段,另一方面是国企开始大量进驻这个市场。”而汶川地震之后的重建也为这座城市带来了机会,特别是地产业。

成都本身对城市不遗余力的推广也是一个重要的原因。它不仅在境外主要机场大规模投放广告,还于2012年伦敦奥运会期间带着108只“熊猫”在伦敦街头做城市宣传。2013年的财富全球论坛则又是其中的一出重头戏。

“这种品牌包装也是很重要的。一旦你的品牌包装形成了自己的特色,又能显示自己的人文、产业、人才,那么它有几方面的效应。第一它是吸引资本的,第二它可以吸引政策,第三它能够吸引人才。”怡安翰威特全球合伙人庞锦峰说。

距离洲际酒店2.8公里之外,是信息技术公司聚集的天府软件园。当软件园总经理杜婷婷谈到园区的招商时,她说,“我们不是卖园区,我们是卖成都。”她认为,政策并不是最重要的吸引力,成都本地的舒适的生活方式以及产业氛围更为重要。

“我从未看过像成都人这样对自己的生活方式如此热爱,没人能和他们去比较。”身为大连人的杜婷婷说。因此,天府软件园就曾在招聘时策划过“川籍人员回流”活动。        这种生活方式的重要组成部分之一,就是成都的茶楼。生于成都的现代作家李劼人曾在其1936年的作品《暴风雨前》中描绘过这样的生活方式:“茶铺,这倒是成都城内的特景。全城不知道有多少,平均下来,一条街总有一家。有大有小,小的多半在铺子上摆二十来张桌子;大的或在门道内,或在庙宇内,或在人家祠堂内,或在什么公所内,桌子总在四十张以上。”

大公司的到来也让中产阶层在成都的崛起成为可能,这也促进了当地消费市场的繁荣,而成都的地理位置也让它能够将周边区域的消费者吸引过来,这都为与零售业相关的大公司提供了机会。

地处四川盆地的成都平原北接陕西、西至西藏和甘肃、南到云南,东至重庆和湖北。从最近的大城市重庆坐动车到达这里只需要两个小时;公路方面,已经形成成都至昆明、贵阳、西安8小时公路交通圈。而这里也是去往西藏的必经之路。2012年,成都双流国际机场的旅客吞吐量为3159.5万人,货邮吞吐量50.8万吨,在中国排名第四,而其铁路旅客的运输量则在西部排名第一。

“尽管上海到九寨沟有直航,但很多人去九寨沟玩,往往会选择第一站先到成都。”洲际酒店集团大中华区首席发展官孙健说。

“去年5月Ole’开业三天就有10万顾客流量,其中60%的顾客来自周边,40%来自城内。到了周末,周边其他城市的顾客也会开车来这里消费。”赖忠?说。

家住宜宾的邓力经常会在周末开车来到成都,因为在这里能买到她热爱的纽约潮流品牌Kate Spade,这也是西南地区唯一一家Kate Spade。像邓力这样的消费者在成都随处可见,他们的消费目的明确,并且愿意把薪水的大部分都花费在这里。在万达、华润、富力等大型购物中心的停车场里,你能频繁看见川B(绵阳)、川U(阿坝)、川Q(宜宾)等各地车牌号。你还能时不时在大街上看到来自西藏和甘南的汽车飞驰而过。

他们也是来到成都的一线奢侈品牌喜爱的对象。“我们的消费者相对一线城市来说,年龄偏大,他们也相对更理性和实际。他们有自己钟爱的品牌。”二手奢侈品销售商寺库的成都会所总经理李子良说。这家公司在自己的在线网站上发现了成都顾客的消费实力,因此于2012年在成都成立了分公司,在开业一年后,这家二手奢侈品交易商销售金额达1.7亿?元。

寺库就在人民南路上的航天科技大厦3层。从这里的窗户看出去,是整个红照壁街商圈,这里聚集了成都最高端的奢侈品牌购物中心以及甲级的写字楼。就在这栋大厦对面,是最早入驻成都的高端百货品牌美美,这里聚集了GUCCI、VERSACE、Bottega Veneta等众多国际一线品牌。而另一边的仁恒置地则拥有Dior、PRADA、LV等品牌。从这里再往东2公里,是成都最富盛名的春熙路商业街,到了明年1月份,由香港九龙仓投资的国际金融中心将带来CHANEL和香港高端奢侈品牌买手店连卡佛。

在它们看来,这里的消费者像这座城市一样,乐于接受新鲜事物。对于Ole‘精品超市来说,这意味着只要提供当地缺乏的商品,就有可能与本土其他超市区别开来,比如来自不同酒庄的红酒,以及好几千块人民币一只的德国火腿。赖忠说,万象城店的红酒销售甚至比一线城市的销售还要高出3到5个百分?点。

这也是日资百货伊藤洋华堂在成都成功的原因之一。自1997年进驻成都以来,它已经在成都开了5家店,它采取的方式正是在提供日式食品的同时也兼顾本土口味。这种方式为其赢得了本土消费者的喜爱,其利润甚至超过了其本国市场。

赖忠认为这正是他们要向华堂学习的地方,Ole’已经针对成都做出了多项本土化的调整,包括引进1000多类符合当地人口味的商品,90%从成都本地采购。

但是对于Ole‘这样的精品超市来说,更重要的还是追求商品的差异化,它们在本地无法找到这些商品的供应商,因此它们需要付出更高的物流仓储成本。“为了保证我们自身品牌的差异和优势,全国统一采购的商品占到我们所有货品的50%到60%;而其他则由区采和地采来根据当地情况提供差异化的本地商品,只供成都或者重庆。”赖忠说。未来,他希望在两到三年内,协同华润的大卖场资源建立第一期供应链支撑的配送中心以支持区域的有效拓展。物流上更多去依赖大供应商自己解决物流问题以及积极搭建本地供应链,为此它们已经将建立物流体系列入公司西区的计划。

而对于酒店业,衡信柏迪酒店管理部董事曹念国说,在成都一个普遍存在的问题则是“它太依赖异地市场。特别是九寨沟。”由于目前成都有大量酒店在筹建,因此,他认为,从2014到2015年,将会有两年的吸收期。而对于洲际来说,最大的问题是如何在成都因地制宜地投放品牌,把品牌之间的距离拉开。

洲际已经在做出吸引本土顾客的策略。龙轩中餐厅的川菜餐饮是这家饭店的特色,吸引了很多本地顾客。“即使是在平常的工作日,我们的餐厅仍是处于人满的状态。”林重盛说。

更根本的问题也不可忽视。“经济的总量、工作机会,以及与其他城市或者国外城市之间的信息沟通不够密切,通行和直飞的能力还不够强,这些都是现实问题,无法回避。”谢凌说。

“成都写字楼的租金水平还远不及北京和上海,因为外资企业进驻量还没有高到一定程度,这也限制了成都的工资水平和消费力的提升。”来自RET睿翼德的聂绮冰说。如今,成都的公司人平均工资在3900元左右,而5000元则是中上的工资水准,这与北京、上海还有不小的差距。

而大公司的涌入也让人才的问题变得棘手。谢凌说,伴随着2005年前后开始的商业地产的发展,高端服务业的高端人才明显供应不足。

洲际酒店选择自己开办学校培养人才。在最初进入这个市场时,林重盛关注的是如何占领市场和发展酒店。然而,随着越来越多的竞争者入驻,他发现,最大的问题仍然是人才的问题。“在生意上我们有着自己的策略,而对于目前因同类型酒店的出现而增加的员工选择可能性的问题显现得十分明显,人员流动的问题对于酒店来说显得越来越严峻。”一开始,它们试图培养员工的忠诚度和对企业的信任感。随后,它们开始与本土众多的职业院校如成都职业技术学院、银杏学院和四川旅游学院等合作,开展相关课程,以及提供实习机会。这些学院中80%的员工最终可以成为酒店的正式员工。

在此期间,它们也因应市场变化调整着自己的扩张策略。现在洲际希望在成都加快Holiday Inn 和Holiday Express两个品牌的开设。“中国过去就是一个哑铃型市场,高端很多,低端(经济型酒店)很多,中间很小,未来可能是长方形。智选假日未来在成都会有很大的发展,数量肯定会超过皇冠假日。在国外则是金字塔。介于四星和经济型之间,传统三星没法适应新兴市场的需求。”孙健说。

而林重盛发现,顾客们对于酒店服务本身也已经开始变得挑剔。“入住我们酒店的客人包括本地客人的消费能力较高,随着消费水平的增长,相比于十年前顾客的服务要求要提升了一个档次,顾客都希望得到’物有所值‘的服务。”

现有的问题也并不能阻挡大公司来到这里的步伐。对这些大公司来说,随着中国整体经济增速的放缓,成都领衔的中西部的重要性愈加凸显。“在佳能的四个区域总部中,华西区域总部的增速最快。中国的GDP增速近年确实有所下滑,对佳能的营销环境来说也带来了一些影响,但我认为在中国的中西部地区进一步开拓市场的余地还是很大,这一地区的各个城市仍然有增速超过7%的可能。”小泽秀树说。基于此,他希望,到2017年,华西区域在全国的占比能够从现在的约10%增长到15%。

Ole’超市则计划在接下来的两到三年内使成都的超市形成2(Ole‘)+3(blt)的格局,以便快速占领成都的中高端市场。另一家Ole’设在春熙路的太古汇,系按照Ole‘品牌第五代规划设计。

对于沃尔沃这类汽车公司来说,他们也更看重成都及整个西部豪华车市场的成长。丰田公司则在最近宣布,对成都工厂增加投资3.1亿元。这是自去年以来,这家公司首次计划在中国增加投资。

洲际酒店集团则希望能够更加细化在成都的部署,十年前成都对于它来说还只是一个“大成都”的概念,而现在它不再把成都看作一个整体,而是按照“一环”、“二环”、“高新西区”、“天府新城”等不同的区域来理解,看每个区域分别能支撑什么品牌。“其它酒店品牌现在也都进来了,未来竞争会更加激烈,品牌的压力会更大。”孙健说。

本文版权归第一财经周刊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转载或翻译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