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司人# 在成都变“职业”

这座城市不是只有休闲和慢节奏,越来越多的大公司入驻,让年轻人变得越来越职业化。

黄懋曾经在德国学习和生活了8年,2009年,他回到了家乡成都。原因很简单,“家人都在身边,因为是老成都人的原因,自然不愁有房住,经济压力也就没那么大。”

刚回国时,他就意识到,成都的工作环境并不像想象的那样轻松。他需要经常出差,也需要常常加班。相对于准时上下班的德国生活来说,节奏已经快了很多。

现在,他在一家着名的跨国咨询公司工作,这家公司服务于房地产领域的投资管理。自2008年以来,成都的商业地产爆发式增长,为这样的跨国咨询公司提供了机会,这家公司早在2005年就进驻成都,以此为基础开发整个西部市场。

公司成都部门的负责人来自香港,同事中也有一些香港、台湾人。黄懋发现,这些同事的工作方式也影响到自己,比如,他们的敬业精神以及对工作的态度。“在跨部门的合作中,我发现,他们不会计较什么时候是工作时间,只要需要在一定时间内做完,他们就会去完成。”在工作上的投入也直接与个人的升职和奖金相关,这家公司也有着一套严格的考核制度和激励机制。

压力让许多不适应这里的人在刚开始三四个月后就选择离开,而他自己则已经在这里工作了有一年半的时间。黄懋采取的方式是在个人与工作之间寻找到平衡。在不工作的那些时间里,他会在家玩游戏,或者和朋友打打麻将,去成都周边的农家乐呆上一整天。通常,这只需要花50元。黄懋认为,成都比其他二三线城市有更多的机会,却也不会像北上广一样,没有了个人生活。这也是他最看重成都的地方。

如今在成都落户的《财富》全球500强企业已经有248家,越来越多的大公司入驻,为这座中国西南城市的年轻人提供了机会和上升空间。这个被誉为“少不入川”、“来了就不想走”的休闲城市也在为他们提供承载梦想的平台。

周林海便是这群年轻人中的一位。从西安交通大学研究生毕业以后,他曾经想过去北京和上海。但最后他选择了万科成都市场部门的工作。“因为这里离家近,父母想来看我随时都可以;我的高中同学也都在这里,各行各业的人脉关系都有;最重要的是,在北京上海要靠自己的能力来买房子,还是很困难的。而成都现在的房价,还算合理。”他说。

毕业时的周林海在人人网上写下这样一条状态:“不要忘记自己的梦想。”最初的时候,他想过回到成都创业。“这个城市发展得很快。至少,在天府新区,每个上完大学的人,都有个创业梦。”但随后,他意识到,没有资金、人脉和团队,只空有一个想法是很难实现这个梦想的。

至少,能够进入像万科这样的公司工作,让他觉得自己还没有丢弃梦想。他认为,这家公司的企业文化,为员工提供的平台都让自己有更多的锻炼机会。“比如采购,如果我有三个网站需要采购,只需要列出这三个网站和我们合作最后成交了多少套房的数据以及成交费用,告诉领导我要实现什么目的,需要多少钱,他就可以放权让我去做。只要你月底给他反馈。在别的小开发商和相对不正规的企业来说,你觉得他会放权吗?”

周林海把自己叫做新成都人。他的家乡在四川彭州市,这里属于大成都的管辖范围,与龙泉驿、温江、郫县一样,属于成都的郊区。彭州距离成都市区38公里。而他嘴里的“老成都人”指在成都主城区生活的人,他们通常都在这里拥有自己的房子,“我们所努力追求的东西,他们生来就有了。”他说。

成都市区通常被这里生活的人们简单地划分为东南西北四个区域。西门除了住着老成都人,还有富士康、英特尔这样的大公司;北门有老的火车北站,以前住着一些城市移民,现随着“北改”工程正发生着巨大变化;东门有着新兴的制造业和研发设计中心;而周林海则住在南门,这里有高新技术开发区,也是金融中心和行政中心。周林海这一批年轻人不少聚集在南门,他们中的许多人从周边的三线城市赶来,或者是从一线城市回来。

他所工作的地点位于成都南门一个偏僻的楼盘。由于工作的特殊性质,他们可以每周调休两天,但周末则是最繁忙的时刻。“经常有朋友打电话约麻将局,后来我老说忙,他们也就不约我了。”

像黄懋一样,刚回到成都,他就意识到这个城市的变化,“我回来之前,二环路高架没有,城际高铁也没有。”现在交通的便利让号称“新成都人”的周林海更加乐意随着城市的建设而流动。比如,今年6月份刚开通的二环路高架,就使得白领们从北边到南边的通勤时间缩短到三四十分钟。

“两年前,成都坐地铁的人很少,现在已经拥挤了。”他对此感受颇深。一些公司人渐渐开始习惯了住在房租廉价的地区,到城市的另一头去工作。

在一家建筑设计事务所任职设计总监的向鹏对于城市建设有更深的体会,他发现,整个城市的建设节奏都在加快。“一眼望去,很多工地。三五年前的设计全都起来了。”

2001年,他从重庆建筑学院毕业后,没有像大多数同学那样选择当时最火的深圳和上海。他选择了留在家乡成都的西南建筑设计院(以下简称西南院)。因为这个城市的每个人都生活得很自在,不攀比。平时休闲的时候,他喜欢开车到周围的古镇玩,“总共也就花个一百多块,完全可以承受。”

2008年在向鹏的职业生涯中是一个转变的年份。西南院接到的项目越来越大,而向鹏却发现,在这样的项目中,真正花在设计上的精力越来越少。事实上,北京奥运会和汶川地震过后的四川,迎来了房地产业的一次高峰。“这一年,国营的建筑设计研究院越来越火,工作量增加,人也膨胀得很厉害。”

2010年,他最终选择离开西南院,参与创建了“一和十间建筑”。这间事务所把办公室设在高新区,这里有着最包容的建筑设计环境。“在这儿,什么建筑风格都能看到,很有朝气。另外,高新区政府的服务意识也不错。” 成都地产行业的发展为他所在的事务所的成长提供了基础。“未来十年,我们根本不用担心项目的来源。”向鹏说。也因此,他的生活变得忙碌,每周50到60个小时是他的正常工作时间。

他的生活方式也随之发生改变。从前,他经常逛古玩、书店以及画展。“典型的成都小资、小清新。”他谈起从前的自己时说道。而现在,他最希望的是能有时间多陪陪家人。

对于工作,未来更大的竞争则来自于那些沿海、国外的专业设计公司,他们带来了一个更全球的视角以及更职业化的团队。在这个过程中,向鹏变得更加职业化,“从前,我总是追求个性,但现在我意识到,不靠团队,不靠职业化,很难有发展。”

未登录用户
全部评论0
到底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