订阅

克什米尔往事:是火药桶更是大熔炉

如果你看到街上一个克什米尔人在埋头干活,那么他可能在对付一根水烟、一把汤婆子(当地人叫Kangri),也可能是在一个传统糊纸工艺品做成的铃铛上雕琢某一只花鸟虫鱼,或是在帕什米纳羊毛披肩上,使用传统的Sozni手工刺绣,编制悬铃木、腰果花或者是郁金香图案。
///成为《第一财经》杂志订阅会员///
第一时间获取最新杂志
每月先于纸刊发行,提前阅读杂志内容
解锁全部数字杂志
订阅后可阅读自创刊以来的全部杂志数字版
跨平台享受会员权益
使用订阅账号可在网站、APP享受相同权益
成为订阅会员
已是订阅会员?